Kelvin Lee

原為循道衛理香港堂宣教師。
天降福緣,提早經歷退休,學習回到基本,為身體和生活負責任。

[青少年信息] 經卷系列:出埃及記

原刊於處境信仰資源庫,2017-9-30

剛做青少年工作時,發現大部份人對聖經欠缺常識,曾嘗試在他們崇拜用講道信息系統化地介紹聖經書卷。邊了解他們困難,邊調節內容份量,既想結集前人成果,又想內容適切,結果大家都吃力,完成五經和幾卷書信就擱下了。但對個人來說是寶貴學習經驗,好些主題還繼續發展,成為日後處境信仰反省核心。以下是其中一篇復刻版,奴役、自主與出埃及奇蹟主題,在當下香港似乎越來越適切。

2010年12月5日 | 循道衛理香港堂少年崇拜講道
經卷系列:出埃及記 (出12:21-27; 40-42)

2010-12-04-經卷系列:出埃及記

今天介紹聖經書卷出埃及記,是理想與現實矛盾的經典。

故事序幕講一個叫摩西的以色列人,如何成為民族解放領袖。

話說當時埃及地方文明古國有嚴厲的種族政策,以色列人做奴隸,更被視為社會威脅,當權者甚至派人屠殺他們的男嬰,但摩西卻在一批婦女勇敢行動下奇蹟獲救。無巧不成書,在偶然機會下,他更被埃及公主收養,親生媽媽竟受聘為乳娘,親自照顧他。

雖然摩西在皇官長大,但他沒有認賊作父,卻保持對民族熱心,可能來自母親教育。有一次,摩西路見不平,為以色列同胞出頭,錯手殺了埃及管工,後來被揭發,就此亡命天涯幾十年。

摩西滿以為隱姓埋名渡過餘生,卻在這時遇奇事,上帝呼召他帶領以色列人離開埃及,進入上帝應許賜給以色列人的地方建立國家。

當時摩西怎樣反應?他完全沒有鬥志,失敗經驗影響很深:「我也試過抗爭,但無用!」[設計對白]後來幾經轉折,摩西硬著頭皮邀請同胞一起對抗統治者,那群被欺壓的以色列人,反應也十分負面,認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原來,現實會叫人失去鬥志,失去想像力,不願再冒險,只關心統治者按時送來的食物,把壓迫變成自己裡面聲音,自我壓迫。想起電影《麥兜菠蘿油王子》,故事主人翁麥兜的父親麥炳,從前是個叫菠蘿油地方的王子,本來要復國,但最後因現實要放棄理想。片中有些對白很深刻:「算吧啦,唔好搞咁多野啦,夠皮啦,唔好諗啦,算啦,過去左,就算啦。」「咁想唔算又點呀?」「唔算都要算啦,無計啦,唔好搞啦,唔好搞咁多野啦。」這些聲音,會否在你周遭老是常出現?

聖經出埃及記講上帝拯救,但解放行動不單來自外在拯救者,更來自我們內在意願,故事發展到以色列人開始重燃希望,才真箇開始出埃及。不單要上帝行動,也要人憑信心踏前。

故事記載摩西與埃及法老王硬碰,跟埃及術士一輪鬥法,上帝施展各種大能,但法老誓不罷休。然後來到今天我們所讀經文,記一個神秘晚上,是以色列人被解放重要時刻,也是埃及人最悲慘一刻,因為他們頭生的人畜都要被殺害。對於被欺壓多年的以色列人來說,從前認為不可能事情發生了,他們終於可以離開埃及。以後這民族每年過節要重演一次,吃「逾越節」晚餐,目的不是甚麼神秘效果,而是世代相傳延續傳統、守護重要記憶。原來出埃及故事,就是猶太人集體回憶。如果當作個人故事來看,出埃及就像信耶穌的「得救」經驗,很深刻很重要。

為何要回憶?為何要世代相傳?其實是為了現在,帶給我們盼望。歷史上,以色列人有兩個最核心經驗,一個是出埃及建立國家,另一個是後來失敗亡國被擄他方。研究聖經的人告訴我們,當以色列人重述出埃及故事時,他們正經歷亡國被擄,面對壓迫,面對無法逃避的痛苦,出埃及故事鼓舞很多想爭取自由的人。他們記得,原來先祖也曾寄居異地做奴隸,受盡苦頭,但上帝為他們「出頭」,賜他們自由,在不可能中創造奇蹟。

我們的故事又怎樣?主流社會常說香港充滿機會,一味叫年青人腳踏實地,彷彿只要努力就成功!甚麼是努力?可能是幾萬元讀IVE或副學士先修,欠十二萬loan。不管讀甚麼,收入最高不是搞金融就是搞地產。看新聞連學校管理層也公然拿經費儲備炒樓炒股,如何叫學生腳踏實地?或許他們要訓練「凡事往錢看」又「急功近利」的精英吧!

