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日是8.31警方恐襲暴行事發後一個月

圖片來源:立場新聞

圖片來源:立場新聞

  8.31警方在太子地鐵站內無差別毆打乘客,證據確鑿。事後有消息流傳指,太子站內有三個人被警員打死,引起坊間對相關消息真偽的爭辯。

  筆者沒能力做相關的fact-check,亦不會拿相關的傳言作為立論的憑證。無論如何,各位讀者或許也聽過意圖嚴重傷害他人身體和意圖謀殺那兩項罪行。罪犯並不一定要對別人的身體構成實際的傷害,才足以被認定犯上那兩項罪行。因此,不論警方有沒有在太子站內打死人,他們當晚所作一切的性質也沒有分別,更何況他們迄今仍在抵賴不承認當晚的責任。

  當然,以筆者過往多年不幸的經歷,大約能夠想像到有些人會說「做人要用愛心包容和寬恕別人的過失!」、「件事都過咗咁耐,你仲提嚟做咩?」、「人哋係有錯你都唔使成日提住啩!?」、「不要太記仇小器、鼓吹仇恨!」、「你真係咁鍾意挖人瘡疤?」、「畀你搵到個真相又有咩用?」、「幸好我不在現場,感謝主!」、「冇人叫嗰班人見到咁多黑衣人係車廂都唔識閃,畀我就唔會咁無應變能力喇!」之類的說話。

  然而,若然你就是在車廂內無辜被毆打的其中一位,你還會說得出同樣的說話嗎?要了解和聲討警方當天的暴行,其實不用掌握甚麼高言大智。即使一個人只是毅進畢業,甚或目不識丁(當然那些人無法看懂這篇文章),只要有點同理心,就可以成為其中的一份子。事後在太子站內下跪的少女和聲援的市民,難道是拿到甚麼博士學位或執業律師資格後才受到道德感召嗎?

  9月沒有31日。或許正因如此,坊間在面對8.31警方恐襲暴行案時並沒有如面對7.21元朗恐襲案般強調事發後一個月。不過,我們其實可以把那個日子定為10月1日。今天遊行的其中一個目的,就是表達類似「Je suis Charlie」的精神。接下來,我們需要認真思考,假若今年內未能為受害者討回一個公道,你還會堅持下去嗎?如果五年後仍未能成功為受害者討回一個公道,你還會堅持下去嗎?甚至乎,生死難料,倘若我們終其一生也未必看得見逆轉的曙光,你還願意義無反顧站在受害者的一方嗎?幾年前,有部分年輕人提倡中共六四暴行與香港新世代無關,但終究我們亦需面對與中共六四暴行性質愈趨相似的問題。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