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ny Leung

• 主流教會性小眾平權分子
• 傳道夫妻之子
「我又轉念,見日光之下所行的一切欺壓。看哪,受欺壓的流淚,且無人安慰;欺壓他們的有勢力,也無人安慰他們。」傳道書4:1

2018你究竟想要啲咩?

又到了2017年的年終時間,在此我想向一直支持我的讀者們道謝,亦要向讀者們道歉,因為在過去的一年裡,有時我為了貪方便,刊出了一些沒有認真檢閱過的文章,甚至有兩篇是我將Facebook上的留言拼湊在一起而成的文章,故這兩篇文章看上去會比較沒有連貫性。這些文章都是對讀者們以及對我自己的一種不尊重,在此我希望向各位表達我的歉意,並承諾以後不再如此馬虎地刊出文章。

在反省過後,我在今年又觀察到另一個現象在信仰百川上出現,我稱之為「留言很有趣」現象,而我觀察到最主要有兩類令我感到有趣的留言,第一類是隨意說人一派胡言的留言,這類留言甚至有時候是在對作者作出人身攻擊,我便試過那些留言的朋友不但攻擊我的文章是垃圾,甚至還針對我的作者介紹來攻擊,可是他們卻沒解釋為何被他們攻擊的文章就是一派胡言,為何就值得被這樣罵得一文不值,我猜想是因為作者所說的不符合攻擊者的意識形態,就如我是撐同的,而這樣並不符合留言者反同的意識形態,所以便要群起攻擊我。另一種我覺得很有趣的留言回應,是只貼出一些聖經經文的留言,這種留言實際上是沒有任何意義的,因為留言者沒有解釋貼出經文的原因或他們要表達甚麼意思,這樣欠缺釋經的經文就會任人魚肉,每一個觀看留言的人都可以自由讀入自己對經文的理解,並無助有意義的對話產生,所以我一般會忽略這種留言。而當這兩種留言被管理員發現的話,就會被刪除的,再犯者則會被禁止留言,因為他們都是在濫用Facebook的留言制度。

我指出這個「留言很有趣」現象,正是想問那些讀者們,你瀏覽信仰百川的目的就是要攻擊與你立場不同的文章嗎?究竟你閱讀的意義為何?可是我想告訴你,只閱讀與自己立場完全一致的文章是意義不大的,就正如一輩子只參與一間堂會聚會的信徒一樣,所領受的教導也永遠只會是單一的。我以自己的經歷為例,我從小就在基立浸信會內聚會,在2014年佔領期間,我才第一次參加了外面的教會聚會,那間教會是UCC傘城網上教會,而我在那時也因為參與政治和社運多了而開始文章寫作;及後在2016年,我開始關注性別平權運動,所以也開始參加對性小眾友善又積極關注和參與社運的教會群體,例如基恩之家、基督眾樂教會、春天教會等。在那時我注意到從社運角度反思信仰的神學文章已有不少,在網上甚至是接近飽和的程度,故我開始減少撰文回應政治議題,反而開始投入在性別論述的神學與信仰文章寫作,因為我發現肯定性別平權運動的基督教文章在香港實在太少。

我在那時就觀察到香港主流基督教會在骨子裡流著反同的血,所以我偏要選擇在最為敏感和艱難的議題上發聲,自然我就成為與被邊緣化群體同行的基督徒,很多時候與主流教會的意見都是不同的。我認為面對立場不一樣的文章,一味的拒絕閱讀和「比嬲嬲」的意義實在不大,因為成長的最有效方法,不是只聆聽你的朋友,而是要聆聽你的敵人,當然我從心底裡相信性小眾與教會本應就是盟友來的,我們可以一起去散播愛,締造更共融的社區,讓天國降臨在人間。但就現在香港的處境而言,我們實在有需要聆聽與自己立場不一樣的意見,而不是對他們作人身攻擊或貼經文來拒絕溝通。

北歐國家瑞典是一個民主發達國家,而瑞典的教會是帶領推動社會改革的信仰群體,而瑞典國會有一樣很有趣的措施,因國會內議員的座位是成雙成對的,故國會有規矩要求意見和立場不同的議員不可以按自己的立場來分開就坐,相反他們被要求坐在一起,以製造更多機會讓對話和協商的空間產生,我希望以此為例勉勵我們,以後見到與你立場不同的文章時,不論是政治、社運、性別、教會議題的文章,不要先急於「比嬲嬲」而是嘗試平心靜氣認真閱讀,而我給自己的立志是要like黃之鋒父親的「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的反同專頁,然後將這專頁設定為「搶先看」,讓我每次瀏覽Facebook時,就會第一時間見到他們的文章,這是我2018年的立志,也是對自己的屬靈操練。

後現代社會常說「作者已死」,但我覺得香港教會的現象更是「作者已死甚至屍骨已化」,「立場行先」正是殺死作者的兇器,而若我們作為有質素、會思考的基督徒,就更要竭力避免讓「立場行先」的不健康閱讀態度反過來轄制我們。願上主祝福我們去享受閱讀!

1_5vAEZ9iqOVX3BvK_x2Sh2w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