顛覆老的想像

原刊於CGST Magazine,2019年3月12日

「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

李商隱這名句,道出了多少長輩的心境:奮鬥的日子已過去,老年(籠統理解為社會廣泛接受的退休年齡)要輕鬆過活,卻也不過是等待離世日子來到!固然,老年生活的經驗,長者之間可以有極大落差:有的優游自在,有的仍要帶著衰敗的身體,日日胼手胝足,才夠糊口。無論我們是否喜歡自己的暮年生活,絕大部分的人都不想自己英年早逝,總期盼有過渡暮年的機會。然而,我們應如何從信仰角度,了解暮年的生活?

人生不同季節──從創造的角度看老化

「凡事都有定期,天下萬務都有定時。生有時,死有時;栽種有時,拔出所栽種的也有時。」(傳三1~2)聖經告訴我們,生命的旋律為神所設計,人生有不同季節,各有優劣。人們不用留戀昔日的光輝,或憂懼明天的改變,而是珍惜今天的美麗。

古代社會中,長者往往被視為人生智慧的寶庫,備受尊重。在新約裡,「長老」一詞,原文亦可解作「年長的人」,該當受到尊敬(提前五 1~2)。

然而,現代文化卻崇尚年輕力壯,常把年老看為衰敗、光輝不再的次等生命。

且看流行電影的主角,往往不是俊男美女就是猛男型女;連政府也宣傳香港為「動感之都」,仿佛愈多活動,愈是美好。現代文化的「理想人版」,就是「反應迅速、雄心勃勃、性能量旺盛,並努力建立自己的身分,而這身分不受制於原生及現有家庭或其他人際關係1。」就在此種思維下,朝向暮年的人或會出現兩種各走極端的反應:第一種是認為自己再沒有甚麼社會價值,退休了,工作能力也沒有了。縱然關心下一代,但心底卻害怕成為他們的負擔,加上覺得自己老態龍鐘,倒不如深居簡出或只跟少數年紀相若的人交往好了;另一種則竭力渴望保持年輕形象,四處搜羅抗衰老化妝品或整容技術,穿著時髦或積極運動,目的就是要證明給自己或別人看,自己一點也不老2。誠然,老年人減少社交又或盡力保持體魄強健,不一定是壞事,但若然這是出於拒絕接受自己老化或是為此感到絕望,那我們就得反問:老化是否一件邪惡的事?

聖經強調人生的季節,正要表明沒有任何一個人生階段可以代表理想的人生。小孩子有他們的童真活潑,不用強求事事順服;年青人有他們的衝動幹勁,不用要求他們變成深思熟慮的中年人;同樣,老年人也有他們特有的機遇和優勢,不必嫉妒年輕人的精力。今天,嬰兒潮一代年華漸老,他們當中,好些人具備豐富學識與人生經驗,他們不用歎息老年的來臨,倒要思想:踏入這人生階段的召命是甚麼3

老一輩究竟有甚麼優勢呢?尤其是一些受過大專教育的準長者及長者,儘管他們的健康狀況各有差異,但都擁有豐富的人生和工作經驗,不少人更是財政獨立,不用再憂慮前途問題,可以好好運用本身的經驗,大膽地為福音作見證。比如作律師的,可以按聖經真理,倡議一些「政治不正確」的議題,或是為弱小群體提供義務法律服務;又如會計師,可以為建立更開明的制度努力,甚至參與公眾教育等。不少專業人士都可以利用自身經驗,培育下一代。如我的中學同學已是半退休,他們動用自己的人脈關係為慈善機構籌款,又組織舊生福音團契等。就算自覺沒有特別知識技能的長輩,也可在醫院或其他慈善機構做義工。若說年輕人工作是為了建家立業,那麼對長者而言,兩者皆已成過去,正是時候純粹為工作的意義而工作。

體現人的本質──從人觀看老化

上文提到,獨立能力是現代社會的強人象徵,而老人家需要依賴人的地方,通常只會愈來愈多,一方面增加家人的擔子,另一方面老人家自己往往亦因此感到形象低落。然而,獨立自主是人性的最佳理想嗎?若是這樣,一個人住在荒島,難道就是強人的代表﹖4神造亞當後,祂說:「那人獨居不好。」(創二18)神造人時,本來就要人互相依賴,才會彰顯人性的美麗,人的本質就是「共人性」5

如果人的本質是共人性,則老年一如孩童時代,正是體現人的本質的黃金時段。對健康的長者來說,這是一個重建關係的時段。

他們終於有時間可以尋回多年不見的親戚朋友,相約共聚;也可以有更多時間關心鼓勵家人。年老的父母不應作孩子的僕人,但亦不用作他們的導師,而是可以成為一個同情的朋友,因為即使是長大成人的孩子,許多時候仍需要得到父母的聆聽和鼓勵。

