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lvin Lee

原為循道衛理香港堂宣教師。
天降福緣,提早經歷退休,學習回到基本,為身體和生活負責任。

[處境神學‧本土政治] 激戰米利巴(出埃及記17:1-7)

「出埃及記講上帝拯救,不單要上帝行動,也要人勇敢學習當家作主。我想像,如果香港最後失敗,歷史可能這樣寫:我們戰後累積整代人才,最重要時刻卻無發揮作用。公務員架構一再被扭曲;傳媒、法庭、警隊、廉署一再受壓;有學識的人、宗教人士看時勢講話;從政只看議席票數,無勇氣向選民講道理,重要關節看不到 承擔;當小市民對和平理性議會失望,無出路下走向激進,這些精英不但不反省,還爭著譴責。今天我們若真當家作主,即使艱難也沒有退路,而是問:還可以做甚麼?」

——————————————–
2014年3月22日 | 循道衛理香港堂週六崇拜講道

今天看一個小故事,記於出埃及記17:1-7

話說以色列人在領袖摩西帶領下,幾經辛苦終於離開埃及,擺脫奴隸身份,向曠野進發,準備一段長征,要建立家園。到了一地方,眼前茫茫大海,背後埃及軍隊千軍萬馬趕來,危急關頭,上帝將海水分開兩邊給以色列人逃生,當埃及軍隊追到,海水淹沒他們。以色列人唱歌讚美上帝,但不多久歌聲變成埋怨,導火線同飲食有關:水太苦(出15:22-27)、無肉食(出16:1-36)。

到今天經文,以色列人因為無水飲向摩西抗議:為甚麼帶我們離開埃及,讓我們和兒女牲畜渴死?經文第4節摩西形容民眾要用石頭打死他「我搞佢哋唔掂啦!」上帝吩咐摩西和幾個長老去何烈山,拿枴杖擊打磐石,會有泉水流出。摩西照做,上帝顯神蹟化解危機。為記念這事,摩西為那地改名叫瑪撒,意思是試探;後人又叫米利巴,意思是爭鬧,更貼切形容可能是「激戰」!

這故事後來在民20:1-13再出現,主線同樣是民眾挑戰摩西,抗議缺水缺糧,雙方激戰,上帝出手化解。不同是,出埃及記較看到上帝看顧,民數記則更看到民眾失敗,整個世代要在曠野飄流到死,成為很多後人記憶:曠野是民眾悖逆上帝的地方(結20章),潛台詞是恨鐵不成鋼,以色列人應該忠誠(詩95,106篇),但始終未做到。這樣看米利巴故事其實是縮影,包含以色列人對自己期望和反省。

曠野無食物無水,直接面對生存威脅,最基本考驗是危機管理,其實考驗以色列人能否當家作主。有否想過,以色列人這樣好火氣與摩西激戰,何不用這力量分工合作找水源,或者一齊求問上帝?不要忘記,他們已不再是奴隸,而是自由人,準備建立國家。為何不懂為自己生活負責任,想辦法解決問題?出埃及記講上帝拯救,不單要上帝行動,也要人憑信心踏前,學習當家作主,為自己負責任。那時候,你的祈禱就會不同,力量也會不同。

話說舊約書卷結集時,以色列人已打敗仗,由有國家變無國家,很多人的親人死光,精英被俘虜,貧窮的留下來面對廢墟。在艱難環境,上帝是否還保護他們?為生存是否要向當權者叩頭?他們堅持講故事,透過出埃及的集體回憶提醒子孫,他們不是奴隸。奴隸習慣把壓迫變成自己裡面聲音,沒有克服困難的鬥志;但在上帝面前的自由人,他們是有自由有身份的人,可以憑信念對抗逆境。就是這份力量,令一個弱小民族在列強欺壓中奇蹟生存。

今天香港情況如怎樣?原來我們中港融合已成別人教材!早前台灣學生反服貿佔領立法院,大學教授搞街頭民主教室,令人想起八九民運。台灣人說「不要變另一個香港」。有香港遊客說:「在香港,每早上班等四班地鐵,但在台灣上班時間能站能呼吸…希望台灣能守護家園。」有網友問:「台灣不是有民主嗎?哪裡出問題?」有分析指,這服貿協定發揮重要統戰作用,從香港經驗看,協定可以合法掩護大陸情報人員,方便他們在台灣生活和影響政治環境。台灣人看見我們,想到在經濟融合之下,沒有自主政策和適當區隔,甚麼良性互動、普世價值都變藉口,最先犧牲是底層,然後是整個社會。這最基本不是歧視或仇恨,若不是專制政權強勢影響,香港不用一味「顧全大陸」,衝突不會如此不可收拾,背後利益不會如此難監察。

