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ny Tse

大學時經歷信仰震盪,重新體會信仰的「深」與「闊」,發現世界的豐富與美好。生於亂世,經驗生命的熱情與無力,期盼在黑暗中成為一點光,無悔上主所召。現職學生福音機構同工。

黎明與黑暗間的彌賽亞微光

梁天琦數年前的一句「黎明前的黑暗係至__黑暗」,成為不少抗爭者心中的精神支柱,勉勵他們在邁向成功前,狀況將每況愈下,壓迫將更為嚴苛。道理人所共知,但親身經驗的震撼卻遠超語言所能描述。二○一九,我們共同體會黑暗的暴虐是何等瘋狂,黎明來到的期盼遙遙無期。在告別這歷史性的一年,我們還能如何期待新一年的來臨?

聖誕是教會傳統重要的節期,為慶祝耶穌基督降生於世,掀開上主救恩計劃的另一序幕。聖誕象徵平安與盼望,這是我們視為理所當然的印象,但回溯福音書的描述,耶穌降生果真是大喜的信息嗎?對約瑟與馬利亞來說,耶穌的突然闖入似是驚多於喜,不但考驗二人的關係及對上主的信心,更為他們帶來意想不到的危機。誰會想到生於平民之家的兒子,竟由出生起已對政權產生威脅,需要逃難到埃及,且最終難逃被殺的命運?作為父母的他們,歷盡生命中突然的恩典與失去,五味雜陳的經驗又有誰能知曉?

挾著猶太人的王之名,生於羅馬殖民期間的耶路撒冷,耶穌的出生注定刮起一場政治風暴,更釀成死亡的悲劇。為著自身烏紗及殖民地的穩定,分封王希律當然要清除一切威脅主權的危機,故此當他得知自己被博士所騙後,即大開殺戒,血腥地殺掉所有兩歲下的男孩。無數無辜的生命被捲進這場天上與地下的權力鬥爭中,對失去骨肉的父母來說,耶穌並未為他們帶來平安,卻是死亡。彌賽亞的來臨原來並非黎明的曙光,卻首先是血腥的屠殺。這道銘刻在猶太人歷史的傷痕,又是否被政治正確地抹去?

真正的盼望毫不浪漫,卻是異常危險。耶穌基督降生同時是生命與死亡的弔詭啟示,不禁令我們撫心自問,我們正在期盼怎樣的黎明?一個如啟示錄所言不再有死亡,不再有悲哀的未來烏托邦?抑或黎明早已悄然臨在於黑夜中?此世的黎明與黑暗並非截然二分,而是糾纏不清,含混地向我們招手。黎明與黑暗也非在時間上對立,宛如黎明總是在黑暗之後。班雅明(Walter Benjamin)直言,彌賽亞的救贖並非在未來的一個時間點,而是早已在時間的碎片無時無刻地臨在,靜待人的辨識。今天我們在黑暗中瞥見黎明的微光嗎?黎明與光復也許不是瞬間的顛覆,而是如遍在夜空中的星叢,持續地發光,倔強地撐開黑暗。相反,歷史警惕我們,一種君臨天下式的黎明,往往是另一個極權的誕生,是另一場災難的序幕。

我們告別不了二○一九,不如往年一樣慣性地遺忘過去。這半年的傷痕與難忘回憶早已構成了生命的一部份,塑造我們對新一年的想像。黑暗權勢持續肆虐,但黎明也許早已悄然臨到,我們又是否能辨認這些彌賽亞救贖的碎片,見證上主在這時代進行的革命轉化?

 

原文刊登於《時代論壇》(1687期)專欄【好青年解讀室】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