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 施諾

《令人噴飯的謝飯》and《死後可幹的事:瀕死經驗是甚麼一回事?》的作者

"你實實在在的告訴我、我年少的時候、自己束上帶子、隨意往來、但年老的時候、我要伸出手來、別人要把我束上、帶我到不願意去的地方。"

香港曾經是一個超級「逃犯」天堂

1949年,共軍打到深圳河,毛澤東、周恩來下令停止前進,不要解放香港,這並非怕了英國的軍事力量(共軍過長江時,英國戰艦已吃過他們的大虧),而是知道中國要富強,要靠的是西方的資金、技術和人才,而不是蘇聯的意識形態。香港是一個中西華洋雜處的城市,一個很好的對外窗口,要保留她的現狀,為建設新中國出力。

儘管當年有大量中共叛徒(包括前中共創始人之一的張國燾)、國民黨戰犯、大小反動資本家,外國特務、宗教人士等逃到香港,人數是數十萬計,香港成為了超級「逃犯」天堂,但是毛周兩人也沒有要求英國交人,以免引起恐慌,嚇跑資金和人才。

今天香港的一國兩制仍然對中共有利(資金的自由流動等因素,你懂的),而生活在香港的中共「逃犯」,人數肯定遠遠低於當年的數十萬,根本沒有必要性、急切性立《送中條例》,造成不必要的恐慌。即使習近平不是高瞻遠矚,也應該深明這個道理。

也許,也許林鄭首長估計習近平喜歡凡事控制,要盡快推行一國一制,苦苦思量怎樣立功之際,剛巧遇著香港人在台灣殺人事件,於是機不可失,無視國際形勢,把香港推去劣勢。

儘管今天中共搞經濟有聲有色,已不是當年的零分學生,但對付「逃犯」的手法和常年不遑多讓,《送中條例》絕不能被林鄭首長通過!香港人要警醒,免得陷入迷惑。

超級「大逃犯」張國燾是中共創辦人之一,對中共的殘忍手段十分了解,自己也曾經用殘忍手段殺了很多人。所以張國燾對香港仍然不放心,最後移民到加拿大多倫多。張國燾夫婦晚年在多倫多聽章力生夫婦傳福音,最後在1978年6月10日歸信耶穌。1979年12月3日張國燾在多倫多病逝,後葬於多倫多東部士嘉堡的Pine Hills Cemetery(松山墓園)。

 

張國燾和其夫人合葬的墓碑,是一個牧師為他們立。大家如果有機會去士嘉堡,可以順探望國燾同志,張總政委,這位曾經幾乎取代毛澤東的人。

張國燾和其夫人合葬的墓碑,是一個牧師為他們立。大家有機會去士嘉堡,可以順道探望這位曾經幾乎取代毛澤東,後來信了耶穌的國燾同志,張總政委。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