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瑞明

沒有牧職的牧者

馬太福音十九章3-9節:主耶穌的聖經解釋與詮釋

作者:辛瑞明傳道

Richard Hays在他寫的Moral Vision of the New Testament指出我們作為聖經的讀者,需要思考怎麼可以從一個跟我們如此不同的聖經世界裡,找到倫理依據?如果新約中的教訓是這樣緊密地與第一世紀的社會及象徵體系結合在一起的話,那些教訓能否對我們或為我們(這些相隔了二千多年的人)說任何有意義的話呢?(How can we take our moral bearings from a world so different from ours? If the New Testament’s teachings are so integrally embedded in the social and symbolic world of first-century communities, can they speak at all to us or for us?)我們該如何跨越聖經文本與我們現今生活處境,在時間上和文化上的巨大差距?我們該如何適切地把新約的信息轉化成是針對我們處境而說的話?(How can we bridge this chasm [The temporal and cultural distance between ourselves and the text?]  How do we appropriate the New Testament’s message as a word addressed to us?) 這乃是詮釋的工作。

另一方面,十九世紀的聖公會主教V. John Henry Hopkins在他寫的A Scriptural, Ecclesiastical, and Historical View of Slavery指出新舊約聖經都有談論奴隸的經文,認為聖經不會教導信徒應如何去犯罪,所以奴隸制度不是罪。這逼使聖經讀者猶疑是否能把從聖經的倫理準則應用在現代社會的處境中。

馬太福音第十九章3-9節記載主耶穌回答法利賽人「試探」性提問,當中涉及解釋和詮釋舊約律法和應用聖經面對處境問題的準則。

一、法利賽人發問時的處境因素:

1. 法利賽人的由來和信念

法利賽人(Φαρισαιοσ;Pharisees)是以色列和猶大亡國、被擄、歸回後,第二聖殿時期 (前536年–70年)的一個政黨、社會運動和猶太人中間的思想流派。「法利賽」這個名詞源於希伯來語(prushim;字根:parush),意思是「分離」,指一些為保持純潔而與俗世保持距離的人,與撒都該人追求俗世的權力及物慾相對。法利賽人大約在猶太人被擄到巴比倫的時候就已出現,在主耶穌的時代成為猶大人中甚具影響力的宗教領袖群體;到第二聖殿被毀以後,法利賽教派重新建立為拉比猶太教── 並成為了日後傳統猶太教的典範、今日猶太教所有教派的根本。(節錄自維基百科)

法利賽人的根本的信念是要按神的律法行事,好叫神繼續保守他們猶太人得以立國和昌盛:-法利賽人在以色列亡國、被擄的時期開始出現,以斯拉被稱為第一個法利賽人。他們認為前人悖逆神而遭亡國之禍,因而感到創傷甚深。他們相信按神藉先知發出的應許,只要效忠於神,並且不再觸犯律法,神便不再降禍,反而會差派彌賽亞來復興以色列國。所以他們很緊張要對神虔誠,並且很細緻地要求不違反律法。(可是他們所重視的是自己國家民族的復興,而不是神應許建立永遠國度的拯救原意,就是以公義、仁愛的律法為聖約,建立祂聖潔的子民,更藉此吸引萬國萬民歸向祂,以致萬民得著天國永恆祝福;結果,愛神愛國的情操變成表面敬虔、自以為義和致力建立所屬群體在國民中的影響力。他們竭力領人入教以壯大王國,教導人細緻地遵守律法,卻使人越發遠離愛神愛人之路。他們更由渴慕敬虔和復興王國演變成假冒為善和拒絕天國的王──主耶穌基督,並且把祂殺死。)

