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琦

一位註冊藝術治療師(表達藝術)。港大表達藝術治療碩士、教院音樂教育碩士、港大文學士,主修中文中史。一舊蕃薯般的孤獨文青。總活在迷霧之中,怨氣太多,希望太少;與你和我一樣,在小小的香港同受壓抑、同唱悲歌、每天僅為生活掙扎求存。興趣在表達藝術治療、哲學、心理學、生活、音樂、藝術、政治、宗教等。

香港人,就讓我們互相,從眼淚與血泊中、攙扶起來吧

我從來不說我愛香港,但星期日晚的憤怒實在難以言喻—甚至講粗口都不足以形容我心中的憤恨、震怒與無力。

這兩個月,我像活在一個電影世界中—一個「要讓你發瘋、先把你逼瘋」的地土。我究竟說出過幾多活像電影裡才有的對白?「住起沙田既朋友,你無事呀嘛?」、「我地要有被捕的覺悟」、「落去,救得一個得一個」、催淚彈、橡膠子彈、在人潮如卿的地鐵站中真.恐怖襲擊、白衣人猛然拉起鐵閘衝入地鐵窮追猛打途人、再來個警黑合作情節—別忘記還有中上環的30多槍—癡線架?我嗡乜春呀???我做乜問一個住沙田的朋友安唔安全呀!!!!

在車站被打的你,你知道嗎?在電腦面前看Live的我們雖然安全,但也同時暴跳如雷,因為我們遠在天邊、什麼也不能做,只能眼白白、流著淚看著無x的人被打。那些木棍/鐵枝,沒有打在我身、卻狠狠地打在我心房中。政府的「無能」我一早已知,但它竟然可以「無能」到一個階段能夠「警黑合作無間」,我真的啞口無言。因為要「知己知彼」原故,我逼令自己跟蹤五毛專頁,就更精神分裂—在彼此的平行時空中,他們繼續造謠、以偏概全、繼續相信白衫人維護正義,大讚警察何君堯者比比皆是-仲講話,「立會衝擊果D叫違法達義,白衫人都是一樣!打得好!」

呀大佬,而家佢是「無差別攻擊」呀,即係代表如果你起現場、起個車廂,人地一樣打埋你一份架,你明唔明呀…

但我還能做什麼呢?我只能拖著身心俱疲的自己上班。午飯時看著新聞,把淚水混和為午飯配菜吞進肚中。

還可以做什麼呢?理性的計劃相信很多人在籌劃,但相信我們的心靈都很累了。所以近幾次,我都嘗試在遊行中,為大家送上歌聲作為鼓勵(OMG 呢件事真係好左膠…但我竟然在做)。下圖是6月中在九龍遊行唱歌時,一位朋友遞給我的便條與糖果-

20190722_132007

就算失望、不能絕望!加油,香港人!Stay With You!

 

6月中—啊,傍佛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

「打落牙齒和血吞、打斷手骨顛倒勇」,要爭取我們應有的民主自由,就是要含著一口血、拚著滿身傷痕、冒著坐十碌八碌的風險去爭取-就是現在的香港!!大家知道嗎?香港人真的超厲害,因為我們是和世界上最恐怖的勢力抗衡-這個勢力,是美國都要忌三分的中共啊。當除美國外,世上幾乎無任何一個國家敢和中共抗衡,香港人敢;即使我們要粉身碎骨,為著公義、為著這個地土,大家都轄出去了。

圖我是不懂畫的。唯有以文字,中和我們的憤怒與悲哀—讓我們同悲、讓我們繼續戰鬥下去,因為如我們已不懂得宣洩悲憤,再下一步會做的就只有一件事。所以,就讓我們同哭—我們會起來的;但在起來之前,讓我們先哭—流淚並不代表懦弱、並不代表害怕,而只是我們需要宣洩一下。

我就這樣用文字,抱擁著每一個在流淚的你。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