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lvin Lee

原為循道衛理香港堂宣教師。
天降福緣,提早經歷退休,學習回到基本,為身體和生活負責任。

處境查經:講多無謂,食多會滯

2017-02-19

神學院校外課程開課,同學們反應令人喜出望外,第一課已有豐富發現。我們按顯現後第七主日經文,討論過「愛仇敵」、「正義」抑和「團結合一」等主題。以下摘錄當時交流要點,以及我在課後一些延伸反省。1

1) 哥林多前書3:10-11,16-23:社會撕裂,合久必分?

課堂上,有同學從經文看到保羅講合一包容,以基督為根基,但對今天人來說,哪些是信仰根基/核心?仁愛?正義?哪些不容妥協?哪些較容許不同見解?有人從經文的黨派之爭聯想到基督宗教門派林立,源於史上多次分裂,質疑「合久必分」是否必然軌跡,今天信眾如何能放低成見?

這些問題背後,是大家不約而同想到近年社會所謂撕裂。可以想像,在教會場景,好些衝突可能都以義理之爭名義進行,造成傷害不少。最後結果未必「有理者勝」,卻更可能是「取得話語權者取勝」。

我們在林前第1章討論過,把領導地位和人間價值相對化的基礎就是著名的「十架神學」。在林前第3章保羅形容群體是獨一上帝工作,其基礎是復活基督,群體成員關係也是從這角度衡量。在林前3:16-17,保羅以聖殿為喻,信眾有上主之靈居中,身份無比尊貴。他們直接從屬上帝和基督,擁有一切,根本毋須學世人「爭鬥大」(林前3:21-23)。有理由相信,保羅是借用信眾共同宗教經驗來扭轉他們價值觀,這論述會在林前12:13的洗禮宣言進一步發揮。

2) 利未記19:1-2,9-18:社群基本責任

同學們自然地在經文中讀到對社會正義的要求,尤其第15節提到審判要公正,似乎是社會秩序基本。與此同時,不少人卻感到不易實踐,譬如第17節提到有責任指出鄰舍錯誤,否則要承擔其罪責,對今天很多人來說,社區睦鄰尚且談不上,如何有空間指責鄰舍?好像太冒犯了,即使在教會群體實踐也困難。

另有同學從第9節「不可割盡田的角落」聯想到,在今天社會除自住外再買物業保值,會否也被視為貪心?同學們對第1節總綱「要成為聖」頗有疑惑,到底如何成為聖潔?也有同學認為,認同經文所講理想價值,問題在如何執行?又有人討論過經文主角摩西的掙扎,認為我們今天的掙扎有不同。如何面對這些實踐張力?我在同學分享馬太福音後一併回應。

3) 馬太福音5:38-48:愛仇敵,和理非?

有同學看到經文強調愛仇敵、要完全,認為不易實踐。按普遍生活經驗,所謂人在江湖,很難避免嬲怒別人或與人結怨。

回應討論利未記和馬太福音的同學時,我指出,他們問題背後其實有某種直接應用意圖。雖然沒有言明,但似乎都把經文看為連串不止息的宗教要求有待追趕。然而有趣是,重視傳福音的新教徒向外人推廣信仰時,則多數只強調信耶穌有無條件接納和拯救,未見多少人說那大堆宗教要求是好處。按此,這宗教到底是無條件拯救還是不止息要求?如何在兩者張力中建立信仰?這兩個主題,有點似信義宗神學裡福音與律法,需要綜合理解。

我說,即使沒有專門的聖經和神學知識,也可用常理推想:至少第一代聖經讀者也未完全做到那些「要求」,總不成說他們都「不能得救」吧。其實張力從沒有簡單答案,卻要我們用更多實踐智慧和常識協調,只要不欺騙自己,每個人都有條件在信仰中活得更好。

補充一點聖經常識,五經成書時,主要讀者是無土地無身份的亡國猶太人,經文提到有田有地有社會秩序並非他們眼前現實。對他們來說,最重要不是「唔做就會失敗」,而是已經失敗,如何重拾信念再起來。

