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福增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院長

香港基督教協進會2015 香港主日講章「你們要揀選生命」(申三十15 -20)

原刊於此網站,2015年6月15日

人生在世,常要作大大小小的抉擇。有些決定,在生命中可能盪不起一絲漣漪,但也有些決定,卻激起千重巨浪,改變人生的軌跡。毋庸置疑,今天的香港人,也是站在十字路口,面對著實存的選擇……

摩西在申命記第三十章經課裡,語重心長地告誡以色列民,要他們在兩條路──生或死、祝福或詛咒──中作選擇。那時,以色列民經過四十年的曠野飄流,現在來到摩押平原,將要進入迦南地。回想四十年前,摩西帶領以色列民離開埃及為奴之地,向耶和華應許的地方進發。由於以色列民沒有遵守誡命,受懲罰在曠野飄泊,長達四十年之久。許多第一代出埃及的以色列壯丁均已老邁而死,摩西因此在進迦南前夕,向新一代的以色列民訓勉,希望他們切切以上一代的失敗為教訓。同時,進入迦南,也標誌著民族揭開歷史嶄新的一頁,他們更要認定耶和華如何在歷史中保守他們,要堅守昔日與耶和華的約。

這時摩西知道自己也被耶和華懲罰,無法進入迦南。他已經是個一百二十歲的老頭兒,生命快要終結。不能進入迦南,是他一生最大及無法挽回的遺憾。但他卻希望避免另一個遺憾的發生,就是以色列民在進入迦南後,不要再重蹈覆轍。試問誰人像摩西那樣了解以色列民呢?四十年曠野生活,百姓充滿各種埋怨及叛逆……進入迦南地固然值得興奮,但他不無先見之明,對這群善變的民眾充滿憂心。所以,他說:「看,我今日將生死禍福擺在你面前。」想像一下摩西說這句話時的心境及語調,他希望以色列民不要忘記與耶和華間所立的約,「愛耶和華──你的上帝」,「遵行祂的道,謹守祂的誡命、律例、典章」,這樣就能夠享受耶和華所賜的福。相反,「倘若你的心偏離,不肯聽從,卻被引誘去敬拜別神,事奉它們」,「你們必定滅亡」。

摩西所言,對以色列民而言,可謂是老生常談,在曠野已重覆聽過多遍。他們當然知道,列祖與耶和華之間建立了約的關係。四十年前,就是這位耶和華藉摩西將他們的上一代從埃及地領出來。但對這段往事,曠野一代卻沒有認真及嚴肅看待,甚至繼續發怨言。因此,摩西跟他們回顧歷史,希望以色列民重視與耶和華的約,能夠回轉過來。對摩西而言,遵行耶和華的誡命「並不困難」,「不在天上」,「也不是在海的那邊」,「就在你口中,在你心裡,使你可以遵行」。但按摩西對以色列民的認識,他卻知道,即使是那麼容易的事,以色列民也不一定聽從。所以,他懷著逼切的心說:「我今日呼天喚地向你作見證:我已經將生與死,祝福與詛咒,擺在你面前。所以你要揀選生命,好使你和你的後裔都得存活。」

如果摩西陳述的是「生」與「死」的選擇,難道以色列民不懂嗎?試問怎會有人自尋死路?所以,問題不是想怎樣,而是要作甚麼,才能得著「生」。但摩西實在太了解以色列民了。他們在曠野中屢次犯罪及發怨言。儘管如此,耶和華仍保守以色列民,引領他們進入迦南;因此,摩西也沒有放棄以色列民。申命記記載多篇摩西的肺腑之言,既重申誡命,又多番叮嚀,特別向曠野一代重溫歷史。希望在離世前,將自己心底的話傾倒出來。

「我已經將生與死,祝福與詛咒,擺在你面前。所以你要揀選生命」。這裡,摩西其實要色列民作選擇,到底想要怎樣的生命──生?還是死?進入迦南後,你們仍不知悔改嗎?仍要活在罪中嗎?還是在新的歷史契機中,活出新的生命?摩西提醒眾人,離棄耶和華的沉淪及叛逆經歷,仍然歷歷在目。因此,以色列民要選擇:仍想繼續過這些生活嗎?正因為切身經歷過罪惡權勢的轄制,才更渴求得到釋放的新生命。想想那位滿有慈愛的耶和華,豈不是仍然是那位守約的上帝嗎?這位耶和華「就是你的生命」。若你們願意聽從及遵守祂的話,就可以從死亡及詛咒中得到拯救,讓自己得著生命。

