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lvin Lee

原為循道衛理香港堂宣教師。
天降福緣,提早經歷退休,學習回到基本,為身體和生活負責任。

你有感動,我有感動—從米該雅先知看忠誠反對派(王上22章)

時勢扭曲人人講好話,讀米該雅先知的故事確到肉。見同道馬斯特精幹短文談Groupthink(團隊迷思)之害,才想起自己舊稿也從宗教心理學和社群心理學看謊言文化,反省八九民運後香港教會參與中國事工的試探。信息講於中共十八大前夕,勸籲立心作「忠誠反對派」朋友謹記辨識時勢,莫讓下一代活在謊言中。

匆匆整理文字稿,抱歉有點長氣,勉強算隔空回應「做大個餅」吧!

——————————————————-
2012年10月27日 | 循道衛理香港堂週六崇拜講道「君王與先知」系列
講道:你有感動,我有感動!(王上22章)

今天是君王與先知系列第四講,上禮拜經文講先知以利亞與以色列王亞哈手下異教先知對決,把對方殺個片甲不留,今天看亞哈王下場,就是無好下場。為甚麼?我們一起看。

第一幕(王上22:1-8)

列王紀上第22章故事共有六場戲,開始第一幕(22:1-8)背景是以色列和鄰國亞蘭處休戰階段,猶大王約沙法出訪以色列,如果看歷代志下18:1-2平行記載,知道約沙法和亞哈是親家,關係不俗。這次約沙法出訪以色列,亞哈大排筵席,通常這些是政治飯局。當大家吃得高興時,亞哈裝模作樣和臣僕閒談,提及基列地拉末城本為北國領土,但現於亞蘭國手中,怎可不出兵維護主權?

列王紀描述,以色列早前兩次神蹟地擊敗來侵略的亞蘭國軍隊,可能亞哈王評估亞蘭國幾年沒有動靜,己方形勢大好,可以出兵立戰功。亞哈王裝腔作勢問約沙法,盼他相助出戰,也許還說「雙劍合壁天下無敵」之類廢話,可憐約沙法王政治智慧不高,經不起姻親亞哈王遊說,就答應一起出兵,但他說想先求問上帝。

亞哈傳召四百多名自稱耶和華的先知來,眾人異口同聲支持出兵,說必然得勝。也許這光景太怪異,幾百人像被洗腦,說話完全一致,約沙法問:「還有上帝的先知嗎?」亞哈不情不願介紹一個叫米該雅的人,形容是討厭的烏鴉口,專講凶信(但正因為說中,所以亞哈才這樣恨他)。

第二幕(王上22:9-12)

第二幕,亞哈王與約沙法在城門口擺陣,派人召米該雅來。幾百先知繼續說預言,其中有個叫西底家的先知,也許是首領,他自設道具扮獨角獸,可能四處碰撞,喻意王上直搗黃龍,旗開得勝,胡鬧到極!正是扭曲時勢,才有這拍馬屁的醜怪畫面。

第三幕(王上22:13-14)

間場第三幕(22:13-14),亞哈王的使者找到米該雅,勸他跟其他先知一樣講好話,但米該雅拒絕了。

第四幕(王上22:15-28)

來到城門口,第四幕(22:15-28),一個重要的對抗場面。米該雅在亞哈王面前敷衍地說「出兵必然得勝」。語氣大概難聽到極,亞哈王不耐煩,要他講真話,米該雅就直言「我看到以色列眾人群龍無首,分散在山崗上,上帝說他們可回家了。」意思明顯,就是亞哈要被擊敗,士兵回家耕田。亞哈隨即對約沙法說:「我早說過,這人不講好話!」但米該雅火上加油,再講另一圖畫:

在天上耶和華上帝問眾使者:「誰去引亞哈王上戰場找死呢?」有一靈自告奮勇說:「我去!我要在他眾先知口中成為謊言的靈,那時人人說謊,亞哈王一定中計!」果然先知現在都講大話,其實是上帝降禍!

