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兆斌

香港中文大學宗教研究哲學博士候選人,關心基督宗教信仰與現代社會的關係。著有《神漂——本地神學札記10堂課》

黎明來到要迎接新香港

原刊於香港教會更新運動 (HKCRM),2019年9月12日

昨晚在沙田新城市廣場,令我印象最深的,不是過千人一起叫口號、唱《願榮光歸香港》,而是一幕可愛的片段。

十時半時左右,眾人開始散去。這時我身邊有人拿着一個小小的生日蛋糕,與幾個人一齊為他們一位朋友慶祝生日。他們唱起生日歌。有趣的是,全商場的人也一齊唱起生日歌,連唱幾次。幾百人就這樣一起為那女仕慶生。幾位朋友把鐳射筆照射蛋糕上的蠟燭。有一位說:「咦?點解唔着火嘅?!」很多人聽到都笑了。

今天的香港人可以因為生活上一丁點美事而團結起來;香港人可以在絕望中把握幽默凝聚別人;香港人可以轉化自身傷痛成為感同身受,在昨晚場合裏一齊為美國九一一恐襲中的逝者默哀。

香港人,很可愛。

整個抗爭運動,沒有變質;只是有些事情超越了運動本身而發展起來。我愈來愈肯定,這幾個月來香港人做的,不是抗爭那麼簡單,而是香港人身份一次徹底的重塑。

Benedict Anderson的《想像共同體》(Imagined Communities: Reflections on the Origin and Spread of Nationalism)說從前的民族認同透過地圖、博物館等官方途徑形成;過往幾十年,香港文化研究學者不斷探索普及文化如何塑造香港人身份;從政策層面而言,有學者提出移民人口如何影響香港人自我身份認同。

時代變遷,今日,對香港而言,以上一切似乎已在起變化,甚至,不再適用。回想這幾個月來很多香港市民的表現,是一種存在主義式的抗爭、是I protest therefore I am、是一種寧為玉碎,不作瓦全的堅持、決心、情操,及至人生價值——是因為此,才把很多香港人團結一起,才令他們喊出「香港人,加油!」的口號,而且每晚定時喊一次。

強權的打壓、壯烈的犧牲、和理非與勇武派互不割蓆的團結、示威者之間的互相守望相助、琅琅上口的抗爭口號、每次想起内心淌血的抗爭記憶、感人的抗爭歌、三不五時的抗爭活動、煙霧中戴頭盔眼罩豬咀拿雨傘的鮮明形象⋯⋯孕育身份的良好土壤,已然存在。歷史上以至今天猶太民族那強橫的身份認同,正是通過上述多項同類條件形成。離散的現實(diaspora),沒有阻礙,甚至是助長了今天猶太人的民族認同;暴政橫行的現實,就能瓦解香港人因抗爭而構成的身份認同?

香港人這身份,我又愛又恨。我時而為自己擁有這身份悲哀,尤其是身在一些國家呼吸到免於恐懼的自由空氣的時候。然而,看着前線示威者無畏無懼,我慚愧,卻又因與他們同一陣線、和他們一起寫下香港歷史、塑造香港人身份而感到驕傲。

黎明來到 要光復 這香港
同行兒女 為正義 時代革命
祈求 民主與自由 萬世都不朽
我願榮光歸香港

戴耀廷教授說,香港黃金一代,不久會來臨。是否「黃金」,我不敢肯定,但香港全新一代,我覺得已然形成。香港歷史、香港文化研究、香港神學、所有香港人,全都要預備揭開新一頁。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