對福音書讀者來說,耶穌教訓則是兩代前人留下的遺產,馬太再按其對象需要變成與猶太傳統更深對話。在三卷共觀福音(馬太、馬可、路加)中,惟獨馬太把耶穌語錄傳統演繹為高超德行教訓,大抵有處境需要。以愛鄰如己(利19:18)為例,馬太將這主題擴充為愛仇敵(未提及「如己」),由此,信眾將比異教徒更有德行,也更完全(太5:47-48)。另外,太5:38-42又把猶太傳統「執行家法」式報償「以眼還眼,以牙還牙」演化為「非暴力抵抗」,這亦可能是第一次猶太革命的印記。正如太12:17-21也描述耶穌是應驗以賽亞書42:1-4的「低調」彌賽亞,他的「革命」與武力無關,甚至被捕時也提醒跟隨者「動刀的,必死在刀下」(太26:52)。然而,即使馬太群體本身,亦未必人人可以把教訓做得徹底,所以成員也要彼此寬大處理(參太18:15-35)。2

餘論:講多無謂,食多會滯

這禮拜關於七警和前特首兩宗法庭判決引起熱話,無意重覆流行觀點,卻想指出,當周遭都談論正義這主題,彷彿又召喚我們以更切身態度閱讀經課經文:利未記談到公正審判、不應偷竊或說謊,大抵會引來不少認同;馬太福音呼籲不要抵抗惡人,要愛仇敵,也會令當下好些人感到疑惑;至於哥林多前書的黨爭背景,正如上面說過,難免令人繼續聯想到今天社會「撕裂」。教會群體扮演甚麼角色?從產業結構看,最直接似乎是做「和事佬」,難怪「講和平」的神學—無論「心靈雞湯式」抑或「社會關懷式」—都成了耶教圈各門各派惟一不倒光環事業。問題在,如果信眾未能誠實面對權力差距,尤其世代和階級張力,則哪管如何形式對等地講理講和,都可能只是自說自話,如前禮拜所談。

多年來,本地耶教群體大都傾向講個人信仰實踐,但從經文看,無論「愛仇敵」、「正義」抑或「團結合一」等主題,都明顯指向人類集體問題。按此,個人實踐要放在具體社會脈絡理解才有意義。由於社會問題不是從天而降,卻有其歷史軌跡,所以認識過去有助了解當下。我不是史家,但透過大眾化「考古」重溫了一段往事,有不少提醒:

話說殖民地香港有大段時間受貪污困擾,到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更發展成集團經營,其中以市民利益尤關的房屋部門和警隊為龍頭大戶。但要到總警司葛柏爆出巨款貪污醜聞後,民眾嘩然,港督麥理浩才決心成立廉署獨立調查貪污案件。廉署雷厲風行,卻漸引來反撲,其中油麻地果欄案大規模搜捕涉貪警察,激發過千警員上街遊行,百多名現職和退職警員衝上廉署總部搗亂。當時傳聞若無特赦,警察將與黑社會聯手叛變。

面對社會瓦解危機,港府自知無認受性,既不能派英軍鎮壓令警察更團結反抗,亦不能對警察全面退讓,唯一辦法是局部特赦大部分涉貪不深的警員,又爭取輿論孤立小撮帶頭警察,且建議修例授權警務處長革除不合作警員職務。當時社會幾乎一面倒撐政府局部特赦令,反對縱容惡勢力,形勢才告扭轉。此後,政府和警隊要花很長時間努力,才在民眾當中建立廉潔專業形象。3

事實上,除駐軍外,警察是香港最主要武裝力量。要處理警隊問題從來盤根錯節,即使以「善治」聞名的港督當年也如履薄冰,要靠社會輿論支持才能化解危機。從更闊歷史看,殖民地政府由於無民意認受性,一直小心奕奕經營,避免太倚仗任何勢力—無論是英國政府、商人財閥抑或警察武裝力量,以免令任何一方獨大,出現無法收拾局面。

對照之下,主權移交後的港府在天朝中共和港共利益結構中,卻逐漸失去這種微妙平衡。財閥資本或許變了顏色,但影響力較前更大;種種跡像顯示,管治當局為達成政治任務不惜倒行逆施,由運作層面破壞公務員中立界線和服務操守;此外又更倚重警察力量鎮壓與日俱增的民怨,尤其當佔領行動爆發,警隊幾乎成為港府維持管治的唯一選擇(除解放軍外)。

同意其見解與否,近日警務處處長言論至少反映安內的需要比攘外更大。且不計各種微觀層面意識型態操作,當下局面從不是簡單官民互相仇恨,而是體制默許的權力失衡。從過去經驗看,即使權力結構立即改變,要重拾正軌也要花幾個十年。信徒在個人層面儘可選擇避免激化,但短期內很難談得上一人一步世界變好。