米該雅此言一出,不但冒犯亞哈,更與眼前幾百個自稱耶和華的先知結怨,說他們是假先知。剛才那位拍馬屁的先知西底家,即上前掌摑米該雅,說:「上帝的靈幾時離開我降在你身上?」米該雅寸步不讓:「到事發時你要找地方匿藏,就會知道!」

結果米該雅被扣押下監,他可能要一直坐監,所以王說把他交回下屬看管,還說要扣起他的飯食,等王回來發落。米該雅向亞哈說:「你若真命平安回來,我就是假先知!」留意,米該雅這話是押上自己身份和性命,他呼籲民眾記著這話,立此存照。

第五幕(王上22:29-36)

然後到第五幕,以色列南北國皇帝御駕親征,與敵人在拉末城交鋒。亞哈想起米該雅預言,心裡有顧慮,所以改裝上陣,希望避過一劫。果然亞蘭王是針對亞哈開戰,下了格殺令,亞蘭軍把穿王服的約沙法當以色列王亞哈,幾乎殺錯人。

當亞哈以為安全,誰料陰差陽錯,不知怎地一支冷箭射入他盔甲隙縫,由於戰情激烈(反映步署失當),亞哈無法離開戰場,到日落傷重不治。
這時傳令官呼叫:「不要再打了,大家回鄉下吧!」

第六幕(王上22:37-40)

到第六幕,亞哈遺體被送返北國首都撒瑪利亞,臣僕在水池旁清洗他戰車,列王紀作者特別描寫有狗舔他血跡,有妓女洗澡,某程度應驗先知以利亞的預言,說亞哈王不得好死。

弟兄姊妹,今天經文大部分沒直呼亞哈名字,反而叫以色列王,有研究說是源於列王紀有多重編輯,有些材料本來未必指向亞哈,可能是他後人的,作者為突出主題,把不同材料結合,把亞哈王塑造成典型昏君。這樣說,列王紀無疑有演義成份。原因可以想像,以前人講故事學教訓,比清談評論更易吸收。作者描述亞哈王為人自私、小氣又貪心,對人民冷酷無情,做皇帝這質素害人不淺。

昏君誤國,時代扭曲

但昏君誤國不單是個人問題,更反映時代扭曲。扭曲時代如何產生?最基本,要有脫離現實的領袖,亞哈王供養幾百位自稱耶和華的先知,其實是應聲蟲,一味附和主子說話,他以為這樣就強政勵治嗎?

亞哈王明知米該雅的預言多有應驗,甚至聽得出他講的反話,但他的聆聽有選擇性要人講預言,又要懲罰人。說回來,亞哈王何不乾脆殺掉異己?可能他要面子,想扮仁慈,但骨子裡充滿畏懼,所以也顧忌米該雅的預言。也許,當米該雅說上主要降禍,其實換個說法是:亞哈王自以為是、自取滅亡。所謂:上帝叫人滅亡,必先令人瘋狂!

亞哈示範了甚麼是自以為是,不是無知,而是自欺。有問題諉過他人,把不同意見的人都看為搞事分子,面對先知以利亞如是、對米該雅亦如是,有問題諉過他人,把不同意見的人都看為搞事分子。

但要形成一個扭曲時代,不但要有脫離現實的領袖,更重要是有脫離現實的謊言文化,今日又叫和諧文化。源於威權社會文化裡,人們怕衝突,往往把不同意見當私怨,形成寒蟬效應,結果只助長小人獻媚。當然,角色上更要有心甘情願拍馬屁的小人,如西底家推波助瀾。

感動從何而來?

我們要問,這些人自稱耶和華的先知,他們從何而來?是否由巴力宗教轉過來?從以利亞引領民眾殺害巴力先知的片段看,我們相信,機會不大。可能他們是從先知學校畢業出來的,聖經記在撒母耳時代已有先知團體,以利亞、以利沙也有收學生,他們來自不同行業,有部分家境窮困。

如何訓練先知?心理學家說,靈恩現象(出神ecstasy)有自然發生,也有透媒介引發,只要條件配合,是可以學習的,不同宗教也有類似經驗。但在舊約傳統先知受感動,不單是身體不由自主,更是一種感召,就是人被真理所鎮服,不單是強烈經驗,更是由經驗引發信念和行動,令他們變成怎樣的人。尤其在黑暗時代,帶來道德勇氣,這就是先知的風骨!

