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lvin Lee

原為循道衛理香港堂宣教師。
天降福緣,提早經歷退休,學習回到基本,為身體和生活負責任。

處境查經:香港人,歸來吧

2017-03-19聖經文憑課堂上,與同學研習大齋期第三主日經課,從教會反省到社會,過程艱辛卻豐富。

1) 出埃及記17:1-7:民怨爆發,領袖補鑊

經文記以色列人離開埃及向曠野進發,準備建立家園。沿途因無水飲向領袖摩西抗議,上帝吩咐摩西拿枴杖擊打磐石,會有泉水流出。摩西照做,上帝顯神蹟化解危機。

有同學從經文中看到領袖處理民怨的手段,認為他起初可能較忽視民眾困境,到民怨爆發時才急急「補鑊」,上主吩咐摩西帶幾個長老走在百姓前,就是高調處理事件,恢復領導權威的手段。同學又認為,民眾的表達也許太激烈,但那是生存基本需要,按故事情節,是要他們發聲才有後來的神蹟,由此,發聲至少比噤聲有「信心」。

另一組較聚焦在出17:7的問題「耶和華是否在我們中間呢?」,綜合出15:22-17:16的上下文,看到以色列人幾次抱怨生存危機,其實是渴求有可見記號證明上主同在出17:15「耶和華尼西」(耶和華是我的旌旗)正是對出17:7的回應。

兩組同學都自然地從經文的生存和領導危機聯想到今天香港狀況,有人從摩西「聽民意」聯想到特首選舉,認為雖然昔日摩西領導有缺欠,但至少也吸取教訓解決問題,對比之下,今天無論哪位候選人勝出,都不見得會回應港人擔憂,我們比以色列人更無奈。也有看見香港亂局,想與經文同聲發問:「耶和華是否在我們中間呢?」,想到有從前泛民中人改弦易轍信靠全能中共,認為這是信念受考驗的時間。

我補充,出埃及記這故事在民數記20:1-13有平行記載,對照兩者,不難看到我們認為以色列人失敗悖逆的想法,很大程度來自民數記的曠野傳統,經課裡的詩篇95:8-11也見證這想法。相比之下,出埃及記似乎更強調上帝眷佑神蹟帶領。無論如何,我們仍何留意到,當五經成書,猶太人再看這神蹟故事時,他們已面對國破家亡的景況,那掙扎不比我們今天少,同學可以繼續探究信念如何影響這些前輩。

讀這故事除了問神蹟,也可以反問民眾:幾時才願意成為自由的人,真正體現當家作主?三年前一篇信息已分享過。其實當下重點是如何回應中共對港殖民政策,無論誰上台都會執行。港人被騙了幾十年,為何到今天還要跟著走?除非有計策。但當前自稱有計謀的人,哪裡表現出講數智慧?若連民意的僅餘價值都要被賣,普羅大眾有甚麼好高興?

2) 約翰福音4:5-42:放下成見,別有洞天

經文記耶穌「路過」撒瑪利亞的敘加城,在井旁與一位來打水的失婚婦人「搭訕」。婦人被點出身世後,留下水罐跑回城裡,告訴眾人這奇事,眾人亦因此歸信耶穌。

有同學從約4:42撒瑪利亞人對婦人說「現在我們信,不再是因為你的話,而是我們親自聽見了,知道這人真是世界的救主。」聯想到「見證」在傳教活動中的功用,經文是否反映婦人那 「見證」並非眾人歸信的必要條件?親自接觸耶穌才是?同學們想到是耶教圈強調講神蹟醫治、谷底反彈式見證的文化,雖然充滿戲劇性,但普遍人難代入應用,以傳教目標而論,有時甚至適得其反。譬如曾有見證講家暴被虐婦女回家與丈夫破鏡重圓,但在一般情況,這選擇有可能帶來進一步傷害。也有人想到,在歸信過程中,見證(二手經驗)始終不如一手經驗那麼直接有效,正如經文裡的婦人,極其量只是引介。

