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lvin Lee

原為循道衛理香港堂宣教師。
天降福緣,提早經歷退休,學習回到基本,為身體和生活負責任。

教會與社會關係—信徒公民角色的反思

後佔領時代,有沒有一種神學可指引信徒面對社會?行過書店見出版紛陳,但無論從方法抑或世代/政治多極光譜看,要找答案可能言之尚早。也許更值得留意是這時期湧現的集體智慧,反映公民水平如何影響運動走向。按此,我們的未來很在於更多既真誠、自主又負責任的行動者。對信仰群體,最起碼條件是每人在自己處境做信仰反省,彼此勉勵提醒。

近來有關心社會青年人說要查經打底再上路,讓我想起過去在教會錯失好些良機,今年離職前才匆匆製作處境查經入門材料,未能累積更多經驗,也未能深入討論信徒參與社會這課題。但鼓勵信眾做處境反省的想法,早於去年已形成。

話說去年被邀往友堂向大專和初就業青年人講道,主題是信徒回應社會,邀請信附三段新約經文。那時國務院剛發表一國兩制白皮書,在一片水深火熱中,若所講信息只強化「要關心社會」未免抓不著癢處。其實如何回應社會,在乎對身處時代真誠反省,比議題更基本是公民意識和信仰通識,由此,我嘗試結合宣講信息和方法示範兩個任務,以有關經文為詮釋例子,引發會眾自行做信仰反省,並順道澄清一般人拒絕參與社會的幾個迷思。也許任務太多,就宣講傳遞而言信息未算成功,卻仍有某種參考價值,至少可當處境查經示範。以下附錄音與修訂講稿。
—————————-

2014年6月14日 | 循道衛理安素堂週六崇拜講道
教會與社會關係—信徒公民角色的反思
經文:太5:17-20;羅13:1-5;提前2:1-7

信仰如何回應社會?可先問自己:作為香港人是否願意參與社會成為公民,讓大家活得好?這是每個人基本責任,信徒也不例外。然而,除了仁愛公義等大原則,我們行動往往基於對現況不同理解,所以信徒不會只有一個答案,那答案也未必比其他人好。如果公民意識差,回應就更差。常聽到三種講法不想接觸政治:一、政治很煩;二、政治醜惡;三、我只想做好人,不想被利用。不知你是否這樣?至於信仰,到底是你參與社會的動力抑或阻力呢?這就關乎我們如何讀聖經和思考。我想,我們至少有責任反省自己的公民意識和信仰常識。我被邀請用三段新約經文(太5:17-20;羅13:1-5;提前2:1-7)分享今天信息,希望能簡單回應上面迷思,順便示範讀聖經和思考信仰的方法。

羅馬書13:1-5

先看羅13:1-5,不同年代都有人借用來叫人無條件順服政權。可以想像,如果政權得民心無必要講這話,用常識都明白當中荒謬。但社會不一定有常識,而且很多信徒讀經都傾向忽略上文下理,讀書信更常習慣按字面應用。這裡希望補充聖經背景:其實在羅15:22-29可以看到具體對象處境,當時保羅收集了其他教會奉獻,預備帶去耶路撒冷賙濟窮人。他寫信是想爭取大家團結,支持他接著到下一站西班牙宣教。原來保羅跟羅馬教會並不熟絡,他自稱多次想前往探訪但未能成行(羅1:13)。在書信寫成之前數年,羅馬皇帝曾下令把猶太人趕出羅馬城,教會亦大受影響,局面到皇帝死後才漸平靜。你或記得保羅有坐過牢,可以想像,很多人會擔心他搞亂社會,所以保羅也有必要澄清自己信仰和政治取態。這情況下,他在13:5說信徒要為上帝和良心順從政權,可能是要避免節外生枝。但從羅13:3-4節至少看到,這順服不是無條件,政權亦有責任要除暴安良。雖然當時保羅沒有提及若政權做得不對如何回應,但留意時代差距至少會發現,經文說政權的權威來自上帝,其實也超越了時代。因為羅馬帝國過去用武力征服不同民族,皇帝被視為至高權威,在那年代竟然有一群小人物有不同理解,認為上帝才是真正權威,這已包含抵抗強權思想根源。回到今天,有朋友説政治很麻煩,不想參與。背後往往假設社會自動正常運作,沒有問題才不用面對。但事實上,社會運作也有出問題時候,那時,就算多麼麻煩都不能坐視不理。這樣讀羅13:1-5,我們會看到挑戰:原來掌權者不是至高權威,那些遊戲規則也不是自有永有,原來這個世界,某程度要有天理才能維持。我們願意相信嗎?若然,今天是如何生活?

