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琦

一位註冊藝術治療師(表達藝術)。港大表達藝術治療碩士、教院音樂教育碩士、港大文學士,主修中文中史。一舊蕃薯般的孤獨文青。總活在迷霧之中,怨氣太多,希望太少;與你和我一樣,在小小的香港同受壓抑、同唱悲歌、每天僅為生活掙扎求存。興趣在表達藝術治療、哲學、心理學、生活、音樂、藝術、政治、宗教等。

香港的苦難非關上帝、乃由人禍而生—我們還能感恩嗎?

天災難以預測、但人禍可避免—這也是為何香港市民會如此憤怒的原因。

由2019至2020,香港政府智障程度可謂每天刷新紀錄、令人大開眼界,逃犯條例與及後的反送中運動自不多言。資治通鑑所言「借古鑑今」、唔使耐,2003年就夠,但政府如今處理武漢肺炎手法,竟比當年還要慢、還要落後。對比其他國家防疫措施,香港身為國際都市,連北韓(甚至中國)也比不上、竟仍以「自填健康申報表」或「每天記者會」就想搞掂。更光陸怪離的是,面對一廢柴政權、竟還有人支持,甚至把食野味而弄出禍來的中國人Spin到「美國輸入生化武器」(相關資料),現實真的比故事情節還要暴走。

統統都是人禍—不是「天災」而是「人禍」—中國人因食野味惹禍(根本是「黑狗得食,白狗當災」)、錯過防疫黃金時期、香港政府的智障應對、廢柴政權…如果有前世的話、香港人到底是作了多少孽,才有這個悲哀的果?

千百年來,人類科技急速發展,但人的罪性、從頭到尾都沒改變過。在如斯人禍之下,我們還要感恩嗎?

早前母親跟我講了個故事。她身邊有位黃絲朋友是已上岸的銀髮族,因社會運動之故,近半年心情很差。眼看社會禮崩樂壞、道德淪衰,除遊行示威外,大部分時間也只能干著急。讓她深感不解的是:上帝啊,在香港茫茫苦難中,你在哪兒?然後,又到教會遁例年終感恩會。這實在諷剌:面對2019年的慘痛、2020伊始疫症陰霾—感恩?

這位朋友不明白。

我聽過後不禁苦笑。雖然苦難是千百萬年來各個宗教最難解的課題,但我理解的上帝是,他從來就不是會移走苦難的上帝、祂從來就不是「趨利避害」的神。而更重要的是,香港的苦難乃由人而生、非關上帝—是(一些)人的罪性,一步步讓(香港)人走向滅亡,而非上帝啊。

或許你會問:「上帝點解唔阻止呀!我地普通市民做錯咩呀?」

那我的回應是:「上帝點解要阻止呢?」這是人的自由意志,造成的結果—這不正正體現人自由意志之處嗎?

是人的「自由意志」造成的。至少這次的苦難確是如此。

在這時,我常想起這首詩歌—《全信靠上帝》。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8CJEZ41J-c

面對不可知疫症,人類才懂得卑微地知道我們無可靠依(難道依靠這個白癡政府嗎?)。我們沒有任何憑藉、甚至知識也是枉然。學習依靠、學牧師個個星期話齋,「憑信心領受從神而來的祝福(?)」。

其實不是「祝福」、而是「一切」—「憑信心領受從神而來的『一切』」。「一切」,包括的就是所有,好的壞的都有。然後「盡人事而聽天命」,與黑暗政權對抗、與未知疫症搏鬥,同時繼續全心依靠。

這、就是我的信—在未知的路途中,踏上信心步伐,「即或不然」,仍全心相信。

記於1月24日,武漢封城第二日。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