表面上,生與死是很清楚的選擇,但實際上,原來我們並不知道,自以為選擇了「生」,貪圖短暫之利,卻是引領我們遠離生命。因為我們所選擇,所追求的,其實是定義了我們的人生。今天,甚麼是我們所選擇的生命?是物質與財富嗎?是權力與地位嗎?難道生命的價值,僅僅只為了滿足物質及追求財富?或虛浮的權力與社會地位嗎?那麼,甚麼才是「生命」?意思是,我們想要過怎樣的生活?這是關乎生與死,福與禍的選擇。摩西的回答是:上帝就是生命,當我們願意聽祂的話、遵守祂的誡命、行在祂的道上時,就會洞識生命的本相,明白生命的意義,要活一趟怎樣的人生?

摩西的訓勉,多次強調「今日」。「我今日將生死禍福擺在你面前」「我今日所吩咐你的」「我今日向你們申明」「我今日呼天喚地向你作見證」……無疑是帶出一種「當下」的逼切性,逼使以色列民去面對,不是明天,不是將來,而是「今日」。因此,「今日」其實也是向此時此地的我們的發問及挑戰。生命的揀選,並不是一次性的發問,而是一生不斷地回應及選擇的。特別是當我們每一次經歷死亡、經歷詛咒、經歷罪惡權勢的時候,也是每一次向我們提問:你願意這光景繼續下去嗎?我們想選擇改變麼?今日就是我們作選擇的時候,今日就是改變人生的時候。我們要作怎樣的揀選?

此時此地的香港,我們該如何揀選生命?我成長的年代,經歷了香港前途會談的爭論、前途未定,人心不穩的年代,也走過六四後信心陷於低谷的日子。轉眼間,香港回歸快將十八年。回歸以來,特別在近兩年間,許多人與我一樣,都感覺到這生於斯、長於斯的城市變得愈來愈陌生;港人引以為傲的核心價值、制度逐步被蠶蝕與扭曲。毋庸置疑,近年香港正處於前所未有的危機之中。面對社會各種矛盾及危機,面對許多不好的改變,這城市其實也正面對生命的選擇。79天的佔領運動,讓我們看見雨傘世代對香港社會的願景。而反對佔領者的取向,也反映對香港前路的另一種期望與選擇。當前政改的民意持續對立與分化,說明社會有著不同意見(包括基督徒之間),但在各種意見、對立與撕裂背後,其實是在問:到底我們想這個城市往那個方向走?我們想要過怎樣的生活?是默許社會不公義,還是為公義平等而奮鬥?是將所有不同意見和諧及滅聲,還是珍惜及尊重不同意見的表達?是盲目追求經濟增長,以此作為發展最大及唯一的標準,還是看重保育社區的價值?是以敵我矛盾來對待異己,還是尋求對不同政見者的尊重及包容?

「繁榮穩定」、「馬照跑,舞照跳」,是三十多年中英兩國所定義的香港社會,回歸以來的社會的深層次矛盾,已充份暴露這選擇的許多問題。《基本法》承諾的「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港人治港」也面對前所未有的考驗。在各種爭議與震盪背後,在在說明舊有的範式與價值的失效,今天,正是每一位香港人(當然包括香港的基督徒)一起參與未來,去選擇及定義香港要怎樣發展、香港人要如何生活下去的時候。在這個危機及紛亂的社會中,教會持守甚麼價值觀?對自我身份的建構及認知如何?教會又作出怎樣的選擇?「我今日呼天喚地向你作見證:我已經將生與死,祝福與詛咒,擺在你面前。所以你要揀選生命,好使你和你的後裔都得存活。」今天,香港的基督徒及教會,在這個充滿危機、矛盾及撕裂的社會中,到底對香港的未來,可以提出怎樣的遠象及願景?我們是為香港的新生而奮鬥,還是對其死亡默不作聲?這是關乎生與死,福與禍的選擇……

「生存,還是死亡,問題就在這裡。」(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莎士比亞.《哈姆萊特》(Hamlet)

(香港基督教協進會2015香港主日講章, 2015年7月5日)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