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o Cheung

張毅勤(Angelo Cheung),就讀於伯特利神學院,在宣道會太和堂聚會,但因同性戀爭議被教會雪藏,在教會裡無所事事。喜愛研究聖經和神學,重視人權、平等、自由的普世價值,關注動物權益。休閑娛樂是閱讀和下棋。

113「愛家共融祈禱音樂會」訪問記錄及評論

113

引言

2013年1月13日下午,由多個基督教團體發起及協辦的「愛家共融祈禱音樂會」於政府總部的添馬公園草地舉行,反對就《性傾向歧視條例》立法,聚會由下午3:30至6:30,以唱詩歌、分享及見證形式進行。期後大會宣佈聚會有五萬人參與。

本人在當日現場以傾談的形式訪問了部份參與者,了解他們參與原因、對這個聚會的看法、以及對《性傾向歧視條例》立法的憂慮。

為保障受訪者,他的名字會以別名取代。訪問過程均有錄音,如讀者求證可向本人索取,惟聲音會經過處理,這也是為了保障受訪者。

訪問內容

受訪者M先生,基督徒,2012年畢業後從英國回港,於禮賢會聚會。

問:大會表示反對《性傾向歧視條例》立法,你是否認同?

M先生:我認為這個聚會很值得支持,我特別認同大會義工制服上的標語「不支持≠歧視」,我們只是不贊成同性戀,不代表要歧視同性戀者,如果他們來到教會,我們仍然會接納他們。

問:可是,現在同志團體面對的問題並非在教會裡有沒有獲得接納,而是在社會上有否得到平等的待遇。他們希望透過立法跟其他人都一樣得到合理的保障,包括居住、升學、就業等範疇。你對此有何看法?

M先生:這個要從各方面來看,我們只是針對事而非針對人,我們反對立法是不希望將件事被條條框框,因為立了法就只有迫你支持(同性戀)。就好像這世界上有很多人是不結婚的,假如我們立法要迫人結婚,那麼就會天下大亂。

問:但《性傾向歧視條例》並非迫你支持同性戀,只是讓同性戀者得到平等待遇而已。

M先生:那倒是。這真是要從多方面考慮,人的想法總會有些片面,所以我參與這個聚會也是希望多些了解,看看他們有何分享。

問:現在歐美各國均立了《性傾向歧視條例》,你會不會憂慮香港也隨著這個趨勢立法?

M先生:會的。我從英國來,曾在曼徹斯特留學,知道曼城有一條因經常聚集同性戀者而聞名的街道,每逢節日,那裡經常有同性戀者遊行。當我見到那個場面時, 常常會想:「這個世界為甚麼有男女之分?為甚麼聖經要我們繁衍後代?」,這個世界上有很多男男女女只是順從自己的私慾行事,但男女結合是上帝創造的安排, 當人只安照自己的心意而不按照上帝這個心意行事,便走偏差了,這就是罪。當人走偏差了,我們(基督徒)是否要讓他們繼續如此下去?其實我們現在所做的不算 過激,我們只不過是透過這個音樂音表達自己的意見而已,這是我們的自由。

問:假如有一天《性傾向歧視條例》立法,你認為會對香港的教會造成甚麼影響?

M先生:舉一個例,有兩個男人或兩個女人進入教會,走到牧師面前要求為他們證婚,假如牧師表示不願意為他們證婚,那便會觸犯這個歧視法。

問:如不立法,你認為我們應如何保障同性戀者避免遭受不平等的對待?例如他們因其性傾向而不被聘用,或在學校裡被侮辱嘲笑等。

M先生:我認為他們先要糾正自己的行為,因為同性戀的確是一個有偏差的傾向,如果你強迫別人接受他們的偏差,豈非強人所難?其實同性戀者要求立法,就是歧 視那些不支持立法的人。當然我們可以做得更好,例如透過教育、宣傳幫助他們改變,我認為這個音樂音也是一種很好的形式,若同性戀者願意參與這個音樂會,相 信會幫助他們的思想有所改變。倘若立法要我們認同他們,對於我們就是一種壓迫。

問:我曾接觸過一些同志基督徒,他們對聖經中有關同性戀的經文跟主流教會有不同的看法,也認為自己的性傾向是天生的、不能被改變的。對此,你認為應如何處理?

