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ctio Cultura Institute

靈閱文化社訂立兩個目標來發展心靈教育:

(一) 用文化資源來推動心靈教育。由於近年「靈性」這觀念備受關注,人對靈性的追尋已超越宗教層面,無論在學術界及醫學界亦對這課題作出深入研究與探討。本社會提供多元化的心靈知識與資訊來推動現代靈性發展運動。

(二) 用宗教資源來推動心靈教育。宗教與社會發展是息息相關的,宗教可說是社會的錨,因為宗教能為社會不同現象帶來意義,提升人類心靈素質,使人活出人靈性的光輝。本社以基督信仰為基礎,相信人是上帝所創造,是一個有靈的活人,因此靈性關懷與培育甚為重要。

默觀就是活水

原刊於靈閱文化社 Lectio Cultura Institute,2017年9月22日

靈性導引(Spiritual Direction/Mentoring)在這十年間如雨後春筍般在基督教界不斷被推動,雖然基庭神父(Fr. Keating)說靈性導引在現代發展也有點過多了,但對香港新教教徒來說,現正才是一個開始。簡單來說,靈性導引就是導師能指引受導者在禱告中尋找基督。

禱告需要導引因為禱告是一條艱辛的旅程,艱辛是因為在祈禱時,我們有時會感覺到好像置身「在空墳裡」,不知所措,因找不到基督。所以在基督教靈修傳統上,靈性導引就是導師能幫助受導者雖然置身「在空墳裡」,但仍能繼續尋找基督。無可置疑,靈性導師在靈性操練上擔起了重要角色,他們是一隻重要的「手指」。靈性導師在歷代靈修傳統中可以是一個可以見面會談的人,也可以是一本著作。正如大德蘭在她的自傳中說:「我不知道如何進行祈禱、或如何收心斂神,所以我很高興有這本書,並下定決心要全力奉行這條路。…由於上主賜我流淚的恩典,我讀的津津有味。我開始找時間獨居,常常辦告解,追隨這條道路,把這本書當作我的神師。…在此初步階段,至尊陛下開始賜我許多恩惠。我獨居九個月…。經由這條路,上主開始恩待我,賜給我寧靜祈禱。有 時候,我達到結合…。」大德蘭的禱告成長,法蘭西斯科·德·奧蘇納(Francisco de Osuna, c. 1492-c. 1540)的《第三個屬靈字母》( Third Spiritual Alphabet)可說是一個重要的轉捩點,它成為大德蘭的靈性師傅。《第三個屬靈字母》不是寫給初學者的,它乃是一本學習進深祈禱的禱告指南,奧蘇納稱這種禱告為收心禱告(Prayer of Recollection)。收心的意思是將自已所有感官收斂下來,由口禱轉化成心禱,由主動轉化成被動,由感覺轉化成渴慕,正如大德蘭的呼求:「主,請賜給我這水。」

靈閱文化社於十月所開設的課程是教導大德蘭的《靈心城堡》,但願這本書也成為我們的靈性師傅,導引我們找到活水,當心靈飢渴時,可隨時返回內心的水井,不斷打水,因耶穌讓想要「跟隨祂的人有得喝;沒有人會得不到安慰,也不會有人渴死。」《全德之路》

袁蕙文博士(靈閱文化社社長)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靈閱文化社 Lectio Cultura Institute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