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o Li

聖經的學術研究與生命的牧養能否同時進行?分解希伯來文的詞性如何談得上有益心靈?對古經的歷史、文學與處境詮釋怎樣成全聖徒又建立基督的身體?吾將上下而尋索......

面對複雜的世界(上)

原刊於畢解文章:靈修畢記,2014年5月1 日
complex world 1

畢業前的世界是約化了的世界。中學、本科大部份問題均有答案,其實那是將複雜的現象約化的結果。不然學生怎能掌握基礎的原理。我曾任教中學物理科,我也以為科學物理是簡單而美麗的。但其實教與學所圍繞的都是單體的線性幾何的物理規律。畢業後的世界卻是曲線的、多體的、多維的、相互作用影響下的世界。人性、利益、時機、責任、期望、恐懼、限制、能力……那一項可以約化成事理的單一原因?

舊約聖經的世界也是複雜的。初信栽培、主日學、大專團契──就是畢業前的信仰經驗──有時也傾向約化聖經呈現的神人恩怨,期求尋找單一可循的神行事的線性邏輯,使信仰可以領受、學習和掌握。但畢業後所面對的紛擾世界,信仰的學習和經驗必須要從符合既訂框框中釋放出來,以進入深一層次的研究與應用階段──沒有標準答案,有的只有不斷的探索和嘗試。

是誰令法老「心硬」,以至九災甚至殺長子這些不幸的事情發生?敘述者起初說是法老自己(出七13; 七22; 八15, 19; 九7, 34, 35),上帝卻明說「我要使(和合本譯「任憑」)法老硬著心」(出四21; 十四17),甚至保羅也引用出九16:「我將你[法老]興起來,特要在你身上彰顯我的權能,為要使我的名傳遍全地」(參羅九17)。是不是上帝使法老硬心?還是起初法老心硬,但之後神就「任憑」他?正如敘述者之後的按語一般(出九12; 十20, 27; 十一10; 十四8)?

「硬著心」本身就不是一個單一概念。和合本將之譯為「硬(著)心」的原文,其實關乎三個字根(hazaq,qashah和kavad);其中和合本譯為「任憑…硬著心」的動詞,乃是其中一個字根的另一個文法形式(hazaq的Piel形式),有「強化」或「令到」等的意思。出十1上帝說「我要使他[法老]硬著心」,則是另一字根(kavad)的使役(causative)形式(Hiphil);這個可有不同翻譯的字根(kavad)在敘述中又重復的出現(大群8:24; 重重/重大/利害9:3, 18, 24; 榮耀14:4, 17, 18),使到法老心硬與敘述的內容連系起來。是情勢使法老心硬嗎?是上帝使法老心硬嗎?「那麼,他為甚麼還指責人呢?有誰能抗拒他的旨意呢?」(羅九19)還是法老硬著心,要承擔所有的災禍的責任?

關乎十災的發生,並沒有單一原因。法老心硬是一因,但上帝主權的彰顯也是一因(保羅在羅馬書的論述),而事情的推展使災禍的加增也是一因。上帝、摩西、法老、事情的推展──十災的記述是多體多維的相互影響之下的曲線複雜系統。畢業生後學生、後本科、後約化的世界,是否也是如此?面對如斯世界,聖經的閱讀怎樣幫助我們?

五經與現代人 系列
  1. 面對複雜的世界(上)
  2. 面對複雜的世界(中)
  3. 面對複雜的世界(下)
  4. 為何堅持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