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lvin Lee

原為循道衛理香港堂宣教師。
天降福緣,提早經歷退休,學習回到基本,為身體和生活負責任。

信仰思考的起點

早前教會有朋友邀請我去他們小組分享,朋友說,從新聞看一位化名K小姐的姊妹寫信給傳媒,說她在台灣公幹期間被基督徒老闆侵犯,他們教會牧者用所謂信仰理由勸K小姐不要報警,說會替她主持公道。事情拖延一輪,K小姐終於報了案,但由於沒有相關的引渡法例,所以要涉嫌侵犯的老闆自己返台灣,才有機會查明真相,事情後來發展到很無奈。朋友說,看新聞才發現基督教界在社會可以有這樣大影響,所以想我分享信仰如何回應社會。

幾年來,不同朋友邀請過我分享類似題目,我發現,不少人要花好多工夫,才能了解不同議題的來龍去脈,但由於沒有分析工具,亦很難討論下去,更談不上信仰反省。這些經驗迫使我問:為何我們很多人對公民社會基本概念一知半解?為何很多專業人士當討論社會議題時有明顯的偏見和盲點?我嘗試探索信仰思考的方法,希望帶來討論基礎。

談到思考,任何思考要有起點,要抓緊基本問題,搞不清起點,就搞不清去向。情況有如乘搭港鐵時,月台面前有很多人,你跟自己講,怎樣也要迫進車廂去,但任你千方百計也都進不了去。車門關上,你望見原來隔離不遠車門有很多空間,早知道在那邊上車好了。如果搞清楚目標,看到的事物會很不同。你不會只盯著一道車門拼命衝進去,然後還告訴同自己:已經盡力,沒有辦法。 今天好多信仰扭曲源於搞不清基本問題,以為信仰回應生活,就是打開聖經問「基督徒可否這樣那樣」?但聖經不一定記載今天情況,即使有亦未必可以直接應用。我們見過有人用信仰理由,主張違反常理事情,像開首講過K小姐那位牧者說教會有事發生不要報警,因為聖經說弟兄姊妹不應該互相告狀。你看見教條式的思考,如何變成扭曲人性藉口。所以今天我們說做信仰思考,可能基本問題不是如何做基督徒,而是如何成為一個人。要有起碼常識,不可以扭曲人性。

大家知道,二次大戰起源於德國。當時納粹黨上場,以拯救國家名義迫害猶太人甚至發動戰爭。今天好多人不明,德國人這樣聰明,為何全國上下會配合獨裁者犯這樣錯的事情?有研究說,人在壓力之下會向良知講大話。一個有份建集中營的建築師,在戰後審訊時說:「我不知道呀,我不過嘗試實踐做建築師的夢想而已。」歷史告訴我們,只有很少人能堅持反對當權者的大話,其中一個叫潘霍華(Dietrich Bonhoeffer),他不是姓潘,潘霍華是家族姓氏,又譯朋霍費爾。他是牧師,又在神學院教書,但竟然參與行刺希特拉計劃。他說如果有瘋子在鬧市駕車,橫衝直撞,撞傷很多人,我們要做的,可能不只是為傷者療傷,更要問有沒有人截停車子制止那瘋子?

後來,潘霍華被捕,行刺計劃亦失敗告終,他寫了一些說話,對當時教會的沉默表示懺悔。他說:「多年來教會一直為自己生存作戰,好像她存在就是最終目標,於是失去了向世界見證和平的機會。」面對信仰脫離現實,他說:「一個人必須完全過現世生活才學到信心。必須放棄把自己變成某種人,無論是聖人,悔改罪人、教徒、義人或不義人。惟有這樣我們才能把自己無條件交給上帝,參與基督苦難,負起生命一切責任,面對成功、失敗與無奈,這才是做人和做基督徒的意義。」

潘霍華被處死時39歲,他沒有做成大事,但他盡力回應時代而且親身驗證了他自己的神學倫理學,給我們看到,原來做人比做教徒更基本。所以今天信仰思考基本問題是甚麼?就是如何成為一個人,因為願意對生命坦白的人,才能體會信仰帶來的挑戰和力量,知道怎樣回應社會。

盼望這對大家有幫助,至少給自己和身邊的人留有空間。

[原載思道平台]

留下回應

你的電郵地址不會被公開。 * 為必須填寫欄目

你可使用以下HTML標簽及屬性: <a href="" title="" rel="">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