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 施諾

《令人噴飯的謝飯》and《死後可幹的事:瀕死經驗是甚麼一回事?》的作者

"你實實在在的告訴我、我年少的時候、自己束上帶子、隨意往來、但年老的時候、我要伸出手來、別人要把我束上、帶我到不願意去的地方。"

1947:存人失地,人地皆存;存地失人,人地皆失

70 年前(1947 年),在神州大地出了大事。蔣中正領導的國民黨和毛澤東領導的共產黨和談破裂,内戰全面爆發。同年 3 月初,蔣中正集結 22 萬的兵力,由其得意門生胡宗南指揮,目標是毛澤東的巢穴,中共的聖地——延安。守延安的共軍兵力僅 2 萬,因此,毛澤東決定撤出延安,轉戰陜北,誘敵深入(又用間諜),以便各個擊破。

當時,許多黨員對於放棄延安大惑不解,很不願意。黨外人士更斷言,蔣已經穩操勝券,共產黨像過早凋謝的黃花,開始枯萎了。連莫斯科也認為撤離延安的決定是錯誤的。

然而蔣中正忘記了他的對手不只是一介書生,而是一位怪傑。毛澤東耐心說明撤走的必要:「敵人有 22 萬人,我們才 2 萬多。2 萬多人要消滅 22 萬人,是有困難的。要戰勝敵人,得有正確的作戰方針。現在,就靠你們“磨心”,牽敵人,磨敵人,讓敵人圍著團團轉。這種辦法就叫“蘑菇”戰術,陝北山高路隘,你們牽上敵人去爬吧。等它爬夠了,疲勞了,餓飯了,就尋找機會殲滅它。」

毛澤東反覆說明:「存人失地,人地皆存;存地失人,人地皆失。作戰不在於一城一地的得失,主要是消滅敵人的有生力量。」

一年後(1948年)的 3 月,胡宗南損兵折將 10 萬人後,不得不撤走,延安失而復得。毛澤東對酒當歌,不感嘆人生幾何。

順帶一提,在陜北和胡宗南部隊周旋的 2 萬共軍,是由彭德懷和習仲勳指揮。習仲勳是當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父親。儘管彭、習兩人曾護黨有功,但在文化大革命中被黨迫害,真的狡兔死,走狗烹

佔領延安期間有一大插曲,胡宗南的部下劉戡軍長的兵馬曾一度迫近在山上匿藏,身邊只有數十名共軍的毛澤東,雙方距離曾一度只剩 150 米左右(一個半足球場的長度)。可惜劉戡的部隊在山腳,因行軍已多日,十分飢餓疲乏,不願上山搜索。他只叫部隊向山上狂掃機槍,轟幾下炮,見山上無動靜,決定不上山。如果劉戡下令部隊堅持推進多 150 米,又或者子彈、炮彈有眼,中國的歷史也許會改寫,也許不會有 70 年後今天的林鄭月娥聲稱是上帝叫他參選香港行政長官的事件。但歷史是沒有「如果」。

走筆到此,真的百分百和信仰無關?看官,信奉無神論的毛澤東 70 年前的名言「存人失地,人地皆存;存地失人,人地皆失」,豈不是對今天堅持要 10 億元建堂的教會長執教牧的當頭棒喝?Right?

還有,今天香港親共的教牧,不要忘記狡兔死,走狗烹。彭、習兩人救黨有功,下場卻是目不忍睹。教牧你們貴姓呀,你們是老幾呀?不是每個死狗那麼好運氣,可以出了一個習近平做兒子。和中共走得太近,注定你們將來一定倒霉,回轉是岸!

胡宗南部隊直插延安,毛澤東轉戰陝北。

蔣中正在內戰中最光輝一刻:巡視延安。

彭德懷(左)和習仲勳(右)指揮 2 萬共軍和胡宗南的 22 萬國軍在陝北周旋。 簡陋的指揮所的牆上掛了朱德和毛澤東的相片。

習仲勳、習近平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