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is Wu

80後,
小傳道一名

3月8日,我參加了大學校牧處舉辦的一次籌款音樂會

3月8日,參加了大學校牧處舉辦的一次籌款音樂會《香膏玉瓶》。

籌款音樂會的表演嘉賓,包括了昔日在校牧處成長的舊生團隊、也少不了今天仍然在學的每一位詩班樂隊成員。每有舊生團隊在台上獻唱,他們總會先說起昔日大學事奉的種種片段,也勾起了台下不少舊生的往日回憶。三、四年的大學時光,在旁外人看來不過是稍瞬即逝的一刻,對當下這一群受過大學校牧事工栽培的每一位來說卻是段後深刻。

大學生活,是每一位青少年的黃金時段。

畢竟十二年的中小學路上,我們都習慣以跑入大學為人生當前的終極目標。十二年在故紙堆上埋首苦讀,讓大家忽略了拓展個人思考空間的機會。當我們完成了短暫的奮戰,進入大學享受四年的自由空間時,思想也得到前所未有的解放,再也不必執著於書本上的死記硬背。

放下昨日的精讀課本,我們都開始以分析、批判的角度理解眼下的人與事。然而大家的學科專業不同,對各種人事的理解總有不太統一的看法,那怕同是社會科學院出身,歷史系和社會工作系處事的出發點也略有差異。

在此,校牧處正是一處讓大家思想調和的地方。它提醒我們聖靈隨自己的心意給予我們不同的恩賜,讓每一個獨特的生命可以共存一起、見證上帝的多元。大學事工的意義,不單純於團結和造就每一位基督徒大學生的生命,更在於擴闊他們信仰視野,讓他們踏出社會後能夠懷著更大的胸襟面對信仰的挑戰。

可惜的是,校園大學事工的興旺往往跟教會大專牧養的衰微形成強烈對比,以致好些保守教會不滿於各種校園大學事工的表現,並為他們刻上「搶羊」的記號。這些教會認為弟兄姊妹升讀大專以後,慢慢淡出教會的圏子,自然是因為過份投入於大學校園的事工、忘記了母堂事奉的需要。事實上這類教會所流失的大專青年,更多可能連大學團契的聚會也少有參與;就是在思想生活轉變下發現自己跟凡事講求聽從順服的教會格格不入,也就只好暫且退隱江湖。

其實教會若希望正視大專信徒流失的現象,必須要加強大專事工的定位。筆者牧會六年間,發現普遍教會或把大專事工歸入以中學生為主的青少年牧區、或把教會的大專生放進職青群體裡牧養,卻無視大專生其實處於一種「學生以上、職人未滿」的獨特狀態;就以平日生活作息時間為例,大專群體習慣深宵時份依然工作聊天,這份節奏與每一個年齡階段相比也顯得格格不入。若牧者並非專責大專事工、亦未曾經歷過大學基督徒群體的薰陶,自然難以掌握大專界的獨有文化,教會的大專生也必然難逃大量流失的暗湧。

當然,教會也有自身的限制。相比中學和職青階段,大學生只有短短的四年生活;若要每月花費五位數字的薪金聘請一位全職牧者專責教會可能不到教會人數百分之十的大專生,那怕教牧長執擁有非不般的胸襟和遠見,也難以在教友大會裡獲得大部份信徒支持。

正是教會未能充份在大專界發揮牧養的角色,校牧處這一類專注於大專基督徒牧養的機構擔擋了這四年間的一道信仰防線,讓大家不致於在這個生命經歷蛻變的時空裡迷失了基督徒身份。當一群舊生因為校牧處的籌款音樂會再次聚首校園,訴說的話題不止於昔日群體分享間的美好片段,更是基督徒身份的進一步追尋。

對於校牧處昔日的牧養、在這群體當中遇過的人和事,實在不得不再說聲感謝。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