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保羅

啟田浸信會牧師,香港細胞小組教會網絡召集人。土生土長香港人,參與堂會牧養工作超過四分一世紀,喜歡打籃球、打橋牌和一個人看電影。

香港打工仔確實是被剝削和勞役

謝謝馬斯特撰文<我的工作真的有意義?>回應拙文<由堂會牧養到重返職場>

馬斯特提出的一個憂慮是合理的,就是不少教牧同工對商業世界、職場動態和一般打工仔所面對的惡劣處境的理解,會受到他們過去有限的職場經驗所局限,同時也會令一些教牧同工未能適切地回應信徒在職場方面的需要。我寫拙文的原因,只是盼望透過分享我過去兩年在護老院舍工作的一些感受,能讓更多教牧同工及教會領袖明白香港打工仔一族所面對的沉重和艱難。

馬斯特在其文章中指出,香港打工仔每天面對的實況,就是「要求高、工時長、人工低、福利薄、老闆苛刻」,我絕對同意這確是大部份香港人在工作上所面對的困局。

每當我想起以下幾個香港人的世界第一,便很難不為香港人感到心痛和難過。

  1. 早前有一個調查說香港人是全世界所有國家地區中平均智商最高的
  2. 我們是全世界所有國家地區中每週平均工作時數最長的,香港人每週工作平均超過五十小時
  3. 我們是全世界所有國家地區中供樓負擔最沉重的,平均要連續工作十九年和不作任何其他花費,才能供完居住的樓宇按揭貸款
  4. 香港的貧富懸殊指數在全世界中也是名列前茅的

總的來說,我們香港人是全世界最聰明、極高效率而且也是最勤力最辛勞的一班人,我們為香港過去幾十年的經濟發展作出了極大貢獻。但時至今日,一般香港人不單未能享受絲毫經濟成果,我們的工作壓力、工作時數竟比過去更沉重。更可悲的,是我們的年輕人竟然比上一代更難覓得一個安居之所,相反,居住在劏房的家庭數目卻在這幾年不斷颷升。

事實就是,我們活在一個極不公義、極不公平,官商勾結的社會制度中,而香港打工仔確實被剝削和勞役。我盼望更多香港教會的教牧同工和教會領袖能看到這個實況,也盼望更多人能為被剝削和勞役的一班打工仔發聲。

另一方面,我在拙文中,的確談到希望香港牧者和領袖們能更多思想,如何「幫助信徒能具體地看到他所做的那份工作的意義和價值,並得著肯定、認同和鼓勵」。我其實是盼望更多教牧同工能看到信徒在有關工作這課題上,十分需要信徒群體的裝備和加力(empower)。如果教牧同工們能透過講道信息或其他教導,讓信徒們能得著上帝話語的裝備,以至能更多看到他們的工作就是他們事奉上帝的地方,也更多明白如何藉著上帝話語的幫助,讓他們在工作中更有一種對抗逆境和壓力的能力,能在工作中活得更加釋放和更加喜樂,我相信這將是會眾的祝福。

史蒂文生(Paul Stevens)在他所著<解放平信徒>中,提出教會有「聚合的教會」和「分散的教會」兩種形態。當信徒群體每週聚集成為「聚合教會」的時候,重點應是裝備和建立信徒,以至他們能在週一至週六分散到社會不同角落(即成為「分散教會」)的時候,更能活出上帝給與每個信徒的召命,在社會中發揮鹽和光的作用。史蒂文生指出,今日聚合教會最弱的一環,就是裝備信徒重新進入世界。

事實上,在香港教會中,很多教牧同工和領袖們的事奉觀都非常狹窄,經常只想到在堂會中的正式崗位才是事奉,例如當崇拜主席、領敬拜、詩班員、部長、部員、導師、組長、招待、司事等,於是沒有做這些崗位便是沒有事奉上帝。教牧同工和教會領袖們還不斷推動會眾參與以上各式各樣的「事奉」,很多時令信徒本來已經沉重的生活擔子百上力斤。

然而,真正本於聖經教導和整全的事奉觀,應該就是所有信徒皆是祭司,人人都蒙上帝呼召,人人都是事奉者,並且我們事奉上帝的場景,主要是被基督差遣進到世界中,傳遞上帝的愛和恩典,而不單是每個主日在禮拜堂的四幅牆內唱詩聽道。

我的禱告是,求主施恩憐憫我們一班在沉重工作壓力中被奴役的香港人,讓我們所受的勞苦被主記念和安慰,也求主引導作為祂身體的教會,讓我們能在香港人那份沉重中,與他們同行,並帶給他們安慰、鼓勵、肯定和欣賞。我也求主興起更多人能為香港社會中的不公義不公平發聲,以上帝的心為心。

惟願公平如大水滾滾,使公義如江河滔滔!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