這樣我們要問:故事中那四百個耶和華先知,他們感動從何而來?他們憑甚麼相信這些感動來自上帝?他們對時局有甚麼認識?知道亞哈王的惡行嗎?是否心知肚明還為虎作倀?他們道德勇氣在哪裡?

忠誠的反對派

同情地想,有些人未必不知時勢扭曲,但可能認為難得被政權重視,想珍惜機會,做忠誠的反對派或者關鍵少數,希望可在一定程度講真話。可惜,在不容異見的封閉社群中,講大話文化是透過我們所信任或順服的權威灌輸,人人參與其中,互相強化偏見,構成一個似是而非的謊言世界,令人在講真話前已被謊言所騙。所以可能像聖經描述,他們接受了謊言的靈而不自知,因為他們已習慣了自欺欺人。

2006年中共十六屆六中全會通過建設和諧社會任務,同年宗教部跟很多香港教會人士開研討會,當時宗教局的人說,建設和諧社會的障礙包括社會不公引發的矛盾被激化;社會規範失效,令當局無法預測群眾行動後果;又說,化解矛盾要增加和諧因素,認為宗教在建設和諧文化上有大作用。

事實上,自文革後沒有多少人再相信共產主義,所以中共面對著認受性危機,要用其他滿足來替代。改革開放令物質生活改善,但精神層面上,當局要一面推動民族愛國主義,一面引導宗教團體角色,包括提出「宗教與社會主義相適應」:鼓勵信徒參與經濟建設,在既定框架內參與公益,維護社會穩定。要肯定社會制度,不能批評,重點是擁護共產黨領導。

中國事工的試探

香港方面,有評論分析,八九年六四事件後,好多人爭相移民,逃避共產黨統治,面對回歸既定事實,不少牧者重新反省,認定香港教會不是被拋棄,而是被上帝揀選。過去百多年,上帝讓香港在借來時空發展,今天又將她接駁中國母體,肯定有神聖旨意,就是要香港教會利用資源,協助中國教會發展。所以,為香港未來,必須建設現在的中國,參與中國事工。1

但由於大陸未保障宗教自由,政策很多時說了算,香港宗教團體怕被邊緣化,逐漸以和諧宗教出現,主動配合當局意識形態。問題是,香港教會若想做政權同行者,或者忠誠反對派,想協助推動和諧文化,減低不和諧因素,客觀效果會否變成思想控制?教會如何忠於上主講真話,而不是傳播一種被當權者扭曲的信仰?

我們不必否定任何積極用心,但擔心是,對信仰和社會選擇性解釋,會否讓人失去判斷力,特別令下一代人,習慣活在謊言中?這無論對教會社會長遠發展都有害無益。

在以色列傳統,政治和宗教唇齒相依,所以先知最基本職能,是抗衡當時國家主流宗教,指出社會不公源於信仰扭曲,要為國家信仰撥亂反正。這樣看,先知精神最寶貴不是批判時政,而是帶來信仰的自我反省。今天教會容得下不同意見嗎?有胸襟自我反省嗎?

多少時候,教會也高舉正向思維,追求心靈安慰,這也是生活困難中的需要。可能是現代生活把我們情感壓縮切割,離開公共領域,令人把焦點集中在私人關係中,氣氛很關懷體貼,卻未必可討論反省。剛才說過,講大話文化好多時透過信任的關係來灌輸,令人互相強化偏見,脫離現實,值得提防。

在「回歸」十年時,我們教會前會長李鼎新牧師說過,香港宗教、商家和政治結合愈來愈明顯。2今天教會怎樣?早前有基督徒商人作為特首選委,在訪問中聲稱,自己按祈禱感動選特首,引起爭論。有人在網上惡搞,說有感動選葉德嫻做特首,來個「你有感動,我有感動」。

向上主和民眾負責

也許,真正問題不是誰感動,也不單是經驗如何深刻,而是那些感動帶來甚麼信念和行動?能否回應常理?經得起考驗嗎?那些感動讓我們變成怎樣的人?是更自私的人抑或更有承擔?

