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x Lo 盧家輝

循道友/傳道/大專生同行者
醉心聖經層層結構層層信息的讀者
正求問後雨傘讀經進路的神學生
另有網誌:foxlohk.wordpress.com

面向宗教多元的福音(二):略評排他論、普救論及不可知論

IMG-20131228-WA0049

略評排他論(exclusivism)

既然多元論不是基督教的出路,那麽我們是否仍然能,在多元社會中,堅持唯有明確認信基督的人才能得救的主張呢?排他論20者克雷瑪(Hendrik Kraemer)、司布爾(R. C. Sproul)、卡爾‧亨利(Carl Henry) 和伯克富(Louis Berkhof)等,便重申此教會一貫主流立場,堅持耶穌基督的獨一性,認為在各宗教內的自然啟示並不能提供救贖途徑,人必須在生時信主,未聞福音者都會滅亡。另外,他們大多數跟隨奧古斯丁傳統、加爾文主義的路線,相信有限救贖(limited atonement),又認為若教會不堅持此信念,便會失去宣教動力。21雖然這套信念會推論到極多信奉其他宗教的人會滅亡,但他們能找到一系列經文去支持其論點。他們包括:

你們要進窄門.因為引到滅亡、那門是寬的、路是大的、進去的人也多。引到永生、那門是窄的、路是小的、找著的人也少。 (太七13~14)

因為被召的人多、選上的人少。 (太廿二14)

有一個人問他說、主阿、得救的人少麼。耶穌對眾人說、你們要努力進窄門.我告訴你們、將來有許多人想要進去、卻是不能。 (路十三23~24)

但問題是,聖經有不少經文聲言神願意萬人得救。它們包括:

他願意萬人得救,明白真道。 (提前二4)

我們勞苦努力,正是為此。因我們的指望在乎永生的 神。他是萬人的救主、更是信徒的救主。 (提前四10)

主所應許的尚未成就,有人以為他是耽延。其實不是耽延,乃是寬容你們,不願有一人沉淪,乃願人人都悔改。 ( 彼後三9)

現實亦告訴我們,能在有生之年聽聞福音並信主的人少之又少。試問慈愛的神怎能容忍億計的蒼生在未聽聞福音的情況下永遠滅亡?22

略評普救論(universalism)

有人提出普救論,認為全人類最終都會被救贖。在此,巴特(Karl Barth)帶出一個充滿張力的見解,他一方面堅持排他論,認為啟示只能從基督而來,其他宗教都是虛假的、是一種人的錯誤努力,不能為人帶來救贖。因此,所有人都必須聽聞福音並信主才能得救;另外他又提出一種普救論,即所有人最終都因神的大能而得救。照巴特的預定論教義所言,耶穌是那唯一被揀選去承擔罪孽所帶來的咒詛的人,基督的受死消除了人類拒絕福音的可能性。在末世時代,恩典會勝過不信,所有人都會相信基督。23不過,有人認為巴特並不接受自己是普救論或排他論者的說法,寧願在此問題上保持緘默。24

支持普救論的還有早期教父俄利根(Origen),他反對神與撒旦對立的二元論,並不接受地獄永存的觀念,認為地獄懲罰的存在是為了救贖。因他相信沒什麼事是神不能作的,所以他認為最終所有的存有,包括撒旦並跟隨牠的天使,都會成為神國的忠心僕人,反叛祇是暫時的。他認為一些人在生時可能已達完全,但另一些人可能要在死後需要被淨化一段長時間才能達到完全。最終,所有被造物都會在神裏面同歸於一。25

但普救論是否真正出路呢?實在,此理論也有其困難,一方面,它缺乏聖經的足夠支持,很多所謂支持普救論的經文其實都只能支持神有普世都得贖的意思,並不能說是支持全人類最終都會得救。另外,神的愛是一種容許人類有自由的愛,而真愛是不會勉強他人做他們不願做的事,包括進天堂,被迫永遠與神同在。最終,按此推論,得救或受罰都該是個人自由選擇的邏輯必然的結果。26而且,將反叛神的人都納入新創造當中,會否也將他們身上潛藏的破壞力量(logic of destruction)27都一併帶入新世界中,引發另一次墮落?究竟在極端的多元論、排他論和普救論之間,有沒有更合乎基督教傳統的另類選擇,解說清楚多元宗教處境下的救贖問題呢?

略評不可知論(agnostic)

面對如此困局,有不少神學家選擇迴避。司托德(John Stott)引述路加福音十三章23~24節去支持自己在此問題上的不可知論立場,認為人的責任是回應福音的邀請,聖經也沒有啟示神會如何對待其他宗教和夫聞福音的人,我們應將他們交付與神那無限慈愛與公義的手,神必定會以公義對待全地(創十八25)。28

巴刻(J.I. Packer)則指出,若我們有智慧,就不會花太多時間糾纏於此問題上。到底,我們的工作是傳揚福音,不是測度其他宗教、未聞福音的人的命運。如何處理他們是神自己的事。29

沉默當然可以是一個選擇,但沉默也可能反映基督教神學的系統性問題,即基督信仰本身的信念並不融貫(coherent),即自己也講不通自己。有神學家更批評這是一種逃避的態度,是不負責任地迴避一個既急切又合理的信仰問題。30

(…待續)

面向宗教多元的福音 系列
  1. 面向宗教多元的福音(一): 現今處境及略評多元論
  2. 面向宗教多元的福音(二):略評排他論、普救論及不可知論
  3. 面向宗教多元的福音(三):略評包容論及系列總結
  1. 排他論(exclusivism) 亦稱特殊論(particularism)或規限論(restrictivism)。
  2. 參John Sanders, No Other Name: An Investigation into the Destiny of the Unevangelized (Grand Rapids: William B. Eerdmans, 1992), 37-79。
  3. 參德科斯塔(G. D’Costa):〈諸宗教的神學〉,收福特(David F. Ford)編:《現代神學家:二十世紀基督教神學導論》,董江陽、陳佐人譯,(香港:道風書社,2005),頁622。
  4. 參麥葛福(Alister E. McGrath):《基督教神學手冊》,劉良淑、王瑞琦譯,(台北:校園書房,1998),頁464,542;Karl Barth, Church Dogmatics, 1/2 (Edinburgh: T.&T. Clark, 1956), 280, 297-300; 德科斯塔:〈諸宗教的神學〉,頁626。
  5. George Hunsinger, Disruptive Grace: Studies in the Theology of Karl Barth (Grand Rapids: William B. Eerdmans, 2000), 242-3.
  6. Sanders, No Other Name, 98-101.
  7. 同上書,頁 106-15。
  8. 參余達心:中國神學研究院「教義神學(3):基督論與救贖論」課程的講課。
  9. David L. Edwards & John Stott, Essentials: A liberal-evangelical dialogue (London: Hodder & Stoughton, 1988), 327.
  10. Sanders, No Other Name, 16.
  11. Clark H. Pinnock, A Wideness in God’s Mercy: The Finality of Jesus Christ in a World of Religions (Grand Rapids: Zondervan, 1992), 152.

留下回應

你的電郵地址不會被公開。 * 為必須填寫欄目

你可使用以下HTML標簽及屬性: <a href="" title="" rel="">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