2. 馬太福音中,法利賽人與主耶穌的關係

法利賽人跟主耶穌曾發生許多次對立,甚至衝突的情況:9:11  法利賽人看見,就對耶穌的門徒說:「你們的先生為甚麼和稅吏並罪人一同吃飯呢?」9:34  法利賽人卻說:「他是靠著鬼王趕鬼。」12:2  法利賽人看見,就對耶穌說:「看哪,你的門徒做安息日不可做的事了!」15:1那時,有法利賽人和文士從耶路撒冷來見耶穌,說:2「你的門徒為甚麼犯古人的遺傳呢?因為吃飯的時候,他們不洗手。」16:1  法利賽人和撒都該人來試探耶穌,請他從天上顯個神蹟給他們看。19:3 有 法利賽人來試探耶穌,說:「人無論甚麼緣故都可以休妻嗎?」太19章正是記載主耶穌向著耶路撒冷前進,迎向十字架的時候。馬太此時記載法利賽人向主耶穌的問難,是最後決戰階段的一場序幕戰,也標示出主耶穌跟法利賽人在對神律法和話語的解釋和詮釋上最重大的分歧。

3. 法利賽人的題問

法利賽人和撒都該人亦是以「休妻」的提問「試探」主耶穌,使祂落入像煞買和希列等人爭論的旋渦中。煞買的門徒認為除非男人發現妻子犯了姦淫罪,否則不可休妻。希列門徒的標準比較寬鬆,即使微不足道的理由也可以是休妻的藉口。法利賽人想問的問題實際上是:如果一個人想「合乎律法地」休妻,有甚麼確定的標準可供他遵從,以致他盡力滿足了這些標準就可以確保「安全」。那些發問的法利賽人認為只要能確定摩西(按申24:1-4)所說「見她有甚麼不合理的事」所包含的範圍便能「安全」地進行休妻的事,因為這是摩西按神的律法所容許的。

1

二、申命記廿四章記摩西定「休妻」律例時的處境和特殊情況:

1. 摩西定律例時的歷史背境:

摩西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本想進入迦南定居;但因出埃及的第一代以色列人不信神能實現祂的應許,以致整代人除約書亞和迦勒之外,無人能進入迦南。四十年以來,第二代以色列人成長起來,摩西亦以神與以色列人藉以立約的律法教導和管治人民。

四十年後,摩西把第二代以色列人帶到加低斯巴尼亞,就是進迦南地的門前,跟他們重述民族歷史,並強調神與祂的子民以律法立約的事件乃是民族的根本,更重申由律法演繹和應用於生活上的誡命、律例、典章,最後指出謹守遵行此律法的約是其民族生死存亡所依。

2. 從「休妻」的律例、典章內容,理解摩西(申24章)立例時的處境:

摩西所面對的以色列人(包括代出埃及以後成長的新一代)一向以來都不是一群唯命是從的順民;在申24章以前已經有休妻的做法,而且並不罕有,情況須立例管理。

利未記 22:13 …兒若是寡婦,或是被「休」的,沒有孩子,又歸回父家,與她青年一樣,就可以吃她父親的食物;只是…… (這裏「被休」意思包括:被趕出 11, 趕逐 5, 攆出去 5, 被休的 4, 驅逐 3, 湧出, 催逼;字義及字源追溯:to drive out from a possession, to expatriate or divorce)

民數記 30:9 寡婦或是被「休」的婦人所許的願,就是她約束自己的話,都要為定。

申命記 22:19 …作他的妻,終身不可「休」她。(這裏的「休」意思包括:打發 272, 差遣 141, 伸 49, 容 47, 送 41, 差 40, 使 38, 放 19;字義及字源追溯:to send away, for, or out)

22:29 …娶她為妻,終身不可「休」她。

24:1 …不喜悅她,就可以寫「休」書交在她手中,打發她離開夫家。

24:3 後夫若恨惡她,寫「休」書交在她手中,打發她離開夫家,或是娶她為妻的後夫死了……(這裏的「休」意思包括:休[切斷關係] 4;字義及字源追溯:離婚,切斷(3772*=切下)a cutting of the matrimonial bond, divorce (3772=to cut* off))