今天我們看過亞哈王的下場,反映一個講大話的時代,異見人士米該雅不識時務,挑戰一班得權貴寵幸的假先知。但經文重點不是如何分真假先知,而是提醒我們一種負責任的信仰精神,真先知會為他的信念向上主和民眾負責,甚至不惜付上性命。今天,我們未必可即時判斷,上主對當下處境的心意,也不一定有特別感動,但更基本是,我們信仰能否勇於面對真實生活?能否對上帝和有需要的人負責任,能否講良心說話呢?

聽過有教會領袖人說社會太多怨氣,要修補撕裂,回復信任,這說法不但倒果為因,更脫離群眾,不明白市民對政府不信任,是源於對誠信的基本期望,看見當權者說話違反常理。你記得誰出言攻擊司法制度及法官?誰出言批評廉政公署?當講道理的人一再受屈,難免以更大聲音回應,這時真正出路不是叫人噤聲,而是尋問更公平的參與。

何必為政權擔憂?講真話才是力量

再說,當下局面可能是越維穩越不穩。剛看到《紐約時報》報導,總理溫家寶親屬掌控逾27億美元資產,埋藏在錯綜複雜的投資關係中。有形容這可能是中共十八大之前的權鬥,但說回來,我們何必要為政權擔憂?

弟兄姊妹,今天教會如果得人信任,有影響力,不在於我們有特別方法可以幫助政權千秋萬世,也不在於我們有特權。如果我們今天得人信任,應在於我們對上帝的見證、對民眾的承擔,不為利益所動,不為面子所動,不畏強權,像米該雅和更多先知,那份光芒,能穿透每一個黑暗時代,為後人指引方向。今天很多人看見時局,感覺很無力,但心裡有上帝的人,能否相信講真話才是真正力量?

南美教會面對專制政權,曾訂出四個抵抗步驟,兩個是被動的,兩個是主動的。被動的包括:1) 抗拒政權吸納;2) 捍衛自主權,不容侵犯。主動的是:3) 挑戰政權合法性;4) 透過發聲和不合作,提高專制政權的管治成本。幾艱難的道路,我們看見有弟兄姊妹能走下去,香港環境仍未及他們的差。弟兄姊妹,可能我們今天可以做的,並不如想像中少。願上主的靈親自感動我們每一位!

—————————
註釋:

  1. 梁家麟(2002)《少數派與少數主義:中港教會評論集(二)》,頁135-140。
  2. 參堵建偉編(2008)《衝突與融合:後九七的香港教會與社會》,頁69-76。

對於你有感動,我有感動—從米該雅先知看忠誠反對派(王上22章)有3個回應

  1. […] 1. 米該雅先知。在以利亞先知、北國暗利王朝的亞哈時代。王上22章。因為有同道分享了,我不多寫。大致上是當人不想聽到真說話,「乖僻的人,你以彎曲待他。」(詩18:26),上帝就任憑那人自己走歪路。轉貼一下:你有感動,我有感動—從米該雅先知看忠誠反對派(王上22章) […]

  2. […] ———————————延伸閱讀:你有感動,我有感動—從米該雅先知看忠誠反對派(王上22章)http://faith100.org/32381/32381 […]

  3. […] —————————延伸閱讀:你有感動,我有感動—從米該雅先知看忠誠反對派(王上22章)//亞哈王的下場,反映一個講大話的時代,異見人士米該雅不識時務,挑戰一班得權貴寵幸的假先知。但經文重點不是如何分真假先知,而是提醒我們一種負責任的信仰精神,真先知會為他的信念向上主和民眾負責,甚至不惜付上性命。//http://faith100.org/32381/32381 […]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