另一組同學特別留意到耶穌主動與撒瑪利亞婦人「搭訕」,打破了當時社會既有禁忌,無論是猶太人與撒瑪利亞的種族界限(約4:9),抑或古代社會的性別階級界限。那禁忌的威力,甚至令門徒不敢問耶穌在做甚麼。耶穌的行動,對今天他們來說仍極具挑戰性。一般來說,任何生活場境總有些不受歡迎的人,周遭會覺得他們「生人勿近」,要打破禁忌與他們接觸,先要面對原有群體的群眾壓力,有時甚至擔心會被不受歡迎人物「污染」。有同學認為信仰不贊同這些禁忌,卻鼓勵我們更勇敢打破分隔人的界限。

某程度,約翰福音記載人們與耶穌相遇故事,其實頗有禪宗公案意味。耶穌這會行會走的「真理」不斷挑戰旁人直面自身,能夠開悟的那些,不在於學歷身世,而在於放下成見,迎接比想像更偉大的召喚;至於不願捨離舊世界的人,則只能繼續落在黑暗之中,正如上禮拜經文中的猶太領袖尼哥德慕。按約翰福音序言,真正問題在於整個世界(人類社會)不願改變(約1:1-13)。光明與黑暗這主題,在其後記載中反覆深化。

3) 羅馬書5:1-11:苦中作樂,輸打贏要

書信描述信徒透過「信」與上帝建立關係;罪人透過基督的死亡得與上帝和解,在艱難環境中仍盼望見上帝榮耀,以上帝為快樂。

有同學對經文的「喜樂」感到困惑,體會到當下經驗與保羅畫面有距離。保羅說「在患難中也是歡歡喜喜」(羅5:3),又說因為藉基督與上帝和好,就以上帝為快樂(羅5:11),對同學來說是難以想像。現今教會所謂見證分享的典型,往往報喜不報憂,那些內容都是「由衰轉好」,少聽到「由好轉衰」或者困境中掙扎。回看聖經裡的保羅,其實也不是空談,在林後11:23-33就記述他曾吃過許多苦頭,按此,他確有權威性。同學說,問題倒在彼此經歷不同,不知如何進到前輩境界。

我想,用現代觀點看,「患難中的喜樂」本身是「輸打贏要」邏輯,把好事歸因上帝,壞事撥歸「奧秘」/「虛無」(包括所謂「試煉」,其實沒有提供確切解釋)。在現代神學洗禮下,我們再無法把言說上帝等同上帝本身,由此,連把好事歸因上帝都無任何邏輯上自足意義,只能被看作認信式見證。這現象又多少反映,保羅書信記載信仰主題及其宗教經驗,到我們手上似乎失傳了。

從上下文看,保羅「患難中的喜樂」的最直接源頭是羅5:6-11提到的體會—即上帝的愛透過基督受死實現於罪人身上,也許保羅在形容自己遇見基督「死過翻生」,從此他人生有新方向,連昔日與基督為敵的他,也可以與上帝和好,世間還有誰不可以呢?也許就是這圖畫,令保羅越捱越興奮,甚至置生死於度外。有趣是,這本是耶教徒傳教時不分門派都高舉的福音信仰核心,卻竟不能用以承載生活經驗?難怪早年網上流傳「幸福音」vs「義福音」的批評

回想我從小在教會環境長大,作為長期病者,也花了好些年日才擺脫叫人窒息的信仰觀。起初也疑惑為何身邊信友強調基督救贖「天下無敵」,本身卻不能面對現實困苦?也不體會受苦者心情?後來才明白,世間有些事要親身體會才了解,受過苦看世界看人生會不同,唯「過來人」才知道。雖然吃過點點苦頭,但相比周遭更多捱得辛苦朋友實在無甚可談。可以的話我僅求平淡苟活,只是身體狀況,即使盡力也未必有選擇。

餘論:香港人,歸來吧

寫作之時,新聞報導三名青年因暴動罪入獄,是六七暴動修例後首次用在公眾身上(過去一宗案例是1989年越南難民營械鬥)。事源去年當局在新春期間嚴厲驅趕小販,引來大批民眾不滿,警方不惜動用胡椒噴霧甚至向天開鎗,民眾嘩然。事實上,自佔領行動後,不少人早已對警方執法和當局管治手段失信心,由此事情更急轉直下,演變為騷動。今次涉案者兩人是學生,一人是廚師,他們無組織無預謀的抵抗,不是被控傷人,而是被控暴動罪,從這背景看,檢控充滿政治性,加上早前立法會選舉及宣誓「DQ」事件,是當局進一步收緊管治,鉗制反對者的訊號。

