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榮光

擁抱三一信仰,踐行多元中的合一。深信沒有多元的合一,是浮淺,甚至是虛假。

15/6向兒童敬拜、少年敬拜及會眾回應69及612遊行(修自堂會牧函)

614星期五給教會寫的《牧函號外》,人還是在臺灣,沒隨女兒出外遊玩,獨個兒待在酒店中半睡半醒下寫,寫得艱難在於人病了,更因612出現的亂局帶來情緒的困擾。615有點發冷,自行找了一些成藥,吃下比之前更不清醒,但睡到中午就不容再睡半刻,因要看特首4:00公開發言的直播。也許內容未能滿足所有人,其讓步還不撒底,但總算局勢緩和。我的病情沒有好,心情總算沒壞下去。早在613週四,同工會為對應時局需要,決定由本堂同工分別向兒童天地、少年敬拜和全會眾針對社會事件作回應──雖然我不在港,但為著同工們如此明慧的決定,感到驕傲。當然,同工們也火速聯絡我,邀請我以堂主任身份在信息上給與指引──我按同工所要求,在615的週六深夜及時完成的10分鐘短片形式,表達了向上述兩個群體的信息之結合體。以下,是短片內容的文字整理版:

給少年敬拜:神在這裏嗎?(以斯帖記)

在林鄭還沒有講話之前一日,就是還看不見局勢有明顯改變時,週五已囑咐同工給少年敬拜分享的,就自以斯帖記的信息作講道內容,引言是:「無論政治立場是甚麼,甚至完全沒有政治想法的香港人,都認同過去一星期是回歸以來最糟透的日子。看似黯淡無光的日子,我們不禁問:神在那裏?」我們很難想像聖經會有經卷從首至尾竟然找不著「神」這字,雅歌和以斯帖記就是這樣出人意表。以斯帖的年代是猶太人面對一個難以想像的巨大黑暗中,猶太民族幾乎全被滅絕!就是記載以色列最需要上帝臨在的歷史記錄中,找不到神的名字!然而,該書正是說出這樣的道理來:神「看似」不在,卻不等同神真的缺席了;神看似不在,只因人還沒有察覺到。其實神在以斯帖的故事中,隱藏於平凡的生活細節裏。

許多人都認定以斯帖扮演了民族救星的角色,因著她的美貌成了王后,也基於她的機智恰當地回應了末底改的呼召,扭轉了本來滅族的危機,甚至成了毀盡所以仇敵的轉機!以斯帖在故事中確實有位置,但用得上的並非因為她有甚麼能量,即使她美麗,在猶太信仰中並不存在怎樣高的價值,箴言卅一30就說:「艷麗是虛假的,美容是虛浮的」!她「有份於」成功,是善用她的身份。正如末底改要求她參與拯救民族的行動時說了全書最經典的金句:「你莫想在王宮裏強過一切猶大人,得免這禍。此時你若閉口不言,猶大人必從別處得解脫,蒙拯救;你和你父家必致滅亡。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為現今的機會嗎?」(斯四13-14)每一個人有的身份,管他是帝王、王后、高官、或普通百姓,他善用了其身份,都有可能成為上帝工作的器皿──末底改說的話十分有力,你可以放棄善用這個身份,但神也不介意,因為祂「必從別處得解脫,蒙拯救」,甚至因她放棄而自身難保!神的工作就是這樣奇妙,一個被民族認為羞恥的身份(因美貌而成為外邦君王床邊人),一樣有神用得著的地方。尤如馬利亞在尊主頌所說的:「因為他顧念他使女的卑微;從今以後,萬代要稱我有福。那有權能的,為我成就了大事;他的名為聖。」(路一48-49)成就大事並不依於人顯赫的身份、智慧和努力,而是因為那有權能的一心要成就大事。交代最決定性的轉向,並非因為以斯帖或末底改的機智(見斯五章),而是波斯王因失眠而細聽歷史檔案(六1以後),才是真正扭轉的關鍵,沒有了這個,故事的發展絕對不一樣──這是巧合?以斯帖如何美麗,若不是巧合遇上前王后被廢,也不能得王后的位分!這是那位看不見的神,隱藏於生活細節中的作為!我們可以拒絕參與,神仍然可以從別處找到了方法;我們的拒絕絕對不是神的損失,損失是被召的人錯過有份於神的成功。剛剛過去的星期二,全體同工都實現了罷工……我在星期日也跟部份同工和會眾,一家大小的一同參與百萬遊行──行是盡自己的道德責任,沒有想過時局會有改變。神用得著,那好了;神用別的,也是好;我們只要好好善用自己的身份,就是了。

