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天佑

循道衞理聯合教會退休牧師

霧霾不失焦、牽手迎光明

2019/5/15 培靈會(教會更新運動,教牧關懷團契主辦,地點:九龍活石堂)

(希伯來書十一章32節~十二章3節;彼得前書五章1~5節)

霧霾不失焦

「霧霾不失焦,牽手迎光明」,這個題目,特別是第一句,我感到很有興趣,因為這是我在退休後一項活動,就是去影相,與一些對攝影有興趣的人,不少是退休的人士,一同去不同的地方去影相。其實這是我在擔任牧職前一些興趣,但因擔任牧職忙碌,放下多年,現在重捨這興趣。

想當年,拿着相機去影相,都不是每人都會做的事,不是數碼年代,沖相等等都很麻煩。今天在數碼年代,每個人都可以有手機,隨時隨地都可以影相,我們稱之為「打卡」。每張相都很清楚,用iPhone,3D相都可以影到。但是否一張有藝術的相呢?

其實,影一張較有美術感的相片,很多時候都不一定要很全部清清楚楚,有些時候,是矇矇地更好的。影相的人,常帶着一些道具作遮遮掩掩之用,就算沒有帶,也用手去遮。影相的人,又常常喜歡去大霧山影相,有雲有霧是最好的時刻。所以霧霾並不是一件好的事,不是不好的處境。當然影相,要有遮有掩,有雲有霧,但總要有些清楚有焦點的。焦點有時在前景,有時在中間的地方,有時在較後的地方。

要影一張相,其實都可以有不同的焦點的。不過,通常而言,女的找到的焦點,多數比男的找到的焦點美麗得多。雖然如此,這並不表示只有某個焦點才是美,其他就不美,只是你怎樣去表達和解釋你所找到的焦點呢?

三個焦點

第一段經文,希伯來書十一章32~十二章3節,讓我們透過這段經文,一同去拍一張照片,看看我們怎樣去找焦點。

第一個焦點,是前景,是即時看到的,是在十一章32~38節,當中記載了舊約聖經中不少人物所遇到的困苦,包括「嚴刑、被拒、戲弄、鞭打、捆鎖、監禁」,甚至是「被石頭打死,被鋸鋸死,被刀殺」,也有「貧窮、患難、虐待」等等。

今天我們所看到的情況也是一樣。不論在香港或是中國內地,威權、霸權甚至可以說是暴政的出現,盼望爭取一點兒人權和民主的,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打壓,一生貧窮、受侮辱、被控,甚至是被監禁;香港人熟悉的,除了剛才所說的監禁等等外,還有DQ,就如內地的剝奪政治權利。

第二個焦點,是中間的景物,在十一章39~40節。那些遭遇種種患難的,「因着信獲得了讚許,郤仍未得着所應許的。」

今天不少爭取民主的人,盼望不論是中國或是香港能有民主,但好像是遙不可及那樣。

第三個焦點,是遠景,在十二章1~3節,「要仰望我們信心創始成終者耶穌」。

今天我們遇到種種困境,如貧窮、監禁等等,爭取民主的道路遙不可及,那便寄望着將來。

三個焦點,假若當你拍一張照片時,你會將焦點放在那位置呢?

三個焦點,各有其意義

拍照各人有不同的焦點,每個焦點都可以有它不同的意像。讓我們再詳細看看這三個不同的焦點。

第一個焦點,前景,今天我們所遇到的困境。過去幾年,雨傘運動過後,的確,很多人都很失望,灰心,再加上這幾年,年輕人紛紛為DQ,被送進牢獄,連佔中9子也是一樣。但困境就是否一個不美的焦點呢?

我想起每逢秋天時到新界一些農地拍攝殘荷。荷花在夏天長得非常美,到了秋天慢慢變成枯葉枯枝,是否不美呢?其實殘荷很多時候都很美,所以不少古人為殘荷寫了很多詩句。時間關係,不能將這些詩句全讀出來。我只是讀出白居易所寫的「衰荷」:「白露凋花花不殘,涼風吹葉葉初乾。無人解愛蕭條境,更繞衰叢一匝看。」意思即是這蕭條的景物,只有他會繞着衰老的花叢走一圈,細細觀賞。當然更積極的意思是,假若人能轉念,學習欣賞蕭條之美,也會有別樣的樂趣。我也曾拍攝過一些殘荷的照片,放在網上。一位我的教友,她是退休中學校長,便為我一張照片提了幾句。她這樣寫:「荷殘枝尚在,暗香泛池邊,養晦韜光後,枝堅花更妍。」殘荷經過寒冬後,在夏天又生出美麗的荷花。所以殘荷也可以成為拍攝的焦點。

