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力恆

尋常中學教師,從「傳道」到「尋道」,從「授業」到「作業」,從「解惑」到「疑惑」,每一個挑戰都驅使我仰望上帝、推動我思考上帝、鞭策我學習上帝、引領我尋回上帝。所謂教學,其實只是我、學生和上帝的「緣」;所謂信仰,就是不斷認清我們只是「乞丐」,謹止此矣。

風中的水禮、圈禁的上帝

話說有教會原定9月16日在海邊施水禮,面對超級風暴「山竹」來襲,這教會出了一帖(如圖),大致是呼籲教眾祈禱風暴消散,還他們水禮。網上多有評論,這促使筆者思考堂會這種行動,如何反映了他們的信仰?

有人認為他們自私,也有人認為他們祈求風暴消散,利己利人,並無不可。小弟以為以上這種說法是混淆了「道德上正確」和「信仰上正確」(雖然很多肢體以為前者就是後者),他們的「祈求」在道德上是沒錯的,然而在信仰上卻是大錯特錯。

當我們認信「我信獨一上帝,全能的聖父,創造天地、並一切有形無形萬物的主」時,其實等同承認上帝的權能遍及堂會內外,上帝的權能在堂會內沒有升高(因為已經最高),衪的權能在堂會外也沒有降低(因為也是最高),因此,風暴和這次水禮都是上帝全權管理,沒有哪個較聖潔,也沒有哪個較邪惡。

香港堂會其中一個問題,就是將上帝圈禁在堂會活動之中,上帝的事就只能在堂會內發生,堂會外的事都攙雜了其他權力的介入(甚至是敵擋上帝),由此,星期六參加團契比上班更順服上帝,參加教會詩班比坊間合唱團更能服侍上帝,主日後街頭佈道比與家人聚餐蒙祝福,教會的水禮才是上帝的命定,而風暴不是。

上帝當然不能被堂會圈禁,而堂會壟斷上帝之名,其實是圈禁信徒的一種手段,當堂會宣稱「上帝在這裡」,參與堂會活動就成為惟一的敬虔,信仰就只能透過堂會發生,堂會外的好行為 (就是所謂的「見證」)也只是堂會活動的延伸、吸納人進入堂會系統的工具,說穿了,就是堂會膨脹的權力操作。

對於那堂會而言,風暴之所以是邪惡,並非因為它肆虐鄰舍、塗炭生靈,而是因為阻礙了堂會活動 — 就是這次水禮 (攪清楚,風暴阻礙的不是所有水禮,只是這次水禮),堂會活動之所以神聖,因為「上帝在這裡」,也只在「這裡」,當然,如果要加強說服力,堂會領袖不妨附會一些禱告,例如「上帝告訴我這次水禮要見證祂的作為」,便可以提升其神聖程度。然而,這是教會所當作的嗎?親愛的主內兄姊,我們當思考以下經文:

「他們快快偏離了我所吩咐的道,為自己鑄了一隻牛犢,向它下拜獻祭說:『以色列啊,這就是領你出埃及地的神!』(出32:8)」

願上主的水禮提醒我們:基督所背負的,是全世界的苦痛。阿門。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