提摩太前書2:1-7

接著來到提前2:1-7。字面看像羅馬書叫人順服政權,但其實有分別。很多研究認為提摩太前書是保羅學生按後來情況寫作,因為處境和更熟悉保羅書信有差距。最明顯是教會職位更有規模也更多限制,要有好聲譽,不可給人口實,而且只限男性擔任,但在羅16:1腓4:2都提過早期教會曾有女同工。在林前11:5有女士講道,但提前2:9-15卻建議女士最好閉咀。在林前7:40說寡婦守寡更有福氣,但提前5:14卻叫年輕寡婦最好改嫁。事實上,無論作者是否保羅,提摩太前都反映初期教會在發展了一段時間之後的情況,社會對這信徒群體充滿誤解,教會作為少數要適應主流。這些背景不難掌握,關鍵在能否整合思考。有這了解再讀提前2:1-7就會明白,經文呼籲為當權者和社會祈禱,是祈求有穩定環境傳揚福音,確比羅馬書更進一步尋求和諧。在提前6:13-14,甚至描述耶穌向羅馬官員彼拉多做美好見證,因此勸勉信徒要無可指責。這裡補充歷史常識:耶穌被釘十字架,在羅馬法律是判國罪,用我們今天角度理解,也是無辜被屈枉的政治罪名。提摩太前書卻這樣隱晦地談政治,看來大概是他們面向社會的策略。這樣說,若有人想按這經文提倡少談政治,其實可能只反映他們本身與社會脫節。正如身邊常有人說自己只想做好事幫助人,不想被利用,但現況可能是你不發聲就會被當為支持。所以,如果不想被利用的話,我們更要自己爭取發聲。再說,如果我們所謂幫助人沒有預設甚麼條件或限制的話,當我們追問為何有需要朋友總不能擺脫困境,再問下去就會看到政策、政治問題。其實,若耶穌也死於政治和社會不公,信仰怎可能完全免疫於政治?忘記受苦的人,就是忘記受苦的耶穌。雖然提摩太前書也沒有談當政權做錯如何回應,但我們可以借逆向思維來反省:當時教會配合社會,是期望在限制中繼續宣揚信仰、叫人向善。但若社會扭曲到做好事會受屈枉,我們是否應該努力維護起碼正義?新約教會發展到啟示錄時期就有回應這問題,沒有時間仔細看,但至少可留意,啟18章記載好多人為與政權做生意不分是非黑白。當政權腐敗,作者約翰的選擇就是抵抗,向權勢說不(啟18:4-5)!

馬太福音5:17-20

最後我們看馬太福音,字面看像叫人死守律法,反對獨立思考。但我們起碼可以問:這會否是誇張手法?耶穌在做甚麼?背景是甚麼?有研究認為太22:7可能反映當福音書編寫時,聖殿已被拆毀。猶太信仰過去以獻祭為中心,這時要有新出路。作者描述耶穌是應驗預言的救世主,不是靠武力復國,而是用他的犧牲代替過去猶太信仰的獻祭來為人赦罪(太26:28),這就是舊信仰新出路。這樣看,太5:17-20意思大抵是說:耶穌繼承猶太律法,比律法專家做得更好。退一步言,即使你未掌握這背景,看後面太5:21-48也有線索。在那些講論中,每個段落耶穌都引用傳統(「你們聽過有對古人說」、「又有話說」),然後提出新講法(「但是我告訴你們…」),譬如在太5:33-37一段,傳統信仰要求信眾遵守誓言,但耶穌卻說甚麼誓都不可起。背後意思是,任何時候做人都應該有誠信。原來耶穌在向群眾示範如何革新,這些例子表明信仰最基本是由心而發,做真實的人就是好信徒。在這新信仰世界裡,人人都可以遵行上帝旨意,高過律法專家的字面應用。因為法律命令不一定可以回應所有處境,盲目遵守反而可能脫離現實,更重要是了解背後精神,負責任地做判斷,當中可能要冒險,但那從來才是做人基本經歷。弟兄姊妹,今天我們有否努力明白信仰,為自己人生負責?剛才那些背景不是天大秘密,可以透過上課、查閱參考書或者請教同工,不一定要非常深入,只要多思考整合,讀經也會立體得多。回到今天,我們想起有人說政治醜惡,所以不想參與。這話如果不是憑印象說,可能就是覺醒後經歷挫敗失望。但信仰從不逃避現實,正如在個人信仰層面,當我們認識到自己陰暗面也不會立即絕望,而是努力求變、互相勉勵。其實社會亦然,我們何須太早絕望?也許每個人心底都渴求正義,但多少時候我們寧願相信弱肉強食,否定自己。這時太5:20的挑戰是:我們有能力、也有責任改變扭曲。尤其在當下社會,我們願意在自己崗位盡本分,講公道說話嗎?相信只要每個人都這樣,香港也能守護很多重要價值。