我們可以想像得到,摩西在帶領新一代以色列人在曠野飄流時,發現一些他看著成長和結合的夫妻出現離異的情況。一些妻子被丈夫拋棄,但又得不到父家的支持,以致生活無依,而且這樣的情況不斷增多。「起初」,摩西還是努力嘗試挽回這些夫妻的關係,但當大多數被拋棄的妻子落入不可挽回,甚至無以為生的困境時,摩西唯有勉為其難「許」以色列人休妻,設立寫「休書」與妻子「切斷」關係之例,以「釋放」妻子,讓她們回父家求助或另嫁別人,另找歸宿。但申24:1-4所記摩西設立律例的經過,已是後來更多複雜的情況出現了,以致摩西要立下附屬條例。

3. 從文法、句式理解摩西立例的內容:

申24:1-4,摩西在休妻的事上,一連用了六句分句,設定了一個複雜情況,然後提出了相應的處理辦法(見圖二)。一個女子結婚後被丈夫見棄,丈夫寫了休書給她,她後來嫁給了別人,但後來的丈夫也嫌棄她,也寫了休書給她,又或者那位丈夫是不幸死了;在這類特殊情況之下,她的前夫就不可趁她陷於極端的困境時,乘人之危再要求娶她,以避免性關係的混亂。摩西當時並非認可以色列人的休妻行為(申24:1-2 原文並無「可以」的意思,和合本修訂版的翻譯較能表達原文意思)。

2

三、主耶穌解釋和詮釋聖經的過程:

1. 主耶穌解讀所面對的問題,並針對問題的核心所在尋求答案。衪沒有回應怎樣可以「合法」地休妻的問題,而直接考慮人可否休妻的根本問題。衪確定此一方向之後,再沒有糾纏於律法師的爭辯,直接從創造的事件中尋找分辨是非的依據:「起初」神創造出男、女兩類人;男、女二人經結合成為一體。按這事實,主耶穌進而推論夫妻不再是兩個人,因在這情況下,二人被看成神所「配合」(將兩人縛在同一個軛之下)的一個整體,以致得到的結論是「人不可分開」。所以,如果人硬要作休妻的行動,便得承認那是有違神創造時的「原意」。

2. 因為以色列人「心硬」,拋棄妻子或夫妻離異的事情既已發生,為了珍惜、保護神所創造的生命,摩西「許」(在爭持之後,勉為其難地準許)他們以休書「釋放」妻子,使雙方能各自繼續生活下去。主耶穌只看寫休書之例為人悖逆神之後,為了使人在不完美的處境下能繼續生活下去而創造的「文化產品」,但作為神國的子民所追求的是神創造的原意,所以「神所配合的,人不可分開」才是適切的準則。

3. 主耶穌進一步警告,休妻的行動不可輕率為之,否則休妻和娶被休婦人的男方都可能陷於「犯姦淫」的罪中。

四、總結

主耶穌以兩個「起初」表明祂詮釋舊約律法的方法:

1. 主耶穌從「起初」神創造的角度分析問題,並按神創造的事件作神學反省以判別神創造時原初的設計和獨特的心意,進而堅持以神創造原意為判別行為是非的準則;而成全神創造的原意亦是神的子民人生所追求的最終目標。

2. 然後主耶穌再從人已犯罪「墮落」的角度,看「起初」神叫摩西訂立律例、典章時「拯救」和「挽回」的原意。訂立這些律例、典章故然是為了反映出神的公義與慈愛,但它們也有相當部份是為了訂定準則以規範神子民的行為(而並非認可那些行為),從而遏止人在開始悖逆神以後,罪性以至於罪行所造成的破壞和傷害,以免更悲慘的惡果出現。

3. 神子民在面對自身處境時,更不可以誤用這些律例、典章作為他們的盾牌,反使這些法則成為放縱罪惡,為禍人群的依據。

對於馬太福音十九章3-9節:主耶穌的聖經解釋與詮釋有1個回應

  1. 辛瑞明 辛瑞明 說:

    請讀者留下回應或指正,多作交流、求真。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