M先生:他們認為自己不能被改變,是出於私意,基督徒必須從聖經解答所有的問題,但當你加入了人的智慧去理解一件事,便有可能造成扭曲。當同性戀者的行為出現偏差,我們是否還要讓他們續繼如此下去呢?我個人質疑他們有否好好理解聖經。

個人評語

在與M先生傾談的過程中,我發現他對《性傾向歧視條例》存有誤解,例如他以為立法等同強迫所有人支持同性戀,連牧師拒絕為同性戀者證婚也會觸犯法例。其實,立法只是保障不同性傾向人士在社會上均享有平等待遇,並非強迫任何人要「支持」他們的行為,正如我們平等對待不同信仰的人,並不表示要支持他們的信仰 一樣。至於說牧師因拒絕為同性戀者證婚而觸犯法例更是過份憂慮,因為歧視條例是有宗教豁免的,就以現行在香港實施的《性別歧視條例》為例,宗教組織可以按 照其教義授權某一性別人士的資格[1],這就是為甚麼很多教會禁止按立女牧師仍然無法被控告性別歧視。同理,當《性傾向歧視條例》立法後,宗教人士也可按 照其宗教的教義有權拒絕為同性戀者證婚。

M先生說「同性戀者要求立法,就是歧視那些不支持立法的人」,這論調是反對立法的人經常提出的,然而這是顛倒是非的說法,也是對「歧視」一詞的誤用。所謂 「歧視」者,是指因著某人的身份而對其作出不公平的待遇,例如有顧主因其某僱員為同性戀者而解僱他,現在正因為同性戀者在社會上經常遭受到不公平對待,因 此才要求立法,此舉並沒有歧視那些不支持立法的,因為那些不支持的人並不會在立法之後喪失任何獲得平等對待的機會,他們的居住、升學、就業等機會與同性戀 者是平等的。

另外,M先生在回應問及聖經中有關同性戀的經文有不同的看法時,沒有察覺自己的偏頗,他認為同性戀者對聖經的理解是加入了人的智慧,故此他們的解經是值得 質疑的,可是這個原則同樣適用於主流教會,今天主流教會宣稱同性戀是罪(或偏差行為)的說法也是按照他們的理解而已。正如瑞士神學家巴特(Karl Barth)所言:「沒有人能在讀出經文意義的過程中,卻不同時讀入某些東西。而且,沒有一個詮釋者可以免於『加入多於取出』的危險。」[2],任何的經 文詮釋都必先經過人的理解,處於教會權力核心的人和被邊緣化的人並無分別,若說同志釋經加入人的理解所以值得質疑,那麼主流教會的解釋也同樣應受到質疑。既然如此,主流教會有何權力宣告自己的解釋就是真理,並要求那些不認同其解釋的人都一起跟從?

最後要提出的一點是,大會義工制服上的標語「不支持≠歧視」很有誤導性,大會明明就是反對訂立性傾向歧視法,這是「反對」,而非「不支持」這麼簡單,也就是說當同志要求獲得平等待遇之際,他們並非消極地站在一旁而已,而是積極地以行動加以阻撓,縱然此舉的確算不上是歧視,但已經是歧視者的幫兇。事實上, 大會阻撓同性戀者爭取立法,讓他們在社會上繼續受歧視,根本就是對他們的一種壓迫,現在還要說自己「不支持」、「沒有歧視」,以求自己在壓迫同性戀者的事上開脫,太過虛偽了吧?

[1]「如為某有組織宗教的目的而作的僱用,只限提供予某一性別的人,以符合該宗教的教義或避免傷害其教徒共有的宗教感情,則本部不適用於該項僱 用。如為某有組織宗教的目的而授予的授權或資格(按第17條所界定的授權或資格),只限授予某一性別的人,以符合該宗教的教義或避免傷害其教徒共有的宗教 感情,則第17條不適用於該項授權或資格。」(《性別歧視條例》第22條)

[2] Karl Barth, “The Epistle to the Romans”,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68, p.ix.

留下回應

你的電郵地址不會被公開。 * 為必須填寫欄目

你可使用以下HTML標簽及屬性: <a href="" title="" rel="">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