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天佑

循道衞理聯合教會退休牧師

靈程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2020/3/22 大齋期第四主日

(撒母耳記上十六章1~13節;約翰福音九章1~41節)

撒母耳記上十六章7節這樣說:「因為耶和華不像人看人,人是看外貌,耶和華是看內心。」

人看外貌,這是真的。不單靚仔靚女是我們所喜歡,有知識有學問的,我們都給與多點尊重,對有錢有權力的,我們會恭維他們。

約翰福音九章1~41節記載了耶穌所行的一個神蹟,耶穌醫好一個失明的人。敍事中除了失明人外,還有法利賽人和失明人的鄰舍,他們有眼睛可見週圍的事和人。在社會中,失明的人與沒有失明的人,我相信我們都會相信沒有失明的人,因為他們能看見。對失明的人,我們多只會有憐憫的心。而且法利賽人有身分有知識,甚至有宗教的熱誠,在社會中當然更備受尊敬。但是在事的記述結束時,耶穌講了這幾句話:「你們若是失明的,就沒有罪了;但現在你們說『我們能看見』,你們的罪還在。」(第41節)

這神蹟令我想起,在過去大半年時間,特別是在反修例運動中,經常看到一件事,不論是一些信徒的聚會,或是一些由民間所組成的活動或記者招待會中,有手語的作即時傳譯,使聾障人士也可以在現場知道(也可以說是「聽到」)所發生的事。這也令我想起在《普天頌讚》中有一首詩歌,「聖名榮光歌」,其中有一節詩歌,歌詞這樣說:「聾子前來聽主聖言,啞吧來頌聖明,盲人前來面見聖容,跛足踴躍前行。」不單這詩歌,我也想到耶穌曾請施洗約翰的門徒,回去告訴施洗約翰:「就是盲人看見,瘸子行走,痳瘋病人得潔淨,聾子聽見,死人復活,窮人聽到福音。」(太十一5~6)這是耶穌帶來的福音。

盲的、跛的、患有痲瘋病的、聾的、貧窮的、甚至死亡的,都是人生的不幸,但是他們都有機會可以得到福音,領受福音的好處。但是看見的,他們的罪還在;失明的,反而沒有罪,罪得到赦免!今天,我們是開眼的人?抑或是失明的人呢?

能看見、能聽到、能行走的人,在資源上總比不能看見、不能聽到、不能行走的人多,理應能力,甚至是明白道理的能力,都應較強,但為甚麼他們反而沒有領悟福音?我想與大家一同透過這失明的人,怎樣領悟福音,看看為甚麼有些資源能力等都高的人,反而不能領悟福音。問題在哪呢?

失明人領悟到福音的過程中,我們可以看到下列的五點:

一,信仰不是叫人逃避痛苦:

聖經記載,這個人是「生來就失明」(第1節)。這是何等痛苦的事呢!

當人遇到苦難時,總會這樣問:「為甚麼?」「為甚麼會有這些事發生呢?」假若苦難發生在自己身上時,更會問:「為甚麼是我?」「為甚麼偏偏選中我呢?」

在這裏,門徒便這樣問:「拉比,這人生來失明,是誰犯了罪?是這人還是他的父母呢?」(第2節)人亦很容易將苦難與人犯罪連上關係。當然苦難與人犯罪息息相關,但不少時候,苦難不是因他個人的罪而產生,反是因為別人所犯的罪,而連累他人受苦。所以不少人遇到苦難時很不忿,就算不相信上帝的,也會質問上帝,挑戰上帝:「你這樣對我,公平嗎?」「為甚麼我沒有做甚麼不好的事,為甚麼我會遇到這苦難?」信耶穌的人更會這樣問:「我熱心事奉上帝,樂捐金錢,但為甚麼你要這樣待我,使我遇上苦難呢?」

問「為甚麼」,不常會有答案,只有更迷惘,甚至會離棄信仰。但假若我們將問題轉變一下,將「為甚麼?」改變為「對我有甚麼意義呢?」,情況就很不同,轉變了的問題會將人帶到另一個方向,更深的去反思生命的問題——苦難的臨在,對我有何意義呢?

門徒問:「為甚麼?」耶穌的回答是:「既不是這人犯了罪,也不是他的父母,而是要在他身上顯出上帝的作為來。趁着白日,我們必須做差我來的那位的工;黑夜來到,就沒有人能做工了。」(第3~4節)

特別是第4節,耶穌說:「趁着白日,『我們』必須做差我來的那位的工。」面對苦難,反而要問,上帝要「我們」作甚麼呢?可惜的是,我們通常只會問「為甚麼?」而少去問「是甚麼?」或是「要作甚麼?」問「為甚麼?」,除了不能給與答案外,還會讓我們更遠離上帝。這也是為甚麼失明人的鄰舍,沒有看到耶穌所帶來的醫治和救恩。