我們可以怎樣?好像「無得揀」,這時,聖經邀請我們放眼看一些未想像到,但可能有關的東西。以色列人代代相傳講故事認識上帝,記得原來上帝會為受欺壓的人「出頭」,上帝形容那群奴隸邊緣人是「我的百姓」,向強權欺壓者說「容我的百姓去!」當世界以為一切都可以出賣,人命只是銀碼,聖經說,原來我們都有家園有土地、有情感有身份、有尊嚴有前途,我們不是奴隸,也不是「無得揀」!

也許我們目前在制度上未必做到很多改變,但在教會至少可從最基本做起。當有人走進教會,可能曾被拒絕、受傷害,我們以愛心接待,就是改變起點。我們做得怎樣?也許有接待新朋友,但同時在某角落卻在傷害舊朋友。有人說,相處越久,恩怨越多。不錯,親密關係容易帶來恩怨,出埃及記不單講以色列人出埃及(1-15章),也講這民族與上帝立約(十誡),建造敬拜的地方(會幕),有上帝臨在。對以色列人來說,這是與上帝甜蜜回憶。但到亡國時候這回憶就漸漸變酸,他們重覆講出埃及事蹟,與上帝辯論:「你唔愛我啦?為甚麼我們會失敗?」彷彿情侶分手要數誰是誰非,這主題在聖經多次出現,日後再談。

這時間,想與大家集中思想剛才經文那重要夜晚。這晚不同平時,因為上帝要在不可能中創造奇蹟。以色列人終於收拾行裝,穿好衣服,吃過晚餐等待上帝號召,準備隨時起程,離開大半生以來奴役他們的地方。這晚之後,他們就要向應許之地進發,用自己雙腳闖前路,要勇敢對抗敵人,要在自己群體建立秩序,不能再做不思考的奴隸。他們準備好沒有?

我們又怎樣?哪裡是奴役我們的地方?我們群體有過不同恩怨,有些人與導師也有誤解。我們沒法改寫過去,但能否勇敢走下去?其實導師都在學習中,能否一起進步?也許,盼望其實來自彼此認罪,互相代求?也許部份人成長裡有不少壓迫經驗,在掙扎中學會反抗。我們常說嚮往自由,但有沒有自己主張?

原來自由既包括擺脫綑綁(freedom from),也包含實踐理想、活出自己(freedom to)。我們知道自己想怎樣嗎?哪裡才是應許之地,要我們花力氣踏前?出埃及記挑戰我們,解放不單來自拯救者,彷彿只能靠「超人打救」,更重要是來自我們信心踏前。對一些人來說,上教會很天真很傻,竟還講彼此相愛,不怕欺騙傷害嗎?不妨問身邊導師,坦白講,我們怕,因見過各種醜惡。但我們沒選擇放棄,因為也見過上帝工作,見證身邊人的改變,很吸引,以致不能禁止自己保持一份期望。

弟兄姊妹,你對人生還有想像嗎?今天,你願意放下過去經驗,接受上帝邀請,與身邊人一起經歷奇蹟嗎?哪裡是奴役你的地方?哪裡是應許之地,要你勇敢踏前?讓我們禱告。

延伸信息:
[處境神學‧本土政治] 激戰米利巴(出17:1-7)
//有否想過,以色列人這樣好火氣與摩西激戰,何不用這力量分工合作找水源,或者一齊求問上帝?我想像,如果香港最後這樣失敗,歷史會怎樣寫:我們戰後累積幾代人才,有資產有專業學識,最重要時刻卻無發揮作用。公務員架構一再被扭曲;傳媒、法庭、警隊、廉署以至不同監管機構一再受政治壓力;有學識的人、宗教人士看時勢講話;從政只看議席票數,當民意未夠支持,無勇氣堅持理念跟選民講道理,在重要關節上看不到應有承擔,小市民對和平理性議會失望,無出路下走向激進,這些精英不但不反省,還爭著譴責。//
http://faith100.org/1302/1302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