給兒童天地:混亂,不知道對錯,可怎樣?(雅一19-21)

「19我親愛的弟兄們,這是你們所知道的。但你們各人要快快地聽,慢慢地說,慢慢地動怒,20因為人的怒氣並不成就神的義。21所以,你們要脫去一切的污穢和盈餘的邪惡,存溫柔的心領受那所栽種的道,就是能救你們靈魂的道。」

兒童天地的分享內容,用上《牧函號外》所用的雅各書作主題經文,讓他們了解在搞不清楚誰對誰錯的處境中,在許多不同說法的時局裏(他們一定從電視或其他渠道知道一些暴力的事,和不同的評論,且可能在困惑和恐懼裏),我們需要的,學習「快快的聽」,不要太快批評不同人的意見,甚至遷怒不同意見的人;需要的是多聽一些「成就神的義」的話,就是拒絕一切不義的,包括「污穢的」和「邪惡的」內容。例如,在大多數情況下,我們不會隨便接受傷害人身體的粗暴行為,也不接受過份的怒氣,也不接受謊言,也不接受自私的行為!如果我們遇上上述所講的不義之事,感到害怕、難受,甚至想哭,那是自然的。不妨跟可信任的人分享你的感受,同時也要了解有這些情緒是對的。

汪姑娘跟我通訊時說:總要給他們一個清楚的立場。我的回應是:他們年紀太少,政治太複雜,不宜直接給甚麼答案。不過,可以跟他們說,經文提及「成就神的義」作為評斷對錯的方向。例如之前提及拒絕一切謊言和無理傷害人身體的事;拒絕任何不誠實的……。他日他們長大,自決誰是暴徒,誰是說謊,到時才讓「自己」做判斷。當然,我們也跟他們說了瞎子摸象的比喻,指出沒有人知道事情的所有細節,每一個人受制於自己的背景和所接觸的資訊,可以有不同的說法,我們要學習的,就是不要堅持我就是對。我以為,今日社會所需要的,就是在多元對話中謙卑地同心找尋真正的正路,無須假定我就是對──當然,我們也無需假定任何人是對!每一個人都要學習謙卑,誠心聆聽不同持分者的看法。這是林鄭發言中也要正視的,就是必須謙卑的聆聽!

我們需要謙卑的靈,未必事事批評政府,但同時又有責任守望政府。守望,意味著有批判的精神,不盲從,且在有限的理解仍然有不善之處,就敢於用理性方式發聲,不能啞忍。也許,我們想的是錯;但我們在認真的考慮下以為是對的,不能不說,這樣的說,不是為推倒,而是求溝通,成全守望之職。我們守護的,就是林鄭今日(615)發言所說過的「和而不同」,不能容一小撮人有過大權力而獨攪發言權。任何一個年代,有獨大的權力,「長遠」不會是福氣。我們也不斷自我反省,自己有沒有偏頗,甚至有不必要的憤怒……。

要多聽,慢說,是雅各給我們的提醒。

緊接這段經文是:「只是你們要行道,不要單單聽道,自己欺哄自己。」聽好了,就要行出來(雅一22)!不只聽:用行動拒絕「污穢和盈餘的邪惡」。所以,若然612在香港,正如家中所有人的預期,我一定穿上黑衣,參與遊行。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