對於義人受苦,聖經給與我們很多積極的看法。第39節:「這些人都是因信獲得了讚許。」他們是因信而受苦,獲得讚許。所以我們可以這樣說:受苦是信的人的生命特徵。大家都知道,「見證」和「殉道」都是來自同一希臘文的字根,表示當我們為主作見證時,遭遇困難,甚至殉難也有可能。

當然今天我們還未到殉道的情況,但正如保羅在《腓立比書》所說的:「無論是生是死,總要讓基督在我身上照常顯大。」(一20)又或是如他在哥林多後書所說:「我們處處受困,郤不被捆住;內心困擾,郤沒有絕望;遭受迫害,郤不被撇棄;擊倒在地,郤不致滅亡。我們身上常帶着耶穌的死,使耶穌的生也在我們身上顯明。因為我們這活着的人常為耶穌被置於死地,使耶穌的生命在我們這必死的人身上顯明出來。」(林後四8~11)基督徒信仰的生命,不是一帆風順,有的只是不論生或死,都是學習為主而活和捨己的人生,學習「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的僕人的生活。

此外,義人受苦,希伯來書十一章38節又說:「這世界配不上他們」。為甚麼「這世界配不上他們」,我想到的原因是:他們的受苦顯出了世界的不義。不論是佔中9子的宣判、《逃犯條例》的修訂、市民被DQ等等,只有顯出執政掌權者的不義。

當然,最後我想到義人受苦,對正在受苦的人,生命的磨練,令他們信仰生命更有深度。佔中3子和黃浩銘等,他們在判刑前後所寫的反思,不單顯出他們信仰的深度,也成為我們極大的鼓勵。我有時也這樣想,我們沒有經歷這些困苦,就好像一些人所說是「吃花生」,我們的信仰,有時只是「有宗教沒有信仰」,但那些經歷困苦的,可能是「沒有宗教但有信仰」。所以總的來說,不要以為這焦點不美,這焦點更顯出「枝堅花更研」。

陳健民教授在中大最後一堂課中提及「燃燈者」,指出好像看不見黑夜的盡頭,但「其實他們不知道,在逆境中他們展現的勇氣和善良,已是最耀眼的光輝。」受苦者所展現的,不是黑暗,而是光輝。

第二個焦點,尚未得着應許。的確,民主的運動走了幾十年,沒有結果。今年更是六四30週年,五四運動100週年,但不論中國或香港,民主運動仍未見開花結果。

大家都知道,我們的信仰中有「既濟」和「未濟」的張力。上帝國己臨,但仍未完全的彰顯。我常常想,究竟這種張力對我們有甚麼意思呢?

我特別想到上帝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的事。為甚麼需要40年的時間,才能到達應許之地,上帝要他們學習甚麼功課呢?

大家都知道在出埃及的過程中,以色列人埋怨摩西帶領他們離開埃及。他們說:「我們寧願在埃及地死在耶和華手中!那時我們坐在肉鍋旁,吃餅得飽。你們郤將我們領出來,到這曠野,要叫這全會眾都餓死啊!」(出十六3)

再回到埃及,被埃及的肉鍋所吸引,不只是在曠野的路上會發生,就算到達迦南地,人都會被吸引回到肉鍋的生活之中。在申命記八章11~14節,摩西就這樣警告以色列民:「你要謹慎,免得忘記耶和華——你的上帝,不守他的誡命、典章、律例,就是我今日吩咐你的。免得你吃得飽足,建造上好的房屋,住在其中,你的牛羊增多,你的金銀增多,你擁有的一切全都增多,於是你的心高傲,忘記耶和華——你的上帝。他曾將你從埃及為奴之家領出來。」就算已到達應許之地,為奴的心郤沒有停止。

再回到埃及,往往是人生的試探。今天為甚麼香港的民主路走得那麼困難嗎?豈不是人往往被在埃及的肉鍋所吸引嗎?