這時,也許信仰更基本挑戰是保持張力、保持真誠,毋忘人性與世情複雜。立志追求美善的人,不應把任何信念變成自我感覺良好的藉口(這正是登山寶訓對守法傳統的補充)。每代人有其歷史責任,對前人教訓,無論接受或批判,都是有意識行動,要自己負責任。

就社群而言,最基本行業尊嚴是做好自己,同業砥礪自省,不是互相包庇(借用利19:17的精神),尤其過去被受信任的學者、宗教人員和社會賢達,能力越大、責任越來。正如好些指責民眾「無知」的人,若自覺手握知識,理應有責任廣傳「掃盲」。若光說不做,則情況與他們所指責的民眾無異,所謂關心皆為虛偽。

想起日前網友分享洪堡大學主樓展示的馬克思名言,據說這話曾影響了無數世代的讀書人:

「哲學家們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釋世界,問題在於改變世界。」
(Die Philosophen haben die Welt nur verschieden interpretiert; es kommt aber darauf an, sie zu verändern.)

神學家/耶教徒更應如是。

[原載處境信仰資源庫]

——————————————————
延伸閱讀:從新歲到大齋期經課

處境查經實戰篇:新歲來臨默想
http://faith100.org/EP4dO

處境查經:基督領洗日
http://faith100.org/n4o0l

處境查經:你係咩人,就會睇到咩
http://faith100.org/4WUBs

處境查經:革命者與造王者?
http://faith100.org/DhTb9

處境查經:耶穌激語錄
http://faith100.org/skvRF

處境查經:宗教革新,人人有份
http://faith100.org/slgHH

處境查經:絕境翻身秘笈
http://faith100.org/n9aYK

處境查經:宗教經驗與民眾覺醒
http://faith100.org/E2y4w

處境查經:塵土飛揚,妖邪橫行
http://faith100.org/QrJIF

處境查經:信仰神聖領土
http://faith100.org/pflxw

處境查經:香港人,歸來吧
http://faith100.org/JaxAF

處境查經:唔係求財,只係求存
http://faith100.org/Xc8Pi

處境查經:不求烈士,只求良知
http://faith100.org/ukjKu

處境查經:無懼權勢,重拾尊嚴
http://faith100.org/4vklS

更多材料,可參處境信仰資源庫
https://www.facebook.com/civic.faith

——————————————————

註:

  1. 我負責任教「聖經與當代處境」科目,內容自訂,順理成章以幾年前整理過的處境查經法材料為骨幹加上理論化背景,介紹如何用當代聖經詮釋視野做信仰反省。為免流於空談,每課會安排學生分組討論,預習主日經課三段經文,然後大伙兒總結分享,我稍作回應。希望他們到主日崇拜時,對經文有更深體會。
  2. 按Gerd Theissen(1999)A Theory of Primitive Christian Religion分析,愛鄰舍這主題在新約時期的基督信仰群體展現過不同面向,一方面,耶穌語錄傳統把愛鄰舍擴充至愛仇敵、罪人和陌生人,然而這種跨界實踐要面對社經地位懸殊的挑戰,無論是強者向弱者施憐憫,抑或是要弱者擁抱超級強敵,都很難談得上平等關係。另方面,共觀福音以外傳統則傾向為社群成員劃界,強調成員之間實踐平等關係。在保羅書信(如帖前3:12加6:10)這種愛以成員為優先,其次再向外人;約翰傳統則明顯描述與外間有敵對關係,彼此相愛集中應用在群體成員身上(如約壹2:10),但這模式又可以讓外人辨識信徒獨特之處(約13:35);在雅各書,會堂裡的信眾不許以貌取人,「愛鄰舍」就是不「見高拜,見低踩」。綜合來說,愛鄰舍主題在新約有擴充和劃界兩大傳統,前者要超越社群界限,後者要拉近社經差距,各有實踐處境,卻難以同時充份發揮。
  3. 1974年《獅子山下》拍了幾集警察問題,其中一集表明,當局要借新生代社區警察與街坊建立關係,為警隊形象翻身:
    //長官(鮑漢琳飾):「我當警察廿多年,這廿多年來,的確有很多事情看不過眼,也有很多的確可稱為男子漢,同時也有很多害蟲,破壞警察聲譽。但對於這問題,恐怕非我一人能改變。不過根據我廿多年經驗,我明白了一件事:聽好,警察聲譽不是別人贈予的,而是靠你們一言一語、一舉一動爭取回來!」//獅子山下:鄰居(1974)
    詳見世代懺悔錄:香港前途考古札記 https://www.facebook.com/recall.hk/posts/1783283101993740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