當人步入晚期,大概是 80 歲或以後,身體心智的衰殘日漸明顯。無論年輕時如何叱咤風雲,此際亦踏入了有心無力的階段,許多人視這階段為無奈等死的日子。單從個人層面看,昔日的能力逐樣消失,確實難以看為美事。但從共人性的觀點看,老年正展示出人們互相幫助、彼此珍惜的美麗圖畫。我爸爸當年是中文大學的化學系講師,離世前半年,患上認知障礙症和末期癌症,大小便也要人幫忙。然而,我卻看到另一景致:老人院的同工對他關懷備至,細心照顧;也許他聽不懂,但仍當他如朋友般,跟他閑談,這份愛心豈不是一幅美麗的圖畫嗎?爸爸雖然失去了許多記憶,卻到至死一天,還認得他的兒子。每次看到我或太太到老人院探望,他都欣然快樂。他根本不需要作些甚麼,他的喜悅本身已給兒子送上一份鼓勵。當他還是頭腦精明時,脾氣暴躁,和孫兒的關係疏離。可當他頭腦模糊時,孫兒向他問安唱歌,關係反而更好。事實上,能夠陪他走完人生最後這段路,是上主給我的一份福氣。假如我活到年老無能的時候,求神也給我感恩的心,迎接周圍的人給我的照顧與關懷,同樣能夠展示出一幅樂施樂受的美麗圖畫。

呈現救主榮耀──從基督論看老年

「祂無佳形美容使我們注視祂,也無美貌使我們仰慕祂。祂被藐視,被人厭棄;多受痛苦,常經憂患。」(賽五十三2~3)這段經文是形容我們的救主,卻也仿佛在形容一位百病叢生的老人家。世人認為才高八斗、位高權重,才是理想人生,但我們的救主耶穌卻選擇謙卑受苦,過著受人譏笑的生活,就在軟弱中,顯出上主的榮耀。

現代文化高舉年輕健美的身體,年老多病的身軀會被視為醜陋或不體面,老人往往內化了這種價值觀而自我形象低落。但如剛才所指,人生來到這階段,也許反而最能夠呈現救主耶穌獨特的榮耀。我們更可以進一步問:甚麼才是屬靈人的純潔表現?不是偉大的事工成果,因那可以是天時地利的結果;也不是趕鬼治病,因那可以是出於虛榮的心。

最純潔的屬靈生命,在於置身於痛苦憂患、被世人忽視之中,仍以信心、愛心和盼望,迎接每一天。

因此,年長的日落道路不是一條無聊等待的不歸路,而是一條天天仿效基督、迎向天國的靈命之旅。這條路確是不易走,但神的兒女要是能夠在路上緊握耶穌的手,將帶給身邊人無比的鼓勵!我的父親離世前半年,甚麼科學知識都已忘掉得一乾二淨,卻至死仍確認自己是神的兒女,並以期待之心,迎向死亡,使我這位神學老師深深驚歎上主工作的奇妙!

老年並不可怕,只有當我們拒絕神的主權和同行,老年才會威脅我們。祈願有天,我們要走上這條路時,能更深體會到「一切在耶穌,惟祂是我一切6。」


雷競業
天恩諾佑教席副教授(神學科)

書蟲一名,年輕時醉心於經濟學,詫異簡單的理論架構竟能洞悉世界變幻。後來體會到人心的轉變比統計數字的起伏更加奇妙和振奮人心,投身福音工作,先後在紐約和香港參與牧會。然繼續不自量力的要去探求人心變幻的來龍去脈,遂馳騁於古往今來的思潮文化之中,以神學佬自鳴。有一妻三女幫助他貼地而行。


  1. James Lapsley, Renewal in Late Life through Pastoral Counseling (Mahwah, NJ: Paulist Press, 1992), p.15.
  2. 更極端者,有一位 69 歲的荷蘭人要求法庭,把他出世紙上的出生日期改後二十年,以反映他自覺的真正年齡。參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nation/2018/11/08/year-oldman-asks-be-declared-claiming-age-is-fluid-gender/?utm_term=.0fda683ac3a,2019年1月21日參閱。
  3. 參 R. Paul Stevens, Aging Matters: Finding Your Calling for the Rest of Your Life (Grand Rapids: Eerdmans Publishing, 2016),Stevens 提供了很多關於長者的召命例子。
  4. 如電影 Cast Away(2000)中的男主角(Tom Hanks 主演)。
  5. 關於「共人性」的神學意義和應用,參 Ray Anderson, On Being Human: Essays in Theological Anthropology (Pasadena, CA: Fuller Theological Seminary, 1982)。
  6. 出自A. B. Simpson 的名曲〈今要主自己〉。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