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x Lo 盧家輝

循道友/傳道/大專生同行者
OCD地醉心聖經層層結構的讀者
另有網誌:foxlohk.wordpress.com

面向宗教多元的福音(一): 現今處境及略評多元論

IMG-20131228-WA0049

現今宗教多元的處境

人類已進入全球化年代。科技的提升和全球人口的流動,使今日世上各民族、文化和宗教在不同層面上接觸、互動、甚至衝突1。曾獨霸一方的西方教會意識到自己不再是一教獨大的宗教。宗教多元已不再是前線宣教士的獨特處境,而是現今處於後基督教階段的歐美教會所面對的普遍現實。教會已成為多元社會中的一個小眾群體,身邊充斥著林林總總自稱為真理的不同信仰2

在公共媒體和學術圈子有關宗教課題的主流論述當中,最具影響力的哲學觀首推宗教多元主義(religious pluralism)3,此理念不單是在描述一個多元化社會實況,更是一種規範人們思想和行為的價值判斷,認為所有聲稱擁有絕對真理的宗教都是「智性上的法西斯主義」,都會危害社會的整體利益和進步,因各宗教都應該是平等的,也都是某終極神性實體的不同表現形式4。 這股思潮與後現代主義互相造就,不斷衝擊著二千年來基督教的絕對真理的宣稱。5

基督信仰聲言「教會以外無救恩」6, 「耶穌基督…是上帝與人之間獨一的中保。没有别的名我們可以靠着得救。…我們傳揚基督為世人的救主,並不是認為人人都可以自然得救或至终得救的。我們也否認一切宗教能提供救恩。」7但事實告訴我們,世界各地有不少其他宗教的偉大聖徒,統計數據亦告訴我們數以億計的人在其短短人生中從未聽聞福音便喪掉生命。8這些其他宗教信徒的命運將會如何?他們能否靠著這些宗教得救呢?他們是否就此墮入永死、失去聽聞福音的機會呢?基督教是否必須繼續堅持唯靠基督得救的信念呢?這正是本系列想討論的。

略評多元論(pluralism)

面對社會的大氣候,我們是否應順應時勢,「與人和睦」,「謙卑」下來,放下自己的「宗教成見」和「帝國主義思想」呢?一些以多元論(傾向規範性的(prescriptive)而非描述性的(descriptive)立場,傾向以多元為正統/正確)者自居的神學家便選取這種激進的立場,擁抱宗教多元主義。著名的有希克(John Hick)、列達(Paul Knitter)及薩馬塔(Stanley Samartha)等9。 他們基本上認為各宗教都是引人邁向神聖實體的有效途徑,基督教只是眾多得救途徑之一10。當中的佼佼者希克認為,像「唯獨基督」(solus Christus,即拯救單從基督而來)這種以基督教為尊的信念非但不切實際,更是宗教和神學上的錯誤,必須予以捨棄。他指出,世界中大部分人的信仰只取決於其出生,他們一生從未認識基督教,而且其他宗教也有不少聖徒。再者,他認為沒有宗教和平便沒有世界和平11。因此他認為基督教應該進行神學上的哥白尼式革命,將基督教從「以基督為中心」轉向至「以神為中心」,世上不同宗教都是環繞著相同的神性本體旋轉。為遷就不同宗教,他從新定議救恩為從「罪和自我中心的錯誤」,轉變為「以那真實者為中心的蒙福生活方式」12

不過,多元論者十分準確地認識到他們一個理論上的困難,就是基督教傳統,特別是聖經,對基督的獨一性的堅持。13主要的反對多元論的經文,包括﹕

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裡去。(約十四6)

除他以外,別無拯救;因為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徒四12)

因為只有一位 神,在 神和人中間,只有一位中保,乃是降世為人的基督耶穌。(提前二5)

