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lvin Lee

原為循道衛理香港堂宣教師。
天降福緣,提早經歷退休,學習回到基本,為身體和生活負責任。

少年耶穌革命日記

「如果耶穌在今天香港讀書,會有甚麼經歷?」聖經沒有多少提示,但可以想像。

記得當初接手牧養教會兩個青少年群體時,事工頗具規模但人數不升反跌。花了一年多滿足行政需要,到這篇信息才認真了解他們在新高中學制的困境:相比成年人,他們手上資源不多,想跳出框框走自己的路,談何容易?越了解越無助,不禁悲從中來(只差沒有哭濕整包紙巾)。從處境出發,最後選定與少年耶穌對話。當時對著一群乖學生,為了「落地」只借通俗的存在主義來回應,未發展成青少年解放神學。

當然,後來佔領行動發生,不少人已急速成長起來,雖然困境未變,但多少找到自己存活和抵抗的力量,只要有空間,他們可以比我們更有想像力。

謹獻給仍在困境掙扎的同學。

————————————————–
2012年1月7日 | 循道衛理香港堂少年崇拜講道
少年耶穌革命日記 (經文:路2:41-52)

少年耶穌革命日記
如果耶穌在今天香港讀書,會有甚麼經歷?打開聖經,唯一記少年耶穌經文是路2:41-52,講他十二歲在耶路撒冷過節,回程時同父母失散,父母以為他去了玩,拼命找了幾天,原來在聖殿與一群教授討論學術問題,有板有眼,好一個資優學生,轉數快到一個點,當母親問他為何走失,耶穌「駁嘴」:「我就在爸爸家裡,有甚麼問題?」傳統理解,意思指聖殿是天父居所,耶穌是上帝兒子,留在那裡理所當然。

聖經無解釋耶穌駁嘴是否荷爾蒙影響,亦無講耶穌十二歲後發生甚麼事,經文結尾說耶穌順從父母回到拿撒勒「耶穌的智慧和身量,並上帝和人喜愛他的心,都一齊增長」(路2:52)好像很聽話的樣子。鏡頭一轉,耶穌再出場已是三十歲「大個佬」,不錯有人喜愛他,但亦有很多人想剷除他,因為這個本來乖巧的學生已變成搞事分子,最後更被人當革命黨處死。到底中間發生甚麼事?由十二歲到三十歲,耶穌有何心路歷程?讀書成績如何?有沒有拍拖?有否成長疑惑?不知道,但可以推測。

在聖經其他地方記載,耶穌被稱為木匠兒子,相信他有學手藝。他住鄉下加利利,但常引經據典,證明讀書不錯。他講故事有一手,由耕田、牧羊、窮人打工到有錢人請食飯,任何生活點滴都是他的反省材料,證明有觀察力不離地。更重要是他關心弱勢,又跟當權者對抗,勇敢講自己見解。可以想像,當少年耶穌看見饑餓受苦的人,同胞抵抗羅馬政府,傷亡慘重,又看見聖殿金碧輝煌,他會問原因,最後更化成行動。他沒有跟大隊做好份工,卻選擇自己的路,甚至要受苦受死,即使家人不是這樣期望:「人子必須受許多的苦,被長老、祭司長和文士棄絕,並且被殺,第三天復活」(路9:22)甚麼是必須受苦?一般人不會想受苦,所以耶穌這「必須」不是無選擇,相反,是要用很大意志和熱情才能做的真正選擇,原來,真正選擇就是找到你生命裡的「必須」(must),有勇氣選擇不跟大隊,無論多困難都會做。

說回來,如果耶穌在今天香港讀書會怎樣?若他在試卷寫出心底見解,大概不會有好成績。若他傳道繼續講真話得罪人,可能會有很多勸他應多建設少批評,立志做第二個李嘉誠。但耶穌有勇氣走自己的路,不會就此屈服跟大隊。我們又如何,知道自己的路嗎?

寫講章時,回想自己那年代叫做填鴨的經驗,至少有時間與朋友「hea」。這些年見你們生活更窒息,連抽時間玩都困難,不斷補課補習,日做夜做,好像不用睡覺休息。還要衝出課室OLE,又做IES。然後新高中文憑試,八萬人爭一萬多大學學額,一次過定生死,很悲壯。有時見你們很「低B」的東西也夠開心半天,但偏偏連這樣的空間也不多,想到這裡,不是講笑,我真想哭出來。無法想像你們平日怎過,只想說你們很厲害!也許你們也不想這樣生活,但看到沒有其他選擇,就努力撐下去,不想令身邊人失望。也許在更公平社會,讀書不一定是生死存亡惡性競爭,但今天看來很遙遠,如何在無選擇中創造空間?