來到總結,我們看三段新約經文反省信仰和社會,看到每個時代有自己任務,繼承前人信仰,不能一味照搬應用,重要是反思。我們不妨倒轉次序重溫:我們從上下文看太5:17-20的信仰改革,想到今天,雖然覺醒可能令人更痛苦,但信仰可以帶來新力量,原來我們每個人都有能力和責任改變扭曲。我們又透過重組背景,看到提前2:1-7想在限制中宣揚信仰、叫人向善,用逆向思維可以反省到,若社會非常扭曲,我們就應維護起碼條件,令好人不致太委屈,有時甚至要抵抗(如啟示錄記載)。最後我們用歷史角度看羅13:1-5,當留意到時代差距,會發現原來當中有抵抗強權思想。正是這信念,照亮了每一代人,提醒我們不用認命,遊戲規則並非自有永有。事實上,如果歷史真在上帝手中,我們何須太擔心社會參與的後果?準備信息時,國務院發表了「一國兩制白皮書」,提及北京對香港有全面管治權。有人悲嘆一國兩制已死,其實稍認識中共歷史就不會太詫異,違背承諾的例子比皆是。當站在這台上,我想到這不單是我的生活、我的將來,也是你們和更多人的將來。主權移交十幾年間,我們一代見證社會變差,你們的世界像越來越艱難。原來我們差不多整代人都欠交功課,以至今天很多人要惡補公民意識和信仰常識。可以的話,仍希望能稍盡綿力,為你們負點責任。弟兄姊妹,我不敢說上帝工作一定如何發生,但看著你們,我知道不可以太容易放棄。希望你們也努力,願上主加添我們盼望和勇氣!

[另載處境信仰資源庫]
—————
延伸閱讀:
不想忘記、未敢回憶的耶教「挺狼」史

2012年3月特首選戰最後階段,有教牧信徒登報呼籲選委本良心按民意投關鍵一票,當時坊間民調一直由梁振英領先,後來教會影子投票結果亦相若,原來民意可這樣變籌碼。這玩法其實自1980年代前途談判已有,只是我們從未想通如何自己爭氣。
http://faith100.org/38432/38432

關於新約研究最濃縮成果可參戴歌德(2012)。《新約導論》(Das Neue Testament: Geschichte, Literature, Religion)。孫秀貞、曾景恆譯。香港:道聲。或其英譯本Theissen, Gerd. 2003. Fortress Introduction to the New Testament. Translated by John Bowden. Minneapolis: Fortress Press.

教會與公民參與是大題目,上面信息只簡單梳理當下信眾對聖經和公民參與常見疑問。事實上,除了各門各派神學論述外,更重要是認真回顧前人走過的路,這時,從歷史社會學、政治學甚至文化地理學理解香港教會的政治參與,都有助帶來實質洞見,至少可作為進深討論基礎,避免討論脫離處境,重覆前人錯誤。

比較重要的研究成果有:
Brown, Deborah Ann. 1993. Turmoil in Hong Kong on the Eve of Communist Rule: The Fate of the Territory and Its Anglican Church. San Francisco: Mellen Research University Press.

黃志偉。1995。〈八十年代香港的政敎關係:基督新敎對「九七」問題的回應〉碩士論文。香港中文大學。

Ko, Tinming(高天明). 2000. The Sacred Citizens and the Secular City: Political Participation of Protestant Ministers in Hong Kong During a Time of Change. Aldershot: Ashgate.

