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矛頭,永遠指住魔鬼

-100%+

談起抗爭、談起暴力、談起港中矛盾,大部份香港人都會異常地理性。當你討厭大陸人,他們會說「其實他們也很慘」;當你和警察對峙,他們說「他們只是棋子」。這些人會把問題分析到一切都是政策問題,所以不要針對我們見到的人,要對準政權。

好。那麼,甚麼是政權?圍政府圍立法會嗎?你就說「那只是建築物」。打特首打官員?你就說「暴力不能解決問題」或者「他們也只是執行者」。那麼?我要對準中共吧?你又說「你咁叻,去攻中南海吧」。基督徒則更厲害,他們會說「習近平也是按神的形象所造,所以我們要對付的,不是人,不是屬血氣的,而是天空屬靈氣的惡魔。」言下之意,即是叫我們用禱告綑綁魔鬼,用讚美代替投訴,用喜樂代替憂傷,不仇恨任何人,不針對任何群體,所有人都是弟兄姊妹,大家攜手共建美麗新世界。

這樣說一定安全,也一定中聽,特別是在中產特多的教會,他們把一切推給魔鬼,就不用動氣,不用沾上政治,不用牽涉暴力。把矛盾一下子指向形而上的「魔鬼」或「政權」彷彿一切仇恨就能化解。

妄想。

他們不明白甚麼是「苦大仇深」,他們也不明白抗爭者的絕望、困苦,而及所產生的勇氣。所謂「教會離地」就是指這樣。他們把問題一下子帶到形而上的層次,對於生活的壓迫,他們看不見,他們只是很遠距離地見到「這些人有些不滿」。唔知點解,談到香港人的死活,他們就會戴上一副超然的眼鏡,要幫助思考怎樣「利民抒困」怎樣「疏導年青人的不滿」。他們不做的,就是「企喺佢地果邊」。他們寧可企喺新移民果邊,也不企喺香港人那邊。點解?因為一種灌輸,因為一套印象,就是「新移民是弱者」。站在弱者一邊,很正義很合理。在香港政府偏幫大陸的政策下,新移民是特權階級。

對,他們不喜歡矛盾,他們不喜歡二元對立。他們喜歡甚麼?中間路線、另一種想像、擴闊視野…… 他們就是不站在香港人一邊。結果,香港的年青人也不會坐在教會。教會是和政府一伙的,教會只管制我的性生活,教會不鼓勵我講對政府的不滿……牧養?人不在,你牧養甚麼?香港教會最最最鍾意講,就係咩歐洲d大教堂沒落,成為空殼,成為景點,成為清真寺。他們說,若不努力傳福音,教會就會淪為只有寥寥公公婆婆去的地方。我告訴你,香港的下一代離棄你,你們他日也必這樣。你們快點發還儲下的擴堂基金吧,都沒有人來,不用擴堂了。

I wish i am wrong.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