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 Hon Ming

讀部份時間神學文憑時,我女兒剛出生,她現在已經在美國修畢新聞系,回港工作了兩年,蘇恩佩對我來說不衹是一個傳奇,我親自和她傾過計,她鼓勵我多寫作,和我一齊祈了45分鐘禱!在大學,我是讀歷史及政治科學的。

靈魂之拷問—單單抱擁中環價值就足夠嗎?

前言:剛上任的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如此辯解:「間屋買的時候,屋內這些僭建就已經存在!」(她用了「屋內」,在法律的意涵,未必包括天台!)若果我在現場,一定跟進:「咁睇樓時不可能發覺冇地庫吧?簽約時又如何?安然住下來繼續享受這些僣建所帶來的方便,難道這就是司長你的中環價值?」

「中環價值」這樣名詞是好友R教我的,港大他高我差不多十屆,和鄭若驊一樣,他具備豐富土木工程知識,本來我們是可以成世人都擦身而過的。命運之安排卻是:年多前,他在臉書讀了我的文章,趁回港之便,大家約了在恒生管理學院早餐,一見如故!

倘若要勉強為此段友誼作些註解,我倆最大的共通點,就是:「我們都背叛了自己所屬的階級!」那是中蘇外交史上的名句,在Sino – Soviet dispute(1956)之前,赫鲁曉夫和周恩來見面,得意洋洋地說:「周總理你出身地主,我可是工人階級出身呀!」周恩來非常有急才的回應:「你說得不錯,不過,我們都背叛了自己所屬的階級。」

R和我俱十分憎惡香港教會內外,那些營營役役,不斷向上爬,卻又對社會不公不義視而不見的精英,R說:他們就是擁抱中環價值!簡言之,他們認為自己讀到書,晉身社會上層,就可以拿盡所有的著數……

R之家在加拿大,然而因為工作關係,他大約每三個月會回港一次,我們會暢論十年、消失的檔案、梁天琦、整體社會的崩壞、教會的畫地為牢….

再思什麼是中環價值,是丁鶴壽那類別的人,指責你班後生仔(雨傘青年)攪亂香港,阻住佢地繼續賺錢發達,是唐英年那種富二代,視僭建如無物(其實整條York Street究竟有幾多户是清白的?屋宇署有資料嗎?)

事情最荒謬的是,位高如唐英年,他官至政務司司長,去到大難臨頭,都係老婆出來捱那一刀,中環價值並並沒有高尚可貴之處,是赤裸裸的卸責,逃避,BMW,Blame my wife!

再舉另一例子,我的朋友N君,官至局長,月薪卅三萬,在英國有超過三個物業,曾經是某神學院的董事,熱心事奉主,林鄭的頭馬,空閒時會告訴傳媒他剛跑完10K,精神爽利….好坦白告訴你,我一定也不羨慕他,我認為他辜負了香港社會。

我必須這一刻就坦白告訴你,我尊重梁天琦、羅恩惠、邢福増,遠遠超過N君、鄭若驊司長,及她的鄰居潘樂陶先生。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