回看主權移交廿年,港人嚮往的「安定繁榮」「美好生活」變成了噩夢連場,看見學童連環跳樓、稱為受訓卻被虐;社會一片濫權自利矯情歪風,紅色資本盲搶香港資產再轉資海外,政商精英、公務員隊伍以至主流傳媒都被扭曲;加上媚共教育、白皮書、831、人大釋法和「洗頭艇」等眾多事件,所謂「一國兩制」已完全超乎當年港人想像。近來有報導指,一些曾經期望用溫和方式改變社會的人都打算移民了。

到這裡不禁問:對當下港人來說,甚麼是福音呢?或者換個問法:到今天還有誰願意做香港人呢?在天朝中共淫威下,做自己即是「搞港獨」「搞對抗」。眼見環境越來越荒謬,難怪有人說來生不做香港人;也難怪有人說,若不想日子太難過,貓兒要聽主人話。但說回來,當下壓迫都是反抗者自取嗎?過去幾年在關於本土主義論爭,底層反抗的港人被稱為「排外法西斯」、「民粹仇恨者」,比較「同情」的學者會惋惜他們被煽動,以不當行為針對大陸民眾走私日用品和跨境生育,沒有真正對準政權。由此有人提倡以「開放本土」抗衡族群鬥爭路線,保持與兩岸四地公民社會連結,迴避「中國香港人」與「天然獨」身份張力,但未見具體政治行動。

事實上,自831人大決定後,香港民主化政改願望落空,過去前途談判「民主回歸論」破產。昔日大部分人不介意承認中共主權,卻希望維持英國管治現狀,最後被導向接受「一國兩制、港人自治」的美麗承諾。幾十年來,自稱支持民主的港人大都只跟大隊,以為有投票就等於關心社會,卻未留意中共已處心積慮滲透接管。2008年,中聯辦研究部長曹二寶首次撰文透露,自主權移交已來香港的兩制安排實際上有兩個管治團隊;同年,被借於中聯辦做研究的新毛派學者,北大法學院副院長強世功出版了《中國香港:文化與政治的視野》,更詳盡表達當權者的看法,大抵是類似清帝國式同化擴張。基本法五十年期限,則是直接統治的容忍上限。

按此,近年港人各式反抗行動,其實只是遲來「reaction」,「見棺材流眼淚」,即使不這樣,一廂情願與政權大跳「互信」探伐,都不會帶來多少分別。反過來說,反抗者無論如何「激烈」,按這些年來的部署和規模,也不過以卵擊石,斥責他們「排外法西斯」是言重了,這詞用在苦心殖民換血的天朝中共更合適。記得有社運大老勸年輕學生「先做人,再做香港人」,不要遺忘八九民運天安門的鮮血,這話其實說得好,因為昔日六四屠殺清楚揭穿了國家機器殘暴面貌,但此後多年不少港人竟仍寄望中共有開明領導,從歷史看,港人一直活得不像人,欠缺起碼尊嚴(或社運大老所言的「主體性」),也不能選擇如何生活。

最具象徵意義畫面,要數首次前途談判,當時在權力「核心外圍」一班兩局議員,被英方視為走狗—沒有選票支持,依附殖民主「搵食」;又被中共斥為漢奸—只求苟安,不顧民族尊嚴。鄧小平怒責「沒有三腳櫈」,港人被拒諸門外,這畫面充份反映多年來港人如何被大國利用,在最要緊關頭被噤聲,誠惶誠恐。

從這角度再閱讀三段經文,在出17:1-7至少會看到做慣奴隸者的悲哀;在約4:5-42也大抵會發現,被看扁的撒瑪利亞民族、被社會拒絕的婦人得到上主重視,有抬頭機會;在羅5:1-11亦會看到,即使被認為有「原罪」的人,都有機會見上主榮耀,被基督重價買贖,有尊嚴地過活。這其實是任何人所嚮往,在這浮城卻偏偏可望不可即。