於是部分多元論者,如亞利亞拉賈(Wesley Ariarajah),便嘗試淡化支持基督獨一性的經文,認為那些經文(約十四6;徒四12;提前二5)只是初期信徒與基督在關係上的獨一性,是對基督忠誠的情感表達,並不可將此普及為人得救的途徑的絕對真理14。我們可以看出,這種解經基本上扭曲了作者原意,也與初期教會因在當時的羅馬世界和猶太教群體中堅持基督的獨一性而付上沉重代價的史實不乎。15再者,若放棄基督的獨一性,基督徒便會面臨嚴峻的身分危機,因基督教獨特之處就在於堅信基督為神的兒子和獨一的救主。16所以,多元論者的主張基本上是不乎合基督教傳統,也不乎合其他宗教,如伊斯蘭教、猶太教,的教義。或者,多元論者是一群真正的帝國主義者17,要以他們的新先知希克所創立的排他性哲學或新宗教去吞噬各宗教18。另外,所謂神學上的哥白尼式革命,將基督教從「以基督為中心」轉向至「以神為中心」,最後為遷就無神的宗教,如佛教,而轉向至「以救贖為中心」,他們事實上剛好與真正的哥白尼革命相反,仍離不開地心說,「以自我為中心」,人再次成為宇宙的中心。這正正中了費爾巴哈對信仰的批判19

(…待續)

面向宗教多元的福音 系列
  1. 面向宗教多元的福音(一): 現今處境及略評多元論
  2. 面向宗教多元的福音(二):略評排他論、普救論及不可知論
  3. 面向宗教多元的福音(三):略評包容論及系列總結
  1. 參奧特、奧托﹕《信仰的回答:系統神學五十題》,李秋零譯,(香港﹕道風書社,2005) ,頁437。
  2. 參Rowan Williams, “Christian Identity and Religious Plurality,” The Ecumenical Review 58, No.1 (January/April 2006): 72。
  3. 參費蘭度(Ajith Fernando):《跨界的見證:如何在多元文化下傳福音》,葉自菁譯,(香港:學生福音團契,2007),頁4;何光滬:《多元化的上帝觀—20世紀西方宗教哲學概覽》(貴陽:貴州人民出版社,1999),頁312。
  4. 參麥格夫:《追尋真理的激情:融貫一致的福音信仰》,陳家富譯,(香港:基道,2005) ,頁245-9。
  5. 參費蘭度:《跨界的見證》,頁7-8。
  6. 參《天主教教理》(香港:公教真理學會,1996) ,頁209。
  7. 引自〈洛桑信約〉,參http://www.lausanne.org/zh/lausanne-1974/lausanne-covenant.html,2007年12月12日下載。
  8. 參John Sanders, No Other Name: An Investigation into the Destiny of the Unevangelized (Grand Rapids: William B. Eerdmans, 1992), 15-6。
  9. John Azumah, “Following Jesus as Unique Lord and Saviour in a Broken Pluralistic World,” ERT, 31:4 (2007): 294.
  10. 參德科斯塔(G. D’Costa):〈諸宗教的神學〉,收福特(David F. Ford)編:《現代神學家:二十世紀基督教神學導論》,董江陽、陳佐人譯,(香港:道風書社,2005),頁623;關啟文:〈約翰.希克對宗教排他論/特殊論的批判〉,收王曉朝、楊熙楠編:《傳統與後現代》(桂林: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006),頁315。
  11. John Hick, “Believable Christianity,” John Hick’s official homepage, 2006; available from http://www.johnhick.org.uk/article16.html (cited 10 Dec 2006).
  12. 參John Hick, The Second Christianity (London: SCM Press, 1983), 82-7。
  13. 參Azumah, “Following Jesus as Unique Lord and Saviour in a Broken Pluralistic World,” 300。
  14. 參費蘭度:《跨界的見證》,頁204-5。
  15. 參Azumah, “Following Jesus as Unique Lord and Saviour in a Broken Pluralistic World,” 301。
  16. 同上文,頁302。
  17. 多元論者喜歡以此來攻擊排他論和包容論者。
  18. 參上文,頁295;關啟文:〈約翰.希克對宗教排他論/特殊論的批判〉,頁338,341。
  19. 紐畢真:「紐畢真論多元論文化中的福音」,收麥葛福(Alister E. McGrath)編:《基督教神學原典菁華》,楊長慧譯,(台北:校園書房,1998),頁439。

留下回應

你的電郵地址不會被公開。 * 為必須填寫欄目

你可使用以下HTML標簽及屬性: <a href="" title="" rel="">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曾思瀚 - 壞鬼比喻馬可福音篇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