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天佑

循道衞理聯合教會退休牧師

願榮光臨在崇拜者中

2020/2/9 顯現後第五主日

(以賽亞書五十八章1~12節)

由於武漢肺炎,大家都怕傳染,少出街,避免接觸太多人,所以有些教會也取消了崇拜,改用網絡型式傳播,鼓勵信徒在家中敬拜。

我是一個受古老傳統訓練出來的傳道人。在我年青出來作傳道人的時候,上一代的牧者便告訴我,主日崇拜不能隨便停,就算是10號風暴,主日崇拜仍要舉行。所以直到現在,40多年牧會工作中,也從沒有一次停止主日崇拜。

當然時代改變,作傳道人的生活模式都改變了。例如過去傳道人生活都較刻苦,當然今天不是說傳道人生活富裕,但總比過去的情況好些。過去傳道人多住在教堂之內,連看堂都做埋,所以就算是10號風暴,有沒有人回來崇拜,也可以在教堂內舉行崇拜。事實上,昔日教友也多數住在教堂附近,也可以回來崇拜。但今天傳道人多不住在教堂之內,教友也來自不同地區,10號風暴,要他們回來主持或參與崇拜,並不容易。加上網絡的發展,在有需要時,停止了教堂內的崇拜,大家在各人家中透過傳播,參與崇拜,也無不可。不過,這應該是在特殊情況之下才採用。因為崇拜,不只是個人向上帝的敬拜,崇拜中還有人與人之間的接觸,弟兄姊妹的相交團契,而最後,我們要帶着這種與上帝和好,與人和睦的關係,被差遣到社區之中,與社區內其他人,分享這份和睦。這才是崇拜。在家中崇拜,就少了「人」的元素。所以過去40年,我非常珍惜每主日的崇拜。也盼望今天,我們透過網絡去崇拜,大家也一樣珍惜。

今主的舊約經課,選自以賽亞書五十八章1~12節,這也是一篇論及崇拜的經文,我們可以在當中重溫一下,也可以再反思崇拜的真正意義。

「我們禁食,你為何不看呢?」

經文一開始,我們便看到上帝透過先知向百姓宣告他們的罪惡過犯。聖經用了多個不同的字眼來描述這個宣告的緊急性和嚴重性。「你要大聲喊叫,不要停止」,「要揚聲,好像吹角」。「吹角」,通常都是在緊急情況下才會使用,例如戰爭,有敵人來攻擊,要奮勇去迎戰。上帝要向百姓去宣告他們的「過犯」。這個名詞有「叛逆」之意,表示以色列民犯了背叛上帝的罪。可見這宣告是何等緊急!假若有一天,上帝向我們這樣宣告時,我們會怎樣呢?

究竟以色列民是否真的背叛了上帝?上帝繼續指出:「他們天天尋求我,樂意明白我的道,好像行義的國家,未離棄它的上帝的典章;他們向我求問公義的判詞,喜悅親近上帝。」(第2節)在第3節,上帝又引述以色列民心中所想的話:「我們禁食,你為何不看呢?我們刻苦己心,你為何不理會呢?」

假若以色列民真的如此崇拜上帝,為甚麼仍指他們犯了背叛之罪?我相信如果我們像以色列民那樣崇拜上帝,我們也會這樣問。

很久前,我看過一本有關崇拜的書,內容談及崇拜是給上帝觀看的一場戲。這本書的內容是要糾正不少人對崇拜錯誤的看法,以為崇拜的主領人,包括牧師傳道和詩班等,都是這場戲的表現者,大家都只是來看這場戲,看看我們有沒有因表現者所演出的而受感動,或是可以享受了一場好的演出。書中的內容,就是談及崇拜者,我們大家都是演出者,觀看的是上帝。在這裏,以色列民對崇拜的認識,或許比我們有更清楚的了解,不是我們在觀看這場戲,而是上帝。所以他們心中便想:「我們崇拜,你沒有看到嗎?」「我們禁食,你為何不看呢?我們刻苦己心,你為何不理會呢?」

真的,崇拜中,我們不是觀眾,而是上帝,我們是演出者。但真正能感動觀眾的,不是佈景,不是演出者穿着華麗的衣服,不是經過訓練的演出,而是演出者,有沒有heart,有沒有內心的感情,和自己有沒有先被感動。

教會中的崇拜,可以做得很好,包括場地,牧者,詩班,甚至是會眾,但上帝所看的,不是這些,而是內心。我們帶着甚麼心情來崇拜?帶着甚麼精神來崇拜?假若我們真的帶着個「心」來崇拜,遲到早退的現象,將不會在教會崇拜中出現!假若我們在還沒有參與崇拜前,已好好看過崇拜的經課,再聆聽牧者的講解,我相信我們聽道的心就不會那麼膚淺!假若我們在未參與崇拜前,已好好思想過,我怎樣奉獻,將奉獻的金錢早安排好時,就不會在收集奉獻時臨急臨忙在錢包中去找錢了!究竟我們帶了多少「心」來崇拜?

