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榮成的牧職啟示


Willis Wu 2018年9月30日

閱畢丘志光撰寫、馬榮成口述的傳記式作品《馬榮成風雲路》(香港:非凡出版,2018)。

記得學生時代,同學之間彌漫著一鼓閱讀港漫的熱潮。《龍神》、《天子傳奇》、《神兵玄奇》等等作品無不被我們所追捧。至於馬榮成作品《風雲》的江湖地位,人氣更媲美今天日漫的《One Piece》;其成名作《中華英雄》雖然因人事調動而爛尾收場,卻像冨樫義博的《幽遊白書》一樣成為跨世代的永恆經典。可惜的是,今天港漫熱潮不再。《風雲》結束後,坊間依然出版的港式薄裝漫畫僅剩下五本。

閱讀這一本出爐不久的傳記式作品,本抱著一份懷念從前的心態,並希望從一位泰斗的身上了解香港漫畫業的興衰。只是讀過一遍,發覺馬榮成的成長故事頗具啟發性,對一位胸懷熱誠壯志的牧壇新鮮人來說,更是一份值得參考的成長履歷。

在這本傳記裡,馬生提到自己所以願意在漫畫界縱橫四十年,只因他對漫畫抱著一份熱誠和執著。這份信念,讓他從不計較自己的付出遠超於他人的要求、也教他不會因一時的成功時放棄對畫功的鑽研,盼望讓港漫提升至一種藝術的境界。

然而在他二十出頭、憑著《中華英雄》一書的銷量力壓同期所有漫畫時,也為他帶來了相當的危機。畢竟他當時的老闆黃玉郎先生同以漫畫起家,其作品《龍虎門》、《醉拳》等等無不是暢銷經典。那怕老闆早已退居幕後,看到一位黃毛小子功高蓋主,內心自然也不是味兒。後來劉定堅、狄克等人離玉郎機構而自組公司,更教老闆玻璃心碎,深怕馬榮成隨之離開後會進一步影響公司的業績,繼而用盡方法要求馬生續約。結果物極必反,兩次右手遇襲事件過後,本打算續約的馬榮成也感到去意已決。最後趁黃玉郎惹上官非,他也揮袖離開,創立了今天的天下出版社、成就《風雲》的誕生。

年輕出道、帶著熱情而專注付出,並不是七、八十年代馬榮成的專利,卻也是今天每一位初入職場的傳道寫照(應該係,除非唔係)。昔日被上主的呼召而感動上路,神學院畢業後盼望在教會當中回應上主。正是一份熱情的推動,年輕的傳道人往往不計較辛勞而盡心付出,為的並非建立個人聲望名氣,卻是履行昔日對上主的立志。

只是牧會五年,不少昔日的同道早已離開本身的工場,好些昔日的同行更是放下牧職還俗。細問之下,他們都慨嘆自己入世未深,以為事奉應該盡心竭力,卻未料到觸動「老闆」的神經。結果在多次驚濤駭浪之下,他們內心的火種宣告熄滅;最後背負著一種「捱不住」的惡名稍稍離開他們事奉的工場,也不帶走一點雲彩。

馬榮成在他的自傳表示,他昔日沒有離開玉郎集團的打算。作為行內最暢銷漫畫的作者,他當時三、四個月的收入已經足夠購入一所尋常的居住單位。只是當他發現老闆的忌才和擔憂等問題愈來愈大時,他也不得不放下眼前的一切而另闢新路。畢竟,若依然留在玉郎旗下,他也不能再畫出昔日的幹勁;港漫在當時的市場仍然很大,憑藉他對漫畫的熱誠和天賦,依然能夠實踐他的理想。

作為一位初出茅廬的牧壇新鮮人,事奉的熱誠必然會比任何信徒牧者來得熾熱。然而關於牧養,教人擔心的並不是你眼前將要面對的種種困難,卻是任何一種能夠撲滅你內心那份熾熱感的因素。這份熾熱感,就是上帝呼召你進入工場服事的印記。沒有這份印記,你的事奉不能稱為事奉,因為你並不是回應上帝昔日對你的呼召,你的日常工作只是為做而做,卻做不出幹勁。

上帝的國很大,只要熾熱感不熄,你依然可以事奉上帝、回應召命。

還是想說,《馬榮成風雲路》,值得每位初入工場的同道一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