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景樂

中學通識科教師,教協理事,獨立音樂人,長髪已去但長留心中,又沉迷Linux超過十載,是一對兒女之父。

點解講道時會睡覺?

-100%+
圖:Mr. Bean - Asleep in Church 截圖

圖:Mr. Bean – Asleep in Church 截圖

新年伊始,想和大家分享有關講道的故事:大家試過崇拜講道的時候睡著嗎?或者,當講者七情上臉地講道時,曾隱約地聽到身旁的發出緩慢而深沉的呼吸聲?當然大庭廣眾呼呼入睡是鮮見的,但是若講道時睡覺的定義擴闊至不專心、發白日夢、更甚者用用whatsapp,上上Facebook like下什麼東西,恐怕在我這廿多年的信仰歷程裡,睡覺數目恐怕超過三份一以上;粗略地計算這25年裡,就當有九成出席率,每年聽道約有46次,25年來共睡了345次!這睡覺的經歷應該足夠給我在這裡整理分析一下。

「講」的問題

若講道本質上是溝通,溝通就必然有授者和受者,於是講道時有會眾睡覺原因不外乎是「講」的問題,或/及「聽」的問題了。

先說「講」的問題,我估計原因可能是講道內容及結論總像開罐頭一般千篇一律:不是叫我們知罪,就是必須跟從聖經,榮神益人之類的事情;或者,講道的框架大抵都套用路德教派的律法與福音二分法,硬要把講道經文間分成律法與福法,然後再分別演釋經文的雙重意思;或者,講道者只管不斷口吐希伯來/希臘文的讀音,使勁地解釋原文意思,但如何將經文在生活應用卻完全留白;更甚者,有講道者立場先行,經文為副,講道時只管用聖經穿鑿附會,但求說他心裡想說的事情⋯

如果講道就如教師上課一般,教授就算有點瑕疵,在權力不甚對等的情況下,學生指正教師問題都已是殊不簡單;可是當上帝藉講道者之口宣講神的道,其權力不對等情況比上述的更為極端,身為小小小信徒,豈敢出言指正講道者,乃至使用他的上帝麼?猶記得一次,目暏坐在隔鄰的教友在講道時查考與講道無關的聖經,一問之下才發現他無法理解講道,又不敢出言指正,只好另尋方法吸收神話語。

「聽」的方法

說了那麼多「講」的問題,那聽道者有否責任嗎?這兩年多在新教會裡,我願分享聽道的經驗。

一、主動聆聽,不要飯來將口

或許我家離住教會需要長長的路程,既然老遠特地回來教會,又背負多年睡覺的罪責,實在不可造次,於是每次聽道,我有如個小記者,主動地聆聽及即場把講道重點及自己的反思也一併寫下,希望好好記著剛才的講道內容。這兩年來,就算重遇那千篇一律的講道,如此主動聆聽,往往也有新的觸動,思考沒有停頓,學習過程也非常豐富。

二、世上沒有義人,連一個也沒有

請不要假設站在台上就是神,必須把他還原成人,即是不要期望他說的是全對。我抱持的態度是平等分享精神1,講的事前必須預備充足,準確地演釋聖經以教化眾生;聽的更應該細心聆聽、咀嚼、消化、回應。若講道聽道是雙向交流過程,大家應該可以彼此欣賞、鼓勵、交流、勸勉的。所以,每次寫完講道筆記,我總傳給講道者,若許可,更會當面向他分享講道感受,享受進入的交流,贏取雙方的信任。

三、應用思考框架,仔細分析

經過這兩年多的聆聽後,不知不覺地形成一套聽道的兩步曲思考框架,敢向各位分享:

經文解釋:這包括了經文字面上及情境上 (contextual) 的意義,例如:原文分析、歷史分析;當然也括上文下理及整卷書卷的背景。一邊聽道也會查考一些參考書,例如ESV版聖經(iOS裡有Crossway出版的,價錢$138),以驗證講道者的舉證。例如,近期教會講道常常以提摩太後書為題,查考ESV版聖經就知道提摩太後書是保羅在獄中對提摩太的最後勸勉,是異常沉重的。

現代應用:掌握經文古時的場境,讀懂經文對古時的時代訊息,然後比對古時和現代的場境,思考經文在現代的意義。例如,場境是否具相同,以致經文可否直接應用?以及應用範圍有多大?更重要的是,經文應用「跳躍步伐」會否恰當?若果步伐太小,則欠卻應用功能,無助信眾面對當下的爭議;步伐太大,與經文風牛馬不相及,會有誤用聖經的風險。步伐大小,人人不同,但心中必須有度量衡,才可以批判地思考講道應用的跳躍步伐是否恰當?

我謹以上述經驗與大家平等分享,我深信當人人都回歸聖經,講者竭力講道,聽者主動聆聽,大家又敢於對話,深入思考聖經真締,將之活現在世代裡,這將會是生生不息的「道」,共勉之。


  1. 平等分享是來自某網絡集體的捐獻互助活動,詳情看http://www.ln.edu.hk/mcsln/38th_issue/criticism_04.shtml
本文簡短連結 http://faith100.org/Ypdnz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曾思瀚 - 香港.教會.啟示錄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