想起一部電影《偷天情緣》(Groundhog Day):男主角是自私小人,做天氣節目主持,某日被派往小鎮報導傳統風俗「土撥鼠日」,傳說二月某日如果土撥鼠從洞中出來時會回望自己身影,則預告寒冷季節還有六個星期。男主角準備「hea」做完即歸家,卻因暴風雪困在這討厭小鎮,倒霉事接踵發生,甚至臨睡前沖涼都無熱水。鏡頭一轉,鬧鐘響,當他起牀,竟發現所遇人事跟昨天一模一樣,原來他被困在土撥鼠日!之後他每天都重覆遇見同樣人事,漸漸失去耐性,試過做盡一切壞事,甚至自殺也無用,醒來仍是土撥鼠日。後來他想通了,告訴自己要改變,就把握機會學法文、彈琴甚至冰雕,又透過「預知能力」幫助「將會」受困的人。最後,他成了鎮裡的紅人,得到攝製隊女監製芳心,更成功離開土撥鼠日,但他卻選擇留在小鎮,因為本來討厭的地方已變成自己的家,改變了他的人生!

當然,這樣的結局可能太完滿,但至少提醒我們,即使不能立即改變環境,都可以先改變自己心態,我們可選擇隨波逐流、埋怨或者自暴自棄;也可選擇真誠地生活,在滿足別人期望之前,先問自己是怎樣的人,也許不一定需要跟大隊。聽起來很冒險嗎?覺得難以想像?但其實做人本來就是這樣,誰說只有一條路可以走?很多今天看來理所當然的路,其實都是前人摸索出來的。做人有時就要冒險,也因此才算真正活過。願意對人生保持開放,有時看來沒有路都可以走出路來。

弟兄姊妹,我不知道今天對你來說,最大困難是甚麼,只知道若一個人不夠力量,在團契總可以互相扶持。因為我們相信,每個人在上帝眼中都寶貴,都可以很爭氣!盼這裡成為你活出自己的地方,也盼你在這裡找人生裡真正必須行的路,還有路上同甘共苦的死黨。

———————————————-
註1:信息原題「如果,命運能選擇」,現抽走過時語句,改標題純粹「搶fo」,其實未有革命,也沒有日記。
註2:關於耶穌崛起的歷史背景,早年BBC這套記錄片集是不錯的入門,有電腦動畫重構當時環境,也有訪問著名學者。有關介紹可參這裡。可惜是,這片集在香港發行的中文字幕和按此錄製的粵語配音有些地方不大準確,建議參考原聲及原裝字幕。
註3:關於教育政策,可參曾榮光的教育社會學著作《香港特區教育政策分析》(2011)和近日關於全港性系統評估(TSA)幾篇文章。更宏觀歷史可參陸鴻基(2003)《從榕樹下到電腦前:香港教育的故事》,香港教師會出版的《香港教育七十年》(2004),或者Anthony Sweeting兩本大部頭論著Education in Hong Kong, pre-1841 to 1941Education in Hong Kong, 1941 to 2001,討論範圍至主權移交後幾年。較近期出版則有梁操雅與羅天佑等編著的論文集口述史

 

———————————————-
延伸閱讀:批判教育學ABC
//批判意識(Critical Consciousness),在西方思想史上有數名學者提及…巴西教育學家保羅.弗雷勒(Paulo Freire)則將…這個概念從抽象的哲學思維加以轉化…並以巴西當時社會情境為土壤,實踐其教育圖像,進而開啟批判教育學的思想淵源…批判意識在弗雷勒(Freire,1993)的界定中,不僅代表一種認知方式,更是一種具有價值意涵的生活方式。

批判意識具有以下三個內涵:
(一)自覺:覺察到受壓迫的現象。
(二)批判:當覺察所處環境的不尋常時,著手開始思考如何脫離這個環境宰制的計畫。
(三)轉化:採取主動以改變學校及社會中不合理的制度,打破權威式社會關係以及非民主、不平等的權力關係//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89%B9%E5%88%A4%E6%84%8F%E8%AD%98

——————————————-
當年講青少年主日信息,也有參考Freire經典著作《受壓迫者教育學》(Pedagogy of the oppressed)和曾榮光的教育社會學成果,並結合經濟社會史觀察。也許當時是為了適應對象程度,從今天角度看,批判仍未夠力度。

2013年7月14日 | 循道衛理香港堂青少年主日午堂講道
一代宗師(經文:路10:25-37)
//這幾年越來越看到,大環境唔改,青少年事工只能小修小補。學者講過:教育政策最基本是培養人品,發掘才智。今天教育市場化,表面給家長自由,其實只是有錢有得揀。真正自由是不同人都能實踐人格,發揮所長。社會幾時能停低問為甚麼?為誰好處?為我們好?…仍期望家長、老師、學生有自己空間,期望無論青少年、成年人都有返啲生活,不用趕到氣咳,雖然今天社會似乎不這樣,不同拉力迫我們計數跑數,好似無咗自己,求主幫助我們,無論點都要記得自己為何而活。世上本無招式,招式是人隨機應變出來,幾時有人願意放下成規,自己發掘招數,幾時就有一代宗師。同樣,幾時有人看到,這是我們家園,今天社會狀況不是自有永有,不公平是可以改的,幾時就能掌握自己命運,與身邊人一起奮鬥。不用怕!//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