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洗約翰的衰微——20161211講道

將臨期第三週,傳統上聖壇布會將比較沉重的紫色換走換成粉紅色,象徵喜樂。而福音經課讀的,是施洗約翰下監後的片段。究竟一個下監的故事,怎樣連繫喜樂?而施洗約翰的故事,對我們身處香港又有什麼啟示?

他問耶穌,究竟你是彌賽亞,還是另有別人,背後隱藏的問題,其實係問「究竟你會唔會打敗希律,將我帶出監?」別以為他是貪生怕死,他背負的是社會公義問題,是上帝是否公義的問題。施洗約翰離開朽壞的主流宗教,到曠野傳道,直接批評法利賽人、撒都該人,還有希律,針對的就是社會問題。另外,當耶穌登場的時候,他宣告「他必興旺,我必衰微」,意即他不是希望上位的,他想要的是上帝的國降臨,是見到彌賽亞。

今日,敝會也問相同的問題。究竟中共幾時倒台?香港幾時重光?高官幾時死?社會幾時先變正常?香港幾時先浴火重生?

約翰有此一問,是因為耶穌的行動和他的想像有別。施洗約翰想像的彌賽亞,是軍事彌賽亞,像百多年前馬加比家族一樣,重奪聖城,獨立於羅馬帝國,他對耶穌的想像是斧子、火、靈。但耶穌的行事卻不對他的口味。耶穌叫施洗約翰的門徒回去,告訴約翰他們自己的見聞,就是神蹟治病、窮人有福音之類。你可以想像,施洗約翰聽罷,不會感到十分雀躍。吓,咁咋?

所以耶穌的注腳來得重要,他說不因我而跌倒的人,有福了。耶穌要展示給約翰的,是一幅約翰沒想像過的圖畫,是約翰沒想過的做事風格。喂,畢竟約翰都為耶穌枱過橋,即為他洗禮。耶穌的作風和他完全不同,不免會令施洗約翰失望。但恩典也正是在此。耶穌是不被我們限制的。而我們要學的,正正就是當耶穌的 agenda 和我的有不同時,我們不可因此跌倒。所謂跌倒,即是放棄信仰。

在此容許我腦補一段聖經沒有的記載,就是約翰的反應。聖經從沒記載他之後有甚麼反應,但他曾講過「他必興旺,我必衰微」,這正正是他的預言說中了。耶穌的事工興旺,約翰的衰微。我們知道他的門徒有部份跟了耶穌,而約翰本人,亦是以耶穌的先鋒聞名於世,而不是一代宗師。究竟到他下監的時候接不接受到?我們不知道。我們可以代入去想,我們做事,特別是做我們認為正確的事,我們是尋求自己的興旺?還是「他必興旺」?

耶穌在約翰門徒走了之後,再另行議論他(即係背住佢講是非)。他問門徒他們以前出去曠野其實是要看什麼?修辭背後的意思是說,在曠野的約翰實際上是個打破現狀的人,希望為社會帶來新氣象的人,耶穌進一步評論他在婦人中生的為最大,在天國中為最小。我想,這個大、小之别不是重要性,而是先後。約翰作為耶穌的先鋒,他並不參與在耶穌的事工,所以即使他位列先知,耶穌帶來的天國依然會蓋過那一切。約翰最 hurt,也許是這個了。

所謂神的道路高過我的道路,並非戲言,也非為不幸找個 seemingly 屬靈的解釋。耶穌要做的,總比我們能想像的要大,也常常給我們帶來驚喜,而且,未必需要有我們的參與。能擁抱這一切,不為事工成效起伏,是喜樂之始。

John the baptist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