不論在中國內地、在香港、甚至是在台灣,不少只看重經濟發展,不單輕視人權、自由和民主,甘願成為經濟的奴隸。「未得着所應許的」,或許就是要教導和提醒我們,也是訓練我們,不要作肉鍋的奴隸。

其實民主是一條道路,而不是有票可投。能有普選,並不等於一個社會是一個有公民意識的社會。有公民意識的社會,是能夠可以聆聽不同意見,彼此尊重,對弱勢社群的關注,有社會責任,有公義的社會。的確,這條路仍要繼續的走,只是人不要走回肉鍋的回頭路上。

第三個焦點,就是那位創始成終者耶穌。

基督徒常談信心,相信這位創始成終者耶穌,但甚麼是信心呢?

很多時候,我們談及信心時,就是在困難時,上帝有保護;又或是上帝有應許,終局必定是美好,有大團圓的結局。這兩種信心,一種是危難受保護的宗教信仰,另一種是大團圓的宗教信仰。當然我們肯定,上帝是我們危難中的保護,又肯定相信終局必定是美好的,但聖經所談及的信心,並不單單如此,又或是信心的重點在於這兩者。信心乃是在困境與應許中間,仍存有的信心,「要有堅忍的心奔那擺在我們前頭的路程」的信心(十二1),「因那擺在前面的喜樂,輕看羞辱,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難」的信心(十二2)。

摩西與和他一同出埃及的人,經過曠野,但大部份的人,包括摩西在內,都不能進入迦南。原因不單是他們在曠野時的叛逆,還有是他們的年齡,經歷40年,生命有限,也見不到應許之地。

所以信心的,不是困難得以解決,免受災難;也不是大團圓,而是如申命記八章3節所說的,上帝要以色列民學習的是「人活着,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耶和華口裏所出的一切話」。要繼續前行,相信上帝的說話,並且實行上帝的說話。

三個焦點,其實都很重要,而且常同在一幅照片當中,只是各人可能看重的焦點不同。不過,有一個焦點,總也要其他景物襯托。其他焦點,雖然朦朧一點,但總要存在相片之中。而且每一個焦點,不要用負面的角度來看,否則很好看的一張照片,也會被我們心情所影響而變得不好看。

信徒生命中,又或是今天我們要爭取的民主運動,總會看到上述三個焦點:困難甚至是苦難,這是信仰生命的特質;尚未得着,雖然如此,但不要走回頭路,不要作肉鍋的奴隸;遙遠的盼望,信心不是無事,大團圓,而是繼續前行,遵行上帝所吩咐的,就是「行公義、好憐憫,與上帝同行」(彌六8)

牽手迎光明

「霧霾不失焦,牽手迎光明」,其實每一句都可以成為個聚會的主題。不過,我只想透過彼得前書五章1~5節作為總結,談談在今天在一個被打壓的社會環境下,能否兩代之間,可同心協力,共建一個較光明的社會。

《彼得前書》的背景與《希伯來書》也差不多,信徒面對着種種不同的困難苦難,這段經文就是彼得勉勵教會中作長輩的和年輕的,怎樣可以能同心面對困境。兩代的差異,其實不只是今天才有。任何年代都會有,只是有沒有去面對和處理。

面對着同一處境,教會中不同的人都會有不同的焦點看法。不過正如剛才所說的,不能只看見一個焦點而看不見其他焦點。的確,作為教會年長一輩的,多期望教會和社會都有和諧;年輕一輩,所看重的是公義。但其實兩者並不矛盾,就好像兩個不同焦點,有一個在眼中看得清楚,但對另一焦點,雖然模糊,但仍要存在心內。

怎樣去建立和諧又有公義的教會或社會,個人看法,實在沒有一個固定的答案,要大家一同去探索尋找。作長輩的「不要轄制所託付你們的羊群,而是要作他們的榜樣」,「年輕的,要順服年長的」,但聖經的重點在最後幾句:「你們大家都要以謙卑當衣服穿上,彼此順服,因為『上帝抵擋驕傲的人,但賜恩給謙卑的人。』」(五5)

大家能謙卑,彼此學習,才能手牽手的,走向光明。教會如是,社會也如是。這是我對教會的期望,也是對社會的期望。

不過,謙卑的功課,對成年來說,對有若干地位,甚至權力的人來說,是最難學的。我期望在教會中作長輩,作長執的,能多學習謙卑的功課,與年輕一代,共同牽手,共同探索信仰怎樣在今天社會中不離地的實踐出來。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