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介文

莫介文(Bryan Mok),於崇基學院神學院修畢神道學碩士,現為香港中文大學宗教研究博士候選人,主要研究公共神學與生態神學。除神學外,最喜歡飲食(尤其是酒、咖啡和茶)、旅遊和吹水。

風雨中抱緊自由

網絡圖片:http://www.empowermissions.org/wp-content/uploads/2014/12/500-years-of-Reformation.jpg

網絡圖片:http://www.empowermissions.org/wp-content/uploads/2014/12/500-years-of-Reformation.jpg

(本文乃筆者於2017年10月26日在崇基學院神學院之宗教改革五百周年主題晚會上講道的講章,講道經文為帖撒羅尼迦前書二章1–8節。原載於Medium。)

回到信仰根源,堅守福音精神

要在短短的講道中處理宗教改革的核心思想,是不可能的任務。一方面,宗教改革的前因後果盤根錯節,神學思想則博大精深,莫說一篇講道,即使一個學期的課程也不夠用;另一方面,宗教改革並非鐵板一塊,不同改革者各執己見,沒有馬丁路德說了算這回事。在此,我只嘗試問一條簡單的問題:宗教改革的精神如何鼓勵和挑戰我們這群神學生?宗教改革的體系雖然龐雜,但不同的改革運動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他們皆在危機中堅持行出自己所確信的信仰。為了讓大家記得今天的講道,我借用了《光輝歲月》的一句歌詞作為講題:「風雨中抱緊自由」。

其實,正如今天的主題「回到根源去」指出,宗教改革並不是要創造新的信仰,而是回歸福音的本源。「回到根源去」原本是人文主義的口號,指的是以研讀經典著作作為學術辯論的基礎,後來被部分宗教改革者借用。對於主流改革者來說,聖經便是基督信仰的經典,是神學惟一的柱石。而對路德來說,聖經的本源是上主的道,而上主的道的核心就是耶穌基督。因此,宗教改革其中一個要點就是忠於聖經,而忠於聖經便是忠於耶穌基督的福音。這一點是改革者在風雨之中仍然堅守的。這情況跟今日書信的經課、帖撒羅尼迦前書二章1–8節的內容有些相似的地方,當中二章2節的經文特別吸引我:「然而還是靠我們的上帝放開膽量,在大爭戰中把上帝的福音傳給你們。」

當日,保羅和他的同工先後在腓立比和帖撒羅尼迦因遭受強烈的反對而身陷囹圄,但仍然靠著上帝放開膽量將他們所確信的福音傳開。當我讀到這裡的時候,「放開膽量」這詞語特別吸引我的眼球。原來,「放開膽量」有三層的意思:一、言論自由;二、向真理敞開;三、真誠坦率。即是說,在面對大爭戰之時、在面對強烈反對之時、在面對風雨浪濤之時,保羅他們仍然不畏強權,靠著上帝自由、真誠地宣講他們所相信的真理。宗教改革就是秉承了這種「風雨中抱緊自由」的精神,面對權貴的反對仍然堅持回到信仰的根源。

抱緊宣講福音的自由

那麼,他們所抱緊的是怎樣的自由呢?第一,他們抱緊宣講福音的自由。保羅雖然遭受反對者強烈攻擊,但他仍然堅持將福音傳給帖撒尼迦的人。對保羅來說,福音就是宣告從死人中復活的耶穌基督是主,是「那位救我們脫離將來忿怒的」(帖前一10)。對路德來說,福音就是相信救恩是白白的恩典,是我們只能謙恭領受、不能憑一己之力獲得的禮物。多年以來,路德一直為自己能否得救而苦苦掙扎,總覺得自己不能滿足上帝的義,到一刻甚至感到完全絕望,直至他發現原來上帝的義不是我們要努力達至的標準,而是上帝無條件加諸我們身上的恩典。從這刻開始,路德便抱緊宣講這個福音的自由,希望其他人也能從無謂的掙扎中被上主釋放。因此,縱使面對被定為異端、被逐出教會的危險,他仍然堅守他的立場,竭力反對迷惑眾人的贖罪券和一切阻礙人接受救恩的教義。今天,在政治的壓迫、社會的壓迫、以至精神情緒的壓迫下,保羅和路德鼓勵我們抱緊宣講福音的自由。當然,我們沒有一個人擁有福音的詮釋權,但我們在這裡讀神學,除了學習批判精神外,也同時學習如何在種種壓迫中忠於自己所領受的福音,不因強權的威迫利誘放棄自己的信念。

