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Koo

小傳道一名,接受上帝的呼召,祈求能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
盼望藉寫作來讓自己更謹慎思考,反省信仰;也盼望藉分享所寫的,來讓信仰群體共同思考,好讓我們能更認識所信的上帝。

順從誰,就作誰的奴僕 — 從求籤到被控

原刊於PETER KOO'S BLOG,2017年11月23日

昨天和同工分享,談到最近一單新聞,一位前基督徒高官因涉及貪污而被控。因著這單新聞,這基督徒為官時的另一些往事也同時被「喚醒」,成為熱話,其中一件最「熱」的,相信就是這官在位時,按過往「習俗」入廟求籤;而這些過往新聞片段也在傳媒中再次被播出,看見這基督徒高官如何為所求到的籤作出詮釋,作出辯解。

同工們提出了好一些討論,當中包括問到「得救」的問題,也包括「一次得救」是否就會「永遠得救」等;也有同工關注到「職場倫理」的問題:是否身處其位就身不由己,因著「職份」而要與信仰作出妥協?若因不得已而作出妥協,是否又會失去救恩?

有位同工分享了一位基督徒藝人的見證分享:有一位後來當紅的基督徒女藝人,在早年還未很紅的時候,就曾因著「開戲」而面對一次極大的信仰考驗。按習俗,新片開拍前,大多有拜神切燒豬等儀式。而這女藝人(相信當時信主不久)因著信仰的原故,曾嘗試婉拒參與這些有違信仰的事。然而,當時在場的人仕就向她作出挑戰,質問她若這戲的拍攝因著她沒有參與拜神而出現什麼意外不順等,她是否可以承擔責任!最後,這女藝人也作出妥協,非常不情願的參與了那次拜神儀式。但她分享到,那時她十分爭扎,過後也十分懊悔,之後還決定永不再參與這些儀式,情願犠牲工作的機會。

我們就為這兩件事作出對比:同樣是「偶像」的問題(求籤是車公,開戲拜神是「土地」吧),兩位基督徒所作的,其後果是否有什麼分別?他們是否也會因著「偶像」的問題,在職場上作出妥協,就因此被神責備,甚至失去救恩?

我們看不見人的內心,只能看見事情的表相,和事情的結局,所以能作出的討論,也不一定是真確。但從這對比中,我們看見高官所作的,似乎並沒有什麼爭扎;而藝人所作的,從她的分享中,就見到她所作的,並非她所願的。而從事情的後果來看,高官在不再為官後,所作的事走向被控告;而藝人後來所行的,是多為主作見證的路。

是否得救,是否真基督徒,不是我們能指指點點,更不應是我們所審判的。但單從我們所能看見的事,就叫我想到最近因著主日學而讀到羅馬書的經文:

豈不曉得你們獻上自己作奴僕,順從誰,就作誰的奴僕嗎?

(羅六16上)

羅馬書中保羅道出了世界的景況:世界是在兩個權勢中:義的權勢和罪的權勢。而上帝在主再來前,是容許這兩個權勢的存在。活在其中的人,只能「歸順」於其中一個權勢。稱為「基督徒」者,其實也可以選擇「歸順」哪個權勢。但作出的選擇,就會直接導向所選擇的後果:

或作「罪」的奴僕,結果是死;或作「順從」的奴僕,結果是義。

(羅六16下 新漢語)

這是個人內心實際所作出的選擇,外人不一定看到,而且也和「行為」沒有直接關係(雖然雅各書並不這樣說)。所以,單從外表來說,官在作出信仰妥協而求籤時,似乎沒有什麼爭扎,而且還可以說出很多說話,似乎他是保羅口中作「罪」的奴僕;而藝人同樣的妥協,心中充滿爭扎,所以她相信並非在罪的權勢下,而只是在義的權勢下,因肉體的軟弱而行出懊悔的事來:她仍是「順從」的奴僕。

或許,這就是保羅在羅馬書七章中道出的一個實況:

18 我知道,住在我裏面的,就是在我這肉體裏面,沒有良善;因為我雖有行善的決心,卻行不出善來。 19 我所願意行的善,我沒有行;我所不願意作的惡,我反而去作。 20 若我所做的是自己所不願意的,這事就不再是我做的,而是住在我裏面的罪做的。

21 因此,我發現了一個定律:我願意行善的時候,總有惡在我裏面,*22 因為,按照我內心的想法,我喜愛神的律; 23 但我發覺自己的肢體中另有一個律,跟我內心的律交戰,把我擄去,使我屈從於那在我肢體中的罪的律。 24 我這個人真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必死的身體呢? 25 感謝神,藉着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就能夠了!

(羅馬書七18~25上 新漢語)

保羅絕不是為人所做不為神喜悅的事,作出「開脫」,而是道出一個實況,並且勸戒信徒,要持守「在基督裏」,總要選擇服在義中,並常常提醒自己,總有「裏面的罪」要靠神去對付。

若我們能作「順從」的奴僕,雖然還是會犯錯,甚至在世界的挑戰中失腳,但我們總在上帝的保守中,結局總會是「義」;但當我們選擇作「罪」的奴僕,雖然我們口稱耶穌為主,但卻只會沉在罪中,永遠被罪擄去,結局總會是「死」——有眼可見,神必知道。

願神鑑察,求主憐憫。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