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章《復活節快樂仲難聽過粗口》

復活節越近,我就越不安。由於要講道,我不斷在想,現在復活節對信徒究竟有甚麼意義?你說,是為了紀念基督的復活呀。Well,我們每個星期日的崇拜,就是為了這個,每個主日的崇拜,都是一次小復活節的慶典。一年到晚都紀念耶穌的死和復活,那麼復活節還有甚麼意思?見到信徒臨近復活節就煞有介事咁講多d 耶穌,我就很懊惱,這和母親節才做孝子有甚麼分別?

第二個叫我懊惱的地方是我們的世界濫用了「復活」這個詞語,令復活的意義變得稀薄和模糊。首先你要明白,我成長的世代是遊戲機、動漫蓬勃的世代,死過返生係家常便飯啦,死咗,用一粒魔法石咪復活到囉。而最顛覆我對復活的想像,莫過於悟空喺界王神殿復活的一幕。總之我想講,復活變成一個用得很濫的詞語,真實意義就被溝淡,以至我們對復活的大能失去想像,我們無法想像復活都底有多震撼。

但最叫我懊惱的還是廣大教會那種一定要隆重其事的態度,例如係趁復活節就要講福音呀,要好喜慶。我當然唔反對復活節要慶祝復活,這是基督教信仰最核心的地方,但我認為問題是教會的歡慶很淺浮,很廉價,把明明不是興奮的事,勉強講到很興奮很重要。有時又為做而做。例如我就收過教會在復活外展派的雞蛋,一面派一面笑意盈盈的跟我說「復活節快樂」。陰公,耶穌是母雞嗎?

四福之中,以馬可最不修邊幅,更有機會貼近史實。而馬可的福音結尾,是四福音之中最反高潮,甚至可以說是倒米的。它只描述了幾個婦女去墳墓然後被白衣少年嚇親的經歷,她們沒有第一手見過耶穌,也沒有仔細看過究竟。相比之下,約翰記載了門徒入去墳墓見到裹屍布,就實在得多了。馬可福音如果以現代的標準來看,這份證供說服力很薄弱。我舉一例,例如我話我找到了挪亞方舟,然後我話拍片,有片有真相。然後我拍回來的片,根本甚麼都沒有,最實在的「證據」就係訪問到一個當地人指住一面話「方舟喺果度~」,咁就無喇。你點都唔會我真係搵到啦,馬可的復活記載,就係咁流。但是我認為,這樣的描述正正就替我的懊惱提供出路。

這個驚惶的結局,和我們在市面上見到的喜慶有極大的差距,第一個復活節不但不快樂,而且充滿不安與哀傷。馬可提到,安排耶穌安葬的是亞利馬太的約瑟,其實空墳墓是有一個完全去神話化的解釋:亞利馬太的約瑟要在週五盡快安排耶穌的安葬,是因為安息日快到,那天他們不開工,所以一齊要急就章,拿臨找個近的墓穴葬住先。即是說,那個空墳其實是臨時墳墓,約瑟還有手尾要跟的。安息日是甚麼時候開始的?黃昏,結束也是黃昏,所以其實如果亞利馬太的約瑟要幫耶穌搞搬墳,他在週六晚就派人開工了,那班婦女想去膏耶穌,其實遲了,工人可能已經完成了包裹屍體,送耶穌去新墳了。這樣的解釋,完全合理,也解釋到婦女驚訝所謂何事。而以上的推測要帶我們去想馬可之神學目的。此段傳統講法之一,是說婦女們信心軟弱,不肯定主的再來。但我認為馬可無必要這樣寫,比較合理的說法,可參考孫寶玲:「…復活不是折射種種彩光的肥皂泡,卻瞬間即消逝於空氣中…如果我們要談復活,必須認識它的重量。復活不是童話故事。復活是人類歷史中份量最重的事件,它必然掀起淚水、恐懼、混亂、疑惑,然後才是能力、喜樂、平安和恩典,貴重的恩典。」「重要時刻不會只掀動毫無重量的笑容,它必定同時引發一種由恐懼和混亂所包裹的神聖意識和責任感,只有這樣才能產生愛心、平安和盼望。」

(此段針對敝教會的狀況)

甚麼時候起,信仰之於我們會來得真實,就是當我們被復活的重量所觸動,被耶穌的犧牲所感和被復活之奧秘所沉默。這樣的經歷全是上主所賜之恩,我們不能勉強迫出這些情感,講道只能夠告訴你生命就是這麼一回事,你要不要承受復活的重量,是你的選擇,是上主的恩。甦靈教會遇到一個兩難就是我們很多事情也沒所謂,但過了頭,就會失去拿一份重量。舉例,我覺得我們的崇拜依然未積澱到一份重量,令參與其中的人感受到神聖、感受到救恩之重。我用「積澱」這一個描述,是因為這不是可以透過規矩、指引、氣氛製造出來的,它是這一班人的屬靈氣質所交織出來的氛圍。我們都是一班 free spirits,而 free spirit 最難就是令人感受到莊嚴。而我更明白,真的沒有甚麼規章是可以製造到這重重量的。而我相信,我們作為一間教會,我們不是圍威喂有個地方 gather 就算,教會的使命包括了承載來者的生命,與來者同行,我評估要做到這樣,我們還要更加認真一點。你們知道我很少,幾乎沒有在講道中要求過大家對教會有甚麼委身的。但我想今日是一個機會,我們一同認真考慮:你想甦靈教會承載到甚麼?你想教會的行動擲地有聲,成為香港的一把聲?還是做我們的俱樂部就夠?一如以往我不會問大家答案,也不打算有甚麼計劃配合。我想,我們有崇拜、團契和我們日常生活做我們回應的場所。

(此段為後加,給廣大信徒)

我們生活在世俗化的社會,復活和其他我們重視的價值,對世界來說都變得可有可無,我們老調重彈,細緻描述復活的意義,對世界來說未必再有 impact,但我們卻不能因著沒有 impact 就放棄宣講復活,相反,我們唯一可行之途就是活出復活的生命力。我沒有辦法用言語說服你體會到基督在我們生命裡面的重量,我只能繼續邀請各位進入基督的生命之中。觀察基督、模仿基督,用你的生命折射基督,叫人見到一瞥上主的榮光,這就很好了。

對於講章《復活節快樂仲難聽過粗口》有1個回應

  1. […] 陳到兄話,祝人復活節快樂仲衰過講粗口,拜讀過後,可能我個人比較衰,即時會諗: […]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