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 Hon Ming

讀部份時間神學文憑時,我女兒剛出生,她現在已經在美國修畢新聞系,回港工作了兩年,蘇恩佩對我來說不衹是一個傳奇,我親自和她傾過計,她鼓勵我多寫作,和我一齊祈了45分鐘禱!在大學,我是讀歷史及政治科學的。

3D看召命

前言:終你一生,是否為神所重用,對你可能很重要,對神並不是同一碼子的事。

其實我祗是想講兩段聖經:

新約希伯來書三1:「同蒙天召的聖潔弟兄(姊妹)們………」此召叫其本質是屬天的,故此不受空氣污染或北韓飛彈亂竄影響,一方面,呼召來自天上,同樣重要的是另一個箭咀,將來也呼召我們回到天上,與主相遇(帖前一章),從此角度來考量,人生在世短短幾十年的榮辱得失,根本算不得什麼。

第二節聖經同様來自新約,那是約翰福音七16:

主耶穌說:「我的教導並不是來自我自己,其權威是來自差我來的人!誰鋭意去遵行上帝的心意,就能辨認得出我所教導的究竟是來自上帝,抑或是我自説自話。」(我以Today’s NIV為本,重新譯了一次)

香港是一個充滿專家噪音的城市,神學博士之密度可能全球第一,可是他們對香港社會之實質影響力似有還無,那真是一個可堪再三思想的現象。

最近有一個講座系列快要開始,地點是窩打老道山福音堂,八堂收費$960,具體題目我忘記了,不外乎都是後雨傘之反思…..其實,我祇有興趣去聽盧允晞弟兄(耶穌與政治),單堂$120,仍在考慮中。

中國神學研究院最新之發展方向是反思的同行者(reflective collaboration)…然而整個教學團隊俱是嚴肅的學者居多,況且,退一萬步而言,不斷反思,求同存異的共商共謀,豈不是創校四十多年一直在做的嗎?Keep wondering what they really mean and aim at.

最近我有一個感悟,聖經十分耐讀,如果精神好,每次讀都有新領悟,反而是琳瑯滿目的神學講座,我已經越來越無勁去!原因是:往往你見了個講員的名字,是來自那間神學院,你大約已經知道他會講什麼,如此一來,咁我做乜仲要拋妻棄女搭車去聽,仲要俾百多元…用捉狹的語言來表達:somehow,我覺得自己有點猶大情意結,那些為耶穌膏的香膏,豈不是應該用來倜濟窮人的嗎?

作為結語,其實我一直是想講召命,放眼四周,能夠以謙卑的心,傳承來自上帝的感召,服侍這迷茫受傷的新生一代,這個人、這班人何處尋?天涯何處尋芳草,是另一個爛gag:「如果你不懂怎樣去在這個時勢守望著這個每天都在進一步陷落的城市,則教育大學張仁良校長是一個很好的sign post,你見到他在做什麼,反其道而行之,雖不中亦不遠矣。」

$120我有,亦可能會去,因為我知道盧允晞弟兄是怎樣的一個君子….他是研究新約之中的舊約的專家,十分博學謙遜的一個人。十分巧合的是,他和張仁良校長一様,太太都是在念博士時候認識的,是英國和法國人。

然而我對此兩人,兩位學者的尊重,差天共地。蘇恩佩辭世多年,蘇頴睿在美國身體抱恙,香港仍然不缺自我感覺良好十分良好的神學博士及牧師,很多在臉書,在主愛臨香江的籌劃上都異常積極,仍然想大膽放肆地弱弱一問:「他們真知道召命是什麼嗎?」

我不能夠再提任何人名,我得罪的人已經夠多了,有機會追得上梁振英,昔日我們是讀同一間中學的。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