抱緊正直不阿的自由

第二,我們要抱緊正直不阿的自由。保羅說自己的教導「不是出於錯誤,不是出於污穢,也不是用詭詐」,而是「照樣〔傳〕講,不是要討人喜歡,乃是要討那察驗我們心的上帝喜歡」,既「沒有用過諂媚的話」,也「沒有藏著貪心」(二3–5)。保羅宣講福音,不是為了討好任何人,也不是為了任何個人利益,而是忠於上主的託付。同樣,不論是路德還是慈運理,或是其他改革者,他們的改革不是出於私利,而是按著自己的領受革除不合符聖經的教義和教會體制。為了始終如一地推行改革,路德終身成為一個被剝奪政治和法律權利的罪犯,而慈運理更戰死沙場。當然,他們都不是完美的人,同樣有自己的軟弱和過犯,而我們更不需要無條件接受他們的神學思想。但是,他們竭力持守「回到根源」的信仰,在福音工作上正直不阿,不因勢利導,不朝秦暮楚。他日,當我們成為牧者或教會領袖時,林林總總的試探便會接踵而來。今天,我們驚歎有些德高望重的人為形勢、為利益卑躬屈膝,但我們有朝一日會否忘記初衷、成為他們呢?保羅和宗教改革者挑戰我們,要抱緊正直不阿的自由,莫忘真理的呼召。

抱緊風雨同路的自由

第三,我們要抱緊風雨同路的自由。在患難之中,保羅「心存溫柔」地與帖撒羅尼迦的信徒同行,「如同母親乳養自己的孩子」,甚至「連自己的性命也願意給〔他〕們」(二7–8),這是何等的牧者心腸。用較平等的說法,就是保羅在自身難保的情況下仍與帖撒尼迦信徒風雨同路,不會撇下他們。宗教改革經常被忽略的一環,就是改革的牧養向度。正如之前所言,路德除了關心「因信稱義」的教義外,更加關心信徒的心靈。慈運理亦然。我相信,慈運理的改革不是因為他喜歡吃香腸,而是他關心蘇黎世的信徒受不合理的教會規條轄制。他相信,大齋期守不守齋是信徒的自由,因為聖經根本沒有規定。他要改革教會的體制,去除不符合聖經的規條與儀式,很大程度是出於對信徒的關懷。這可反映在他與蘇黎世人共同進退,甚至為守衛蘇黎世而死上。因此,蘇黎世為慈運理立了一個雕像,紀念他為蘇黎世的付出。我們當中,有蒙召作傳道牧者的,除了堅守自己確信的信念外,更重要的是要牧養的對象風雨同路,在危急關頭仍然與他們同行。如果我們沒有在困難中與弟兄姊妹風雨同路,那之前談的宣講福音、正直不阿,便成為一紙空文。保羅和改革者提醒我們,要抱緊風雨同路的自由,不因風雨而離棄會眾。

結語

我在神學院讀了三年MDiv,然後今年第三次擔任宗教改革史的助教。然而,我也不敢說我很熟悉宗教改革。除了總是忘記書本的內容,更重要的是不知道自己是否能行出宗教改革的精神。其實,宗教改革最重要的不是抽象的神學觀念,而是要身體力行地不斷追尋真理,在危難和壓迫中抱緊宣講福音的自由、抱緊正直不阿的自由、抱緊風雨同路的自由。我們在座大部分人,都是宗教改革的後裔;作為宗教改革的後裔,最重要的當然不是與天主教徒分別開來,而是秉行回到信仰根源的精神,在風雨之中抱緊向真理敞開的自由。願上主賜福你們。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