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ctio Cultura Institute

靈閱文化社訂立兩個目標來發展心靈教育:

(一) 用文化資源來推動心靈教育。由於近年「靈性」這觀念備受關注,人對靈性的追尋已超越宗教層面,無論在學術界及醫學界亦對這課題作出深入研究與探討。本社會提供多元化的心靈知識與資訊來推動現代靈性發展運動。

(二) 用宗教資源來推動心靈教育。宗教與社會發展是息息相關的,宗教可說是社會的錨,因為宗教能為社會不同現象帶來意義,提升人類心靈素質,使人活出人靈性的光輝。本社以基督信仰為基礎,相信人是上帝所創造,是一個有靈的活人,因此靈性關懷與培育甚為重要。

靈性導師是否新興行業?

原刊於心靈閱讀‧閱讀心靈,2019年2月13日

近年間「靈」風在新教信徒群體中吹得甚為急速,許多修讀了一些靈修課程及輔導的教牧或信徒都擔起了靈性導師這角色,不但教授靈修科目,也擔起靈性導引的事奉。究竟甚麼是靈性導師?它是否一種另類的輔導?又或它是否基督新教的一個「新興」行業?

我們先從沙漠靈修傳統來認識甚麼是靈性導引以及它與靈修師傅的關係。基本上,靈性導引是一個修道院的觀念,用現代語言,這是一個操練禱告的觀念。早期教會有使徒、有教師、有執事、有監督等等職份來牧養信徒,故一般信徒在教會群體內已得到教導和生活指引,所以教會是沒有「靈性導師」這個職份的。但始於四世紀,一些熱心追求的信徒們跟隨耶穌退到曠野禱告的榜樣,他們也退到曠野,懇切禱告,渴慕更深經驗上主的同在。漸漸地他們成形了一些小數群體聚居於沙漠,又或是一個個的獨居者散居在沙漠的隱密處,他們在沙漠的目的是在獨處中更深的親近神。正如耶穌在沙漠受魔鬼的試探,這群熱心禱告的沙漠信徒也受魔鬼的試探,但由於他們遠離了教會,得不到主教和長老的幫助和提醒,故此他們需要尋找沙漠長者來對付魔鬼的誘惑。因此,約於四世紀已一些較有知名度的沙漠智者出現,他們品格上的仁慈與溫和,更加上他們屬靈上的智慧和洞見,便吸引許多信眾來跟隨他們,聽他們的教導,學習禱告,其中最著名的便是聖安東尼(St. Anthony the Great,約251-356年)。這些智者被稱為「屬靈父親」(spiritual father),因他們有別於教會的神職人員,他們是用自身的經驗來教導信徒如何禱告、如何辨識魔鬼的詭計和如何探索自己的靈魂。正如一位屬靈父親教導:「禱告是必須拋棄自我,拋棄一切自執自利的念頭。祈禱必須是全然無我的。一切都必須在奧秘和非利已的前提下行之。… 不要為了任何動機而祈禱,卻應該懷著質樸和謙卑祈禱。… 修行者該效法它們──在無我中進行一切功修,通過對上帝隱秘的敬拜而磨滅自我。」當禱告仍然有「我」,魔鬼便有機可乘了。他就這樣簡單直接地指出禱告是「去」我。

屬靈父親是由禱告而產生的。我們不需要有學問來成為一位父親,但作為一位父親,必須要有慈愛和忍耐來指導自己的孩子成長,同樣,屬靈父親不是他們有著甚麼高深的學問,也不是有甚麼高言大智,乃是他們有洞察人心的恩賜和對靈魂透視的能力,幫助人在禱告中辨識魔鬼的詭計,以及禱告時覺察到內心的動向和動機。他們因著操練禱告而經驗聖靈在內心的工作,內心如何順服聖靈的導引而找到自己和找到基督,在禱告內邁向自由,真理和更大的愛。因此,靈性導師與靈性導引是在操練禱告的過程上而產生的,受助者在操練禱告時深感到困擾,分不清在安靜等候時所聽到的是自己抑或是魔鬼的聲音,又或是聖靈的指引,也分不清內心的動向、動機與動力,於是便求助於導師來指引當如如何禱告。

這樣說來,沒有禱告操練,便沒有靈性導師與靈性導引的需要,所以在靈程上的起步,我們先操練禱告,好好學禱告,並愛上禱告。靈閱文化社邀請你與我們在新一年堅持不懈地操練禱告,因這是靈命更新的唯一方法,「因為離了我,你們就不能做甚麼。」(約15:5)

袁蕙文博士(靈閱文化社社長)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靈閱文化社 Lectio Cultura Institute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