日前友人在外國發表學術論文談香港當下困境,但普遍聽眾只關心中國大陸狀況。我說,也許他們不願承認,香港其實仍被殖民,幾個主要強權大國都有份作孽。近年有人重提羅大佑昔日歌曲《亞細亞的孤兒》(1983),聯想到香港。最早可能是本土史家徐承恩,其著作《鬱躁的城邦:香港民族源流史》(2015)第十五章講前途談判,題目就是「被賣的亞細亞孤兒:英屬香港之黃昏」;其後沈旭暉在專欄亦指《亞細亞的孤兒》可供亞洲各反殖社會自由詮釋,雖然羅大佑影射當年台灣被美國斷交,但港人也可對號入座

亞細亞的孤兒 在風中哭泣
黃色的臉孔有紅色的污泥
黑色的眼珠有白色的恐懼
西風在東方唱著悲傷的歌曲

亞細亞的孤兒 在風中哭泣
沒有人要和你玩平等的遊戲
每個人都想要你心愛的玩具
親愛的孩子你為何哭泣

多少人在追尋那解不開的問題
多少人在深夜裏無奈的嘆息
多少人的眼淚在無言中抹去
親愛的母親這是什麼道理

被賣被棄固然難過,但更無奈是自己未爭氣。這幾年,我們見證著佔領中環這「核彈」由威脅權貴在港利益,變成只講感召自願被捕;一班社會賢達寧「好意」勸人退場,都不肯發動罷工罷市罷課;到今天,民主派浩浩蕩蕩奪取選委席位,卻未嘗有計謀介入大局,最後只求在北大人「一人一票」小圈子選舉裡,有較溫和的劊子手來執行滅港政策。見證過前途談判的整代人,未見有幾多誠心悔過。這邊廂有青年人當政治犯,那邊廂民眾嚮往和解、團結、拍住上,彼此像平行時空!「如何能活得像人?」似乎只留給下一代回答。

大齋期是反思己過時刻,除了個人生活得失,我們可有想到歷史責任?對最無選擇的人來說,活得像人是最基本,至於學理上何謂「香港人」?反抗行動會否使人變成「種族狂魔」?要真誠活出自己才能說下去。

與亞洲好多抵抗強權的朋友相比,我們最欠條件不是物質,而是一道氣。無論耶教徒身份、香港人身份,有時真不用問太多,願意真誠地「撐下去」自會知道究竟。有朋友分享努力減磅做運動,簡簡單單已體會改變奇蹟:「開始時辛苦,常問自己為何做?我是誰?我在做甚麼?一個月後,思緒變得簡單,慢慢不再問為何做,而是喜歡做。不再問我是誰,而是知道自己是誰。」原來有時候,憑一道氣堅持下去就是奇蹟。取得拳擊生涯21連勝的曹星如賽後也說:「正話唔係大家嗌住我名,我已經跪低咗!」

到這裡,我們似乎摸到這受苦宗教的門路了,耶穌如此,保羅如此。我想,若這社會有條件有能力的人都無畏無懼,抵抗路途可能更有選擇。香港人,歸來吧!還要出賣自己多少遍呢?

[原載處境信仰資源庫]

——————————————————
延伸閱讀:從新歲到大齋期經課

處境查經實戰篇:新歲來臨默想
http://faith100.org/EP4dO

處境查經:基督領洗日
http://faith100.org/n4o0l

處境查經:你係咩人,就會睇到咩
http://faith100.org/4WUBs

處境查經:革命者與造王者?
http://faith100.org/DhTb9

處境查經:耶穌激語錄
http://faith100.org/skvRF

處境查經:宗教革新,人人有份
http://faith100.org/slgHH

處境查經:絕境翻身秘笈
http://faith100.org/n9aYK

處境查經:講多無謂,食多會滯
http://faith100.org/6klDX

處境查經:宗教經驗與民眾覺醒
http://faith100.org/E2y4w

處境查經:塵土飛揚,妖邪橫行
http://faith100.org/QrJIF

處境查經:信仰神聖領土
http://faith100.org/pflxw

處境查經:唔係求財,只係求存
http://faith100.org/Xc8Pi

處境查經:不求烈士,只求良知
http://faith100.org/ukjKu

處境查經:無懼權勢,重拾尊嚴
http://faith100.org/4vklS

更多材料,可參處境信仰資源庫
https://www.facebook.com/civic.faith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曾思瀚 - 香港.教會.啟示錄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