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蛋革命,教會如何回應?


畏懼 2016年2月29日

Credit: BBC


2015年末,令偏藍人仕也感到人人自危的李波事件還未平息,農曆新年就爆出魚蛋革命。香港的情況,可能加速轉壞。

認清現實-香港的情況比想像中差

本人無意鼓勵暴力,不過政府高層對前線警員的所有行動也「無限包容」,加上前線警員對中高層管理無能的不滿,變相鼓勵前線警員用「自己的方法」去處理。示威者死在警察手下,或示威者打死警察的事情,相信不久就會發生。到時就真的如《毛主席語錄》所曰:「死人的事是經常發生的。」而且兩方也會說,自己一方的犧牲,是為人民服務。

另一方面,中國大陸經濟上升三十多年的周期可能完結。而大陸和香港,也會墮入一個長期的經濟低迷。雖然基本法訂明「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財政收入全部用於自身需要,不上繳中央人民政府。」不過外匯基金有投資人民幣資產,而香港金融管理局總裁陳德霖,指這些是長期投資暫時不會賣的

古時的皇帝也懂得,下詔罪己,減免稅賦。中共卻連減一下稅來刺激經濟,也因要保收入而沒有做。SARS後中央以自由行和CEPA等政策來幫助香港經濟復甦,但現在已自身難保。而當香政府要為一些重大的財政做決定時,會以保障中央為重,還是會香港市民的福祉為依歸?而香港的銀行和企業,向大陸的借貸和投資,究竟能收回多少?雨傘和魚蛋革命基本上是警民冲突為主,沒有破壞地舖。不過如果經濟下滑,就可能有匪徒乘警察忙著應付示威者時搶劫,特別是彌敦道金行林立,十分吸引。

認清現實-教會內的分歧比想像中大

魚蛋革命之後的早上,已有教會的長輩立刻相信暴徒是有組織去搗亂,站在建制那一面。本來李波事件令偏藍人仕也對中央不滿,一下子又歸邊了。

中年信徒轉不轉教會,其中一個重要因素,就是教會對小朋友栽培活動的多寡和質素。而因為人手的原故,教會自小就要下一代開始負責搞活動。因此,教會內的年青人比教外人,容易培養組織能力。所以教會出產學運領袖,毫不出奇。信二代的黃之峰毫不諱言,指出自己組織能力是來自搞教會活動。所以在教會坐在一角打機的小朋友,轉個頭來就可能是黃之峰第二。魚蛋革命之後,我在Facebook一些本土派的內容中,發現一些平時在教會乖乖的年青人,也給予Like。香港教會多中產,傘後中產家庭成長的青年已多黃絲,我想之後更多在教會內的青年,會支持激進本土派,令教會內的分歧更大。

由否認、憤怒、討價還價和抑鬱,快走到接受

謝謝你讀到這兒,你是否覺得我太悲觀,甚至穿鑿附會?

魚蛋革命後,全城震動,用一個什麼的方法去理解現時的狀況?我會建議用Kübler-Ross model的Five Stages of Grief 就是「否認」、「憤怒」、「討價還價」、「抑鬱」和「接受」五個階段。如果你覺得我寫得太悲觀,我鼓勵你,想想自己是否在第一個階段-「否認」。如果你剛跟人在魚蛋革命上吵完架,我也鼓勵你自我反省,是否還在「憤怒」階段,會否只抓著事情的一兩個角度去爭辯。面對這些事件,教會會在祈禱會中,為在上的求智慧,為這城求平安。不過如果在上的繼續沒有智慧,情況加速變壞,那麼教會對會友和整體香港人的訊息是什麼?我鼓勵大家去讀耶利米書和耶利米哀歌,看看基督徒在一個無法挽回的世代,如何自處。

除了自己,也要多聆聽、多觀察對方是在哪一個階段。我無意要和諧你的言論,不過如果對方因為情緒激動,聽不入耳也是無用。我建議先去認同感受,以耐心慢慢討論。保羅勸勉提摩太:「不可嚴責老年人,只要勸他如同父親;勸少年人如同弟兄;勸老年婦女如同母親;勸少年婦女如同姊妹;總要清清潔潔的。」(提前五1-2)

雖然說要用耐心慢慢去溝通,其實慢得來也得要快。正如上面指出香港的情況會加速轉壞,可能之後連傘後那段喘息的時間也不會有。所以要盡快去到「接受」,認清現實,才可面對將來。教牧和教會領袖宜早點到達「接受」,再去輔導會眾。

當然,大家會覺得用Kübler-Ross model根本是紙上談兵。我也得承認失敗的機會頗高,正如當年比我們才智高上千倍的耶穌,也無力改變好些宗教權貴的想法,反被迫害至死。其實傘後也不時聽聞朋友的朋友轉教會,恐怕之後只會變得更嚴重。

會友和教牧流失

其實傘前傘後的一段時間,移民台灣成了熱門話題。就算不談政治,經濟下滑已經會令一些有外國護照的會友返回外國謀生。我們需要總結六四事件和九七移民潮的經驗,去面對會友和教牧流失的問題。如果我們相信「父賜我們每天飲食」,就應效發耶利米買地(耶卅二6-15),鼓勵會友植根香港,生養眾多,就能讓教外人看見我們心中的盼望

基督教中國化和香港政教分離

近來短宣回來的弟兄姊妹指出,上大陸現在要十萬分的底調,因為讓基督徒進來,就會引入佔中。推想是佔中領導人戴耀廷和朱耀明都高調表明自己是基督徒,於是中共把佔中和基督教連上關係。

樂觀來看浙江強拆十架事件,中國有卅一個省,浙江只是卅一份之一,我們對國家要有信心。但反過來看,如果有中國的耶路撒冷之稱的浙江省溫州市也可以被中共平定,那麼不就是哪兒基督教比較活躍,,就可以打擊它?而且強拆後面,還有推動基督教中國化的大趨勢

在可見的將來,在政治方面,中央對香港只會加強控制。雖然香港的教會多不問世事,不過中共要認為佔中跟教會有關,教會是無法辯解的。因此可以推想中共把香港的基督教中國化,可會是平定反對勢力的其中一著。

有些教會教導要政教分離,就是基督徒要不過問政治。其實政教分離是指政權跟教會分開,而非教會跟政治分開。而其中一個實際要問的,就是教會有沒有用政府的資源,來開拓教會事工。其實校會開辦新學校,跟著堂校合作植堂,是一個常見沒有政教分離的例子。如果政府要求,學校在早會中,每天要為黨宣傳;如果教會不中國化,就不能辦學,教會怎辦?教會領袖宜將九七回歸前,應付中共、將教會化整為零的方案,從櫳底找出來,教導會友並開始執行。

正如上面指出,教會的青年人支持激進本土派的人數會增加,教會要隨時準備,支援會友或其親友被捕。教會內有沒有律師等專業人仕,可以去保障被捕者的權利。長遠來說,教牧和教領袖被迫害也不是出奇的事,宜早籌謀。

後記

其實不太想寫這篇文,把不佳的心情再推下去。「他手裡拿著簸箕,要揚淨他的場,把麥子收在倉裡,把糠用不滅的火燒盡了。」香港眾多的教會,多少間是撒狄教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