信仰不是叫人逃避苦難,或只是問「為甚麼」,而是去面對,去問:「要作甚麼」。

今天,不少人信仰上帝,目的多是趨吉避凶,我們信耶穌,除了希望有永生,天堂有位外,就是在世生活中有平安,有喜樂,有豐足,有成功⋯⋯,但信仰不是要我們趨吉避凶,而是如保羅所說的:「或飽足或飢餓,或有餘或缺乏,任何事情,任何景況,我得了祕訣。我靠着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做。」(腓四12~13)信耶穌的人,會有飽足有餘的時刻,也有飢餓缺乏的時刻。苦難存在,不是問「為甚麼」,而是「我可作甚麼」。

二,信仰是要我們面對真理:

耶穌醫治好了一個生來失明的人,但可惜的是,人不願意接受。失明人的鄰舍和常見他出來行乞的人這樣互相發問:「這不是那從前坐着討飯的人嗎?」有的說:「是他」;又有的說:「不是,郤是像他。」(第8~9節)失明人的鄰舍,不肯接受他們所看到的。

法利賽人更不願意接受這事實。他們週圍去找人,不過不是去問:「這是否事實呢?」而是去提醒人:「這不是真實的事!」他們多次去問那失明的人,又去問他的父母,他們都是想證實,那被醫好的,不是生下來就是失明的。這樣的人,不會尋到真理。

失明的人,他對於事實的事,他不會否認;對於他不知道的事,他很清楚的指出「他不知道」。

在第10~12節,失明人的鄰舍問他眼睛是怎樣開的,他便回答:「有一個人名叫耶穌的,他和了泥抹我的眼睛對我說:『你到西羅亞池子去洗。』我去一洗,就看見了。」鄰舍再問:「那個人在哪裏?」他就說:「我不知道。」

在24~25節,法利賽人去告訴那失明的人:「這人(耶穌)是個罪人。」失明的人這樣回答:「他是不是個罪人,我不知道;有一件事我知道,我本來是失明的,現在我看見了。」

對於不知道的事,我們得承認自己不知道,對於已知的事,不能否認,這是我們對知識或是信仰的追求應有的態度。

三,信仰是生命的經歷

真理,不是一些知識,一些信條,而是生命的經歷。「有一件事我知道,我本來是失明的,現在我看見了。」(第25節)

在我事奉的宗派教會,過去多年推動一項運動,「信仰分享運動」。其實簡單的說,是一項傳福音的運動。不過,我們沒稱之為傳福音運動,原因是:第一,我們常認為傳福音就是「講」福音。但「傳」不單是講,也要將福音活出來。當我們向人講上帝是愛,但我們沒有去愛人,那不是傳福音。第二,福音不是一些教條,我們背熟了一些字句或是甚麼定律,去告訴人,這便是傳福音。不是,傳福音是要將我們自己的生命故事去講給別人聽。每個人怎樣信耶穌都不同,每個人怎樣經歷上帝的恩典也不同,所以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生命故事,

上帝的工作實在很豐盛,不會被一些所謂的福音定律所限制。每個人分享不同的生命故事,更顯出上帝奇妙和豐盛的作為。此外,信徒分享他生命的故事,可以幫助信徒更深刻的反思,上帝在他生命中所作的事,使自己可以記得清楚並且不會忘掉。

「我本來是失明的,現在我看見了。」這是失明人生命的經歷,是他生命的故事,不會忘記,也不會因別人的威嚇而忘掉的。當別人問我們為甚麼信耶穌時,究竟我的回答,是一些客觀的道理,抑或是我的生命故事,生命經歷?前者是冷冰冰的,後者會更觸動人心,也幫助自己對信仰更確定。

四,信仰要有繼續的反思和追求

失明人對耶穌的信仰,是一步一步經過反思而進深的。在九章11,12節,我們看到他只知道醫好他的人的名字叫耶穌,連他去了哪裏也不知道。

在九章16,17節,法利賽人指控耶穌不是從上帝來的,是一個罪人,他們問失明的人:「你說他是怎樣的人呢?」失明人的回答是「先知」。對於耶穌的認識,在別人的質問下,沒有放棄,反而再進深一步。

在九章26~33節,法利賽人又再次質問失明人,失明人勇敢的回答他們:「我們知道上帝不聽罪人,惟有敬奉上帝,遵行他旨意的,上帝才聽他。從創世以來,未曾見有人開了生來就失明的人的眼睛。這人若不是從上帝來的,甚麼也不能做。」這次,失明人不單認為耶穌是先知,更肯定他是從上帝而來的。

在九章36~39節,這次他再遇到耶穌,他向耶穌更深的問:「主啊,人子是誰?告訴我,好讓我信他。」耶穌告訴他,他就是那位人子。失明人便立刻的說:「主啊,我信!」並且向耶穌下拜。

信仰能經得起考驗,一定不能只是停留在初信的階段。希伯來書的作者這樣說:「所以,我們應當離開基督道理的基礎,竭力進到成熟的地步。」(來六1)作者特別用了「竭力」這助詞,表示需要下功夫,才可以能進深。