崇拜與生活

除了有沒有準備心來崇拜,崇拜與生活其實也是息息相關的。經文繼續記載上帝對以色列民崇拜的指控。

「看哪,你們禁食的時候仍追求私利,剝削為你們做工的人。看哪,你們禁食,郤起紛爭興訟,以兇惡的拳頭打人。」(第3~4節)

在這裏,我們看見上帝將富有的和沒有的人,都包括在當中。富有的人,憑着自己的權力,剝削貧窮的。沒有錢和權力的人,也好不了甚麼,以拳頭去傷害別人。

其實這裏所指的,正是我們在主日參與崇拜,但平日的生活就與崇拜完全無關。營商的人,在崇拜後,可以去剝削別人;在與人相處方面,只懂追求自己的利益,只看見別人眼中的刺,看不見自己眼中的梁木;在家庭生活中,可以經常爭吵紛爭⋯⋯。我們特區的高官,尊貴的議員,雖然口稱「天堂有位留給她」,「行公義,好憐憫」常掛口邊,做反對派議員是「為主背十架」,但他們所行的,是為自己的政治利益,抑或香港市民的謀幸福呢?

主日的崇拜與生活完全是兩回事,真的,正如上帝所說:「你們今日這種禁食無法使你們的聲音聽聞於高處。這是我所要的禁食⋯⋯?」(第4~5節)

心靈和誠實的崇拜

在第6~7節,上帝指出他所要的崇拜是怎樣的崇拜。

或許大家會留意到,經文是講及有關「禁食」,而不是崇拜。不錯,但對於以色列人來說,崇拜與禁食是相關的,就好像一個銀幣的兩面那樣。當他們預備去聖殿或是會堂敬拜上帝時,必會禁食。就好像安息日那樣,他們禁止自己做某些事。其實崇拜,不只是敬拜上帝,也是一種對自己某些行為的自限和禁制,不單是飲飲食食的限制,更是對物慾和貪婪的事的追求,又或是一些個人的生活習慣和性情的收斂。可以說,是整個人的自限和約束。

一個人能自限,是一種自由。人常常被一些不能自限的事所約束,得不着自由。能自限,才是自由。

但是除了個人的自由外,更想念到其他人也要得着自由,特別是很多時候,別人的不自由,可能是我們加添在別人身上。例如們的貪婪,沒有鬆開我們「兇惡的繩,解開軛上的索」,便成為別人得不着自由的欺壓(第6節)。

不單是因我們對人的欺壓,我們要釋放,就算是我們沒有傷害欺壓的,我們也要關心他們,使他們得着自由。在第7節,上帝便這樣說:「豈不是要你把食物分給飢餓的人,將流浪的窮人接到家中,見赤身的給他衣服遮體,而不隱藏自己避開你的骨肉嗎?」

上帝在這裏所說的話,令我想聖經中有兩個人物的事。一些稅吏撒該,當他遇上耶穌時,他不單止將勒索人的還他四倍,他還將所有的一半給窮人(路十九1~10)。另外就是施洗約翰對來接受洗禮悔改的人所說的話:「有兩件衣裳的,就分給那沒有的;有食物的,也該這樣做。」(路三11)

來到上帝面前的敬拜,不單是對自己的自限,更將自己有的與人分享。崇拜,沒有帶來對自己生命的改變,對己有約束,對別人有愛,這不是崇拜,身在崇拜場合中,但心郤沒有崇拜。當你參與崇拜時,你有沒有這樣的預備?

特別在今天發生疫情的日子,當然我們大家都很擔心,我們的特區政府也實在回應得很差,但我們有沒有在些日子中,除了為自己作出好好的防疫安排外,有沒有顧念到一些因疫情受影響的貧苦人士呢?我們搶購口罩,有沒有想,足夠便可,更可以分給沒有的,而不是自顧自己呢?

榮光臨到崇拜者中

過去幾個月,因反修例風暴,一首「願榮光歸香港」成為了金曲。

在這裏,上帝對以心靈和誠實敬拜的人有這樣寶貴的應許。第8~11節這樣說:「這樣,必有光如晨光破曉照耀你,你也要快快得到醫治;你的公義在你前面行,耶和華的榮光必作你的後盾。那時你求告,耶和華必應允;你呼求,他必說:『我在這裏。』你若從你中間除掉重軛和指摘人的指碩,並發惡這的事,向飢餓的人施憐憫,使困苦的人得滿足;你在黑暗中就必得着光明,你的幽暗必變如正午。耶和華必時常引導你,在乾旱之地使你心滿意足,又使你骨頭強壯。你必如有水澆灌的園子,又像水流不絕的泉源。」

這是何等寶貴的應許,我們是否願意經歷這種滿足和喜樂?經文不單指我們崇拜的人可以有這美好的經歷,最後一句更指出,我們所享受的福樂,也可以成為別人的祝福。「你必如有水澆灌的園子,又像水流不絕的泉源。」一個有水澆灌的園子,花草可在當中生長;有不絕的泉源,也帶給人生命的水源。我們是否願意自己得着這種滿足和喜樂,又樂意與份享這滿足和喜樂?

最後,我想引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殉道的神學家潘霍華所講的一句說話作結束。在《團契生活》這本書中,他這樣說:「信徒之得以和其他信徒一起過活,並不是甚麼理所當然的事。⋯⋯信徒得以一起生活在有形的團契中,乃只是出於恩典。」我想將這句說話應用在崇拜中。「信徒之得以和其他信徒一起敬拜上帝,並不是甚麼理所當然的事。⋯⋯信徒得以在有形的崇拜中,乃只是出於恩典。」

真的,因風災,因疫情,可能還有很多可能性,例如天災,人禍,戰爭等等,甚至是政權的打壓,能在一起崇拜,不是理所當然的事,而是恩典。今天我們還可以透過網絡在不同地區中,一起崇拜,這是恩典。當疫情過後,我們又可以回到教堂中一同敬拜,這更是恩典。我們不要輕忽這恩典。這不是理所當然有的。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