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見、我知道、我思考──給威權父母的進言

我看見

不要只想著怎樣教孩子怎樣做人,我們倒要向他們請教。孩子想要的,像自由、快樂、簡單、真誠,豈也不是成人心靈深處的渴望?別毀了孩子,別毀了自己。

《我看見、我知道、我思考》這書去年甫出版便勇登日本亞馬遜文學、心靈勵志和人文思想三榜的第一名,出自十歲的中島芭旺之手筆,他也被譽為「亞洲最年輕的哲學家」。到底有多強?且看書中一些片段:

「人家問我將來想當什麼,我回答:『我想當我自己。』我覺得世界上大家都當自己,這才是正確的。我們生活在不正確的世界裡,連做自己喜歡的事情都需要勇氣。」「重視自己的直覺,對自己要誠實,有勇氣去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這本書「將顛覆大人的常識」,這是日本知名腦科學家茂木健一郎的讚譽。肯定的說,在強調「威權」的日本世界中,單是上引的文字,足夠叫慣於規行矩步的日本人感到極巨大的震撼。

文字的力量在於展現特殊的智慧?寬恕我說不是──雖然中島芭旺確實資優聰明,但文字內中的智慧,其實是「小孩的智慧」,簡單說:小孩說出了小孩的說話,小孩子在無須顧忌大人怎樣想的情況下,直觀地說了小孩會說的話。我喜歡出自「如何優雅地說不?」為題一文的一句:「其實最重要的事情小孩一定也明白。」就如國王新衣故事中的小孩說了大人不會說的話:「國王根本沒有穿衣」──這句話需要多少智慧?需要的只是率真和勇氣。當然,在威權社會中,勇敢說話的年輕人,可能要付上坐牢的代價。中島芭旺沒有上正規學校,只一直在家獨自學習,倒可使成為「有別於人」的優勢,免除社教化的洗禮,擺脫討好別人的想法,可以更自然更自由說出別人不說的話。他說:「重視自己的直覺,對自己要誠實,有勇氣去做自己喜歡的事情。」請還小孩子一個他的「我」

與其說中島芭旺是哲學家,倒不如說孩子都是哲學家!Piero Ferrucci在1997年出版的一本書,中文譯名就是《孩子就是哲學家》。也許我們必須承認,孩子是最接近真理,成人卻教導他們不要作孩子:「不要亂說話」、「坐定定」、「幹嗎這樣興奮,別亂來」……。其實我們一直在要求孩子看旁人的情面,活在他人的期望之下。簡單說,成人用盡辦法教育下一代不要做自己!明慧的父母當怎樣?把孩子當孩子看待,甚至讓我們成為孩子──如果孩子果真最接近真理。耶穌也說:「我實在告訴你們,你們若不回轉,變成小孩子的樣式,斷不得進天國。」(太十八3)不要只想著怎樣教孩子怎樣做人,我們倒要向他們請教。孩子想要的,像自由、快樂、簡單、真誠,豈也不是成人心靈深處的渴望?別毀了孩子,別毀了自己。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