我在第3點中指出,信仰是生命的經歷。這經歷不單是初信時,我怎樣經歷救恩。信仰的進深,還要反思,在今時今日,我們怎樣將聖經的道理實踐在生活之中。

聖經,一方面我們可以說「這是上帝的默示」,但另一方面,聖經乃記載了古時代,舊約和新約時代,上帝的子民在他們時代中信仰的反思和實踐。聖經的寫作距離我們有2千年的歷史,今日我們怎樣應用聖經的說話在今日的時代中,這是我們的責任。

在過去一年,香港發生了很多事,包括反送中運動和最近的疫情。所發生的事,其實都是對我們的信仰發出挑戰,甚至因為大家對信仰與這些事的關係的理解不同,不單社會中有黃藍的出現,信仰也有黃藍的出現。我不期望每一個信徒都是黃或藍,但重要的,我們不要視信仰與我們生活無關,而要更多反思,信仰與今日的社會,我所遇到的事,究竟關係如何?

五,信仰要堅持,亦要付出代價

法利賽人看見失明人已經看見的事實,但不肯接受,反而用各種威迫的方法,要失明人和其他人都否定這事實。但失明人並沒有這樣做,反堅持自己的經歷,更對信仰有更深的追求。

堅持真理,並不簡單,要付出代價的。聖經記載法利賽人轉而去威迫失明人的父母:「這是你們的兒子嗎?你們說他生來是失明的,現在怎麼看見了呢?」(九19)

失明人的父母這樣回答:「他是我們的兒子,生來就失明,這是我們知道的。至於他現在怎麼能看見,我們郤不知道;是誰開了他的眼睛,我們也不知道。他已經是成人,你們問他吧,他自己會說。」(九20~21)

自己的兒子從失明到看見,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就算人不來問,也會很高興的告訴別人。別人問的時候,會更高興的回答,但這失明人的父母郤支吾以對,不敢直說,為甚麼呢?福音書的作者約翰在此作出了解釋。在第22節,他指出:「他父母說這些話,是怕猶太人,因為猶太人已經商定,若有宣認耶穌是基督的,要把他趕出會堂。」

在約翰寫作福音書時,猶太人的議會已決定,誰人信耶穌的,都要被趕出猶太會堂。對昔日的人來說,被趕出會堂是非常嚴重的事,就好像上一兩代的鄉民,被趕出祠堂那樣。被趕走,便會失去了那種關係,失去了朋友,更重要的是失去關係所帶來的利益和權利。所以失明人的父母不敢指出,他兒子是被耶穌,那稱為基督的,醫好了!但他們的兒子,這位失明人,他不怕法利賽人的威迫,更指出法利賽人的種種不是,結果,他就被趕出會堂(九34)

信耶穌是要付出代價的。在對宗教逼害的國家或社會,信耶穌要付上生命的代價,在看似有宗教自由的地區,例如在香港,信耶穌不需要付出生命的代價,甚至可以說,當你宣稱你是基督徒時,人會讚賞你,恭維你,所以我們可以看見執政者和參政者當中,不少人高舉自己是基督徒,好像沒有代價要付的。有一位基督徒議員甚至這樣說:「做建制派的議員,是上帝給她背的十字架。」究竟這是否真的耶穌要她帶的十字架呢?

其實,當你認真的去做基督徒,認真的去實踐聖經的道理,「行公義,好憐憫」(彌六8)的時候,你就會發現不容易。不錯,香港的管治者中,不少高官議員都是基督徒,但究竟香港的施政是否真的存着公義和憐憫?我可以說,實在離開上帝的心意極遠。甚至可以說,不少官員和議員,最重要不要得罪的,不是上帝,而是中央的政權的。當你真正的要活出公義和憐憫時,我相信當官的難,當基督徒也不易。

信仰要付上代價,不一定是犧牲生命,但總會有失去,失去與某些人的關係,失去因這些關係而得到的利益。你有沒有想過,信耶穌不一定會帶來生活的富裕,反之是貧窮呢?

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失明人從失明到看見,法利賽人郤從看見變成心眼失明,原因是甚麼呢?

反送中運動發展至今,一句口號:「五大訴求,缺一不可。」我想將之應用在信仰追求方面,「靈程五大訴求,缺一不可」。這五大訴求就是剛所說的五點:一,信仰不是叫人逃避苦難;二,信仰要我們面對真理;三,信仰是生命的經歷;四,信仰要有繼續的反思追求;五,信仰要堅持,要付出代價。

五大訴求,法利賽人缺少哪樣呢?如果我們信仰是停滯不前的時候,我們又缺少哪樣呢?

我再說,信仰的進深五大訴求:一,不是叫我們逃避苦難,而是在苦難中問「上帝要我們作甚麼」;二,信仰要我們誠實的面對真理;三,信仰是生命的經歷;四,要持續的反思追求;五,要付上代價。

「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