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丁路德金牧師與伯明翰八君子

余創豪 chonghoyu@gmail.com

前幾天是美國民權運動領袖馬丁路德金牧師逝世的五十週年,1968年4月4日馬丁路德金牧師在田納西州孟菲斯市的一間旅館中被行刺身亡。

最近已經有無數演講和文章討論馬丁路德金牧師對世界的貢獻,在這篇文章筆者將會討論民權運動的一段小插曲,那就是「伯明翰八君子」(Birmingham Eight),我相信許多讀者對這事件和這些人物都感到陌生,如果你在Google搜尋器中打入「Birmingham Eight」或者「Birmingham 8」,在首頁中你只會見到戲院廣告,在第二頁只有少數網站提及這事件,但主要人物仍然是馬丁路德金。

首先,我要簡述一下那個年代保守派基督徒對種族主義和民權運動的態度,基本上,許多保守派領袖都主張維持現狀,不要過於急進。1956年葛培理牧師開始倡導漸進主義,他說:「我相信上主正在幫助我們,如果最高法院可以慢慢地改變,而雙方的極端分子亦平靜下來,在未來十年內我們可以和平地進行社會調整。」有些領袖則變本加厲,例如1963年位於南卡羅來納州的羅拔瓊斯大學(Bob Jones University)宣告拒絕收錄黑人學生。

1963年馬丁路德金牧師在阿拉巴馬州伯明翰市發起了非暴力抗爭,在同一時間,有八位白種人的神職人員聚集在一起,反對公民抗命,這團體包括了聖公會牧師、天主教主教、猶太教拉比、美南浸信會和長老會的神職人員,他們合稱為「伯明翰八君子」,八君子認為個人道德比社會公義更加重要,文化的價值觀應該通過教會和信仰去改變,而不是通過政府的改革,他們擁護美國制度的基本原則,因而覺得不遵守法律和影響社會穩定是難以接受的,他們宣稱:「沒有法律就沒有自由!」

公平地說,八君子是反對種族隔離的,但他們也反對民權運動的「激進」行為,他們接受英國哲學家約翰洛克(John Locke)的平等理論:「除非每一個人的自由都受到保障,否則就沒有一個人的自由會受到保障。」換言之,若果白人的自由得不到保障,若果現存的秩序受到衝擊,那麼提倡黑人的自由就變得沒有意義。八君子的其中兩人認為,即使在種族隔離的城市中,人們仍然可以達到種族和諧與社會公義。

當馬丁路德金呼召追隨者進行公民抗命時,八君子指出:「我們的宗教和政治傳統並不會接受仇恨和暴力,我們已經指出:這些行動會挑起仇恨和暴力,即使在技術上來說,這些行動是和平的,但這並不能對解決當地問題做出什麼貢獻。」八君子提議,黑人領袖應該通過談判和對話去處理種族問題。馬丁路德金牧師回應:「在很長時間我們親愛的南方被困在悲劇下,那就是單方面的訓話,而不是雙方的對話……歷史事實是,已經擁有特權的群體很少會放棄自己的特權。」

八君子提倡以法治國,然而,當特權階級定出了不公義或者是具有爭議性的法律,然後宣稱這些法律具有無上權威,完全沒有挑戰和質疑的餘地,這種所謂法治精神與公義社會是背道而馳的。而所謂「漸進」,其實只是特權階級維持現狀的藉口,通常漸進主義者都沒有提出一個逐步達到最後目的的里程表。他們提倡非暴力、以和平理性的對話去處理問題,但到最後都正如馬丁路德金牧師所說,所謂對話無非是單方面的訓話!

馬丁路德金牧師名垂千古,但伯明翰八君子卻在歷史中湮沒,箇中道理十分清楚。

2018.4.7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