可能有朋友會想,自己有專業有計策,與大陸做生意,賺錢之餘還可以提升大陸道德文明,但真相是,中共最懂得控制讀書人。學者余英時講過,共產黨崛起時周遭有很多讀書人,但奪取政權後,就開始對付當中有道德有思想那些,用各種心理方法令人背棄信念,再不成就用武力;只留下有工具價值那些,如經濟、貿易、和科技專家。香港人想透過經濟關係跟他們講道理?他們比你更清楚甚麼是開放思想,但當你依賴他們謀生,他們就用腐敗遊戲規則回敬你。在當下扭曲政治環境,失去經濟自主,就連風骨也失去,結果是本身文明不保。

我想像,如果香港最後這樣失敗,歷史會怎樣寫:我們戰後累積幾代人才,有資產有專業學識,最重要時刻卻無發揮作用。公務員架構一再被扭曲;傳媒、法庭、警隊、廉署以至不同監管機構一再受政治壓;有學識的人、宗教人士看時勢講話;從政只看議席票數,當民意未夠支持,無勇氣堅持理念跟選民講道理,在重要關節上看不到應有承擔,小市民對和平理性議會失望,無出路下走向激進,這些精英不但不反省,還爭著譴責。有些朋友不直接反對進步,但不斷說做甚麼也無用,多數帶來反效果,或者傷害僅有成果。他們只站在高處看透世事,卻未嘗投身現場提供自己主張,或者想想其他出路。這背後,可能仍是某種奴隸心態:把壓迫變成自己裡面聲音,散播無力感。

今天若我們真當家作主,即使面對艱難也沒有退路,不能說「好煩呀咪搞啦,叫佢哋收聲啦。」反而應該問自己,還可以做甚麼。最起碼要補課,有人說不要盡信主流媒體,那就試試自己落區或者上網找資料核對吧。資訊太多難以判斷?最粗淺情報學常識:任何消息來源背後都有利益…與其依賴別人餵食安全資訊,不如自己培養判斷力,有判斷力就不那麼容易被騙。香港人是可以有要求的,以前去旅遊多跟隨旅行團,現在很多人自己下工夫找資料安排行程,吃喝玩樂都進步,為甚麼不可我們的將來有要求?

今天文明得來不易,理應珍惜守護。為甚麼很多人覺得社會對立?因為當權者「打茅波」屈枉道理,但少見有識之士開聲反對。本來社會光譜可以很闊的,但當中間聲音消失,最後就強化了兩極。如果更多人謹守崗位,看到問題與其他有心人一起用說話用行動監察,大家看到社會有良知有承擔,就較容易恢復信任基礎。人人學習講道理,抵制「打茅波」,不同意見都可以學習一起追求我們的將來(common good),而不是扮和諧扮團結。這時勢可以做甚麼?若我們真當家作主,太多事情可以做了!

今天我們看以色列人在米利巴的激戰,面對生存威脅,他們似乎完全迷失自己。有時我想,故事中以色列人有過百萬,是否都全不講理?會否故事只記載最激烈那些反應?會否那些中間的人未敢發聲?如果命運能選擇,危機中大家一人一句,會否想起當初所走的路?

「唔係吖,你唔記得十災?唔記得我哋點過紅海?」

「點知上帝仲喺咪度?而家一滴水都無,點算先?」

年青人說:「雖然前途未卜,但咁耐以嚟行咗咁多路,覺得世界唔同咗,無理由走返轉頭。」

幾十歲的人出來講:「我呢廿年嚟,乜都無做過…仲有嘢可以輸咩?唔緊要啦!贏又好輸又好,啲嘢都返唔到嚟。」(借電影《激戰》張家輝對白)

原來看來無用都去做,就是奇蹟開始!弟兄姊妹,今天我們可否一起改寫米利巴結局?有勇氣做自由人嗎?甚麼是這社會的將來?在大齋節讓我們思想,求主釋放我們!

——————————————–
相關信息:
終結與再生(路加福音21:5-19)
從潘霍華撰寫倫理學與戰後德國重建的經驗,反思如何在今天香港回應時代、守護文明,為將來世代承擔。

其他相關影片:
信仰主題反省系列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曾思瀚 - 壞鬼比喻路加福音篇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