陳慎慶編。2002。《諸神嘉年華:香港宗教研究》。香港:牛津大學出版社,2002。
此書收錄幾篇基礎研究,包括梁潔芬:〈非殖民化時期的政教關係:香港與澳門〉、李潔文、張家興、陳更新:〈天主教徒在香港的社會角色〉、施其樂(Carl Smith):〈殖民地背景下的華人基督新教教會:香港〉等。

Leung, Beatrice and Shun-hing Chan. 2003. Changing Church and State Relations in Hong Kong, 1950-2000. Hong Kong: Hong Kong University Press.
梁潔芬與陳慎慶經典研究,以社會學分析香港天主教和新教政教關係的歷史與變遷。

Tse, Justin Kin-Hung.(謝堅恒). 2013. Religious Politics in Pacific Space: Grounding Cantonese Protestant Theologies in Secular Civil Societies. PhD diss. 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 of Vancouver.
從文化地理學重新界定美加港三地廣東話信眾的政治參與源頭和聖俗分野。

Nedilsky, Lida V.. 2014. Converts to Civil Society: Christianity and Political Culture in Contemporary Hong Kong. Waco, Texas: Baylor University Press.
從主權移交至2008年,作者以民族學手法追訪超過五十位信徒,了解其日常生活與公民參與。

—————————
前途談判至今其他較主要論著:

郭佩蘭編。1983。《一九九七與香港神學》。香港:崇基學院神學組。

錢北斗、陳若愚等。1983。《1997:轉變與更新》。香港:學生福音團契。

香港天主教靑年聯會、新天地出版社編。1983。《迎向的年代:香港敎會與一九九七:輯錄敎會人士的意見與反省》香港:天主教靑年聯會。

余達心。1984。《信念書註釋》。增訂本。香港 :學生福音團契。

錢北斗編。1986。《爾國爾城:本地宣教使命實踐與反省》。香港 :學生福音團契。

徐珍妮。1992。《回應九七:基督徒群體的見證》。香港:香港基督徒學會。

郭乃弘編。1994。《香港教會與社會行動:八十年代的反思》。香港:香港基督徒學會。

盧龍光、楊國強。2002。《香港基督教使命和身分尋索的歷史回顧》。香港 : 基督教中國宗教文化研究社。

駱穎佳編。2004。《遙遙民主路:回歸前後香港基督徒的政治評論》。香港 :學生福音團契。

梁家麟。2002。《少數派與少數主義:中港教會評論集(二)》。香港:建道神學院。

邢福增。2005。〈香港基督教的政治及社會角色:歷史的回顧〉。載趙崇明編。《當教會遇上政治:政治實踐的神學反思》。香港:香港神學院 ;基道出版社。

郭乃弘。2005。《我在這裡,請差遣我:香港教會與社會的發展》。香港:基督教文藝出版社。

堵建偉編。2008。《衝突與融合:後九七的香港教會與社會》。香港:香港基督徒學會。

李志剛。2008。《「構建社會和諧—宗教的作用」研討會論文集》。香港:基督教文藝出版社。
收錄梁燕城、吳宗文等多篇探討教會如何扮演和諧角色的文章。

張國棟。2009。《論盡明光社》。香港:Dirty Press。

羅永生、龔立人編。2010。《宗教右派》。香港:香港基督徒學會;Dirty Press。

Kwong, Paul. 2011. Identity in Community: Toward a Theological Agenda for the Hong Kong SAR. Berlin: Lit Verlag.
鄺保羅大主教2008年在伯明翰大學得Sugirtharajah和鄧守成指導下完成博士論文,此書為修訂版,收錄在此主要作為歷史文獻。相比其公開言論,這書或更深反映其理路,但似乎未引起多少注意。除了Martyn Percy在Journal of Anglican Studies力讚之外,比較明顯的回應好像僅得去年七月這篇,作者由言論到著作回應鄺,主要為和平佔中辯解。參http://achristianthing.wordpress.com/tag/paul-kwong/

湯泳詩。2012。《從合一運動的視角詮釋香港基督教史:八十年代香港教會使命諮詢會議為個案的研究》。博士論文。香港中文大學。

郭偉聯。2014。《自保與關懷:香港教會的社會及政治參與》。香港:宣道出版社。

對於教會與社會關係—信徒公民角色的反思有2個回應

  1. […] 教會與社會關係—信徒公民角色的反思後佔領時代有沒有一種神學可指引信徒?無論從方法抑或世代/政治多極光譜看,要找答案可能言之尚早。也許更值得留意是這時的集體智慧,反映公民水平如何影響運動走向。按此,我們的未來很在於更多既真誠、自主又負責任的行動者。對信仰群體,最起碼條件是每人在自己處境做反省。這裡透過三段容易被誤用的經文,示範讀聖經和思考信仰方法。http://faith100.org/27537/27537 […]

  2. […] 延伸閱讀:教會與社會關係—信徒公民角色的反思這文章附錄有從歷史社會學、政治學甚至文化地理學理解香港教會政治參與的書目,包括比較重要的研究成果以及前途談判至今較主要論著http://faith100.org/27537/27537 […]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