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到的崇拜筆記002——鴻福郎

-100%+

2016/12/11 12:00nn@鴻福朗

先回應好些網民的評論。有好些人認為我去一次崇拜就寫人地教會點點點,有不公允之嫌。喂,第一,我呢個係「崇拜筆記」,唔係「教會生活筆記」,我睇一個崇拜就講一個崇拜。但係唔知點解有人上哂頭覺得我批評人地間教會。第二,評論是基於客觀觀察,加上主觀判斷。例如我描述了某某堂的會友遲到,我只是描述了現象。而我話「某某堂在聖餐是報告」也是描述,我的評論是「我不能接受」。你要同呢班人同領聖餐係你既事,我不能接受又係我既事。點解咁簡單既野我都要同你地d基督教徒解釋的?最後,去一次就評論係咪「唔客觀」?言下之意係,去多幾次就會客觀嗎?唔係囉。去多幾次我會有多幾次累積印象,但評論都係根據這些印象的。即係點呀,即係你一次崇拜差,一次崇拜好,我唔會撈埋話佢地既崇拜中等,我會話「一次崇拜差,一次崇拜好」again,我唔明點解咁基本既事你地會唔明。所以,我去一堂崇拜,評一堂崇拜,就係咁。有咩事發生我就按著來評論,鋪鋪清。

今次我去鴻福郎,正正就係示範俾呢班人睇,我去__ __次,咪評__ __次囉,鋪鋪清。

不過,為免信仰百川同工們難做,我特登喺呢度唔提。你想睇我點評,唔該去呢度

(嗱,下面講咩我無開名講架~~)

崇拜,資深信徒到初信者共處一室,講員要講一篇道適合所有人,是困難的。於是,我們落入了一個「講得淺 vs  講得深」的矛盾,認為講得深有d人會唔明,講得淺就有d人會悶。但我認為這個對立根本是偽命題。講得深而令初信者不明白,是能夠解決的,解決辦法就是把深奧的部份消化好,然後在講道中隱去,只講結論。即係咁,無人想你喺講壇表演「原文字根 72變」和「希伯來書作者爭議考」的,講者隱去中間的討論,在講道中講自己的觀點就可。但問題唔係講得深,問題往往係講得淺。我所說的「講得淺」係咩意思呢?就係講埋哂d「阿媽係女人」野。咁即係點呢?即係,你講解兵丁分耶穌的衫,你講耶穌受好多苦;你講法利賽人嘲笑他,又係耶穌受好多苦;講門徒四散,都仲係耶穌受好多苦。well,我唔可以話你錯既,但係咁有咩意思?即係我再舉多個例,有d傳道,無論係講亞伯拉罕獻以撒、講詩篇、講福音書、講書信,佢既結論都係「我地要愛主,愛主呢,就要讀經靈修返教會,奉獻事奉去短宣」喂,你咁講,我唔可以話你錯囉。講返轉頭,所謂淺,唔係講緊「簡單」,而係膚淺。那種膚淺就係,明明段經文係有處境、有鋪陳、有背景去講信息,但係膚淺就係你無鑽落去講那些 insight,就去講d必中的大道理。即係我講咩經文,我都可以得出「做人呢,最緊要榮神益人同靠主得勝」呢d咁既結論架喎。膚淺既相反唔係深奧,係深刻。深刻,係初信者同資深信徒都應該得到的。

深刻而非深奧,簡單而非膚淺,唔係做唔到的。只是教內根本討厭人批評講道,行家之間唔會互批,教會唔容許信徒批評講壇,信徒又唔識評,又唔敢評。咁無架,咪大家繼續台上又台上講,台下有台下碌手機囉。呢d係你家事,我話之你啦。總之我就醒醒定定,剃人頭者人亦剃其頭,我教會打開門做生意,你咪來評論返我囉。

本文簡短連結 http://faith100.org/WOgED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