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 施諾

《令人噴飯的謝飯》and《死後可幹的事:瀕死經驗是甚麼一回事?》的作者

"你實實在在的告訴我、我年少的時候、自己束上帶子、隨意往來、但年老的時候、我要伸出手來、別人要把我束上、帶我到不願意去的地方。"

霍金 (1942 – 2018) 和耶穌的五段緣份

無神論者霍金和基督徒佩奇曾經在一個有關黑洞的議題上打賭,結果佩奇贏了,從霍金身上取得一元美金,霍金輸得心服口服。但佩奇始終無法說服霍金信耶穌。

無神論者霍金和基督徒佩奇曾經在一個有關黑洞的議題上打賭,結果佩奇贏了,從霍金身上取得一元美金,霍金輸得心服口服。但佩奇始終無法說服霍金信耶穌。

今年三月是頂級物理學家霍金 (Hawking) 逝世的一週年。霍金生前是無神論者,也相信人腦如電腦,死後如燈滅。有香港基督教佈道家說霍金生前認為可能有神,其實不正確。不過,霍金確實曾經和耶穌有五段鮮人為知的「緣份」,只是最終没有成為基督徒。

葛培理 (Billy Graham)

美國佈道家葛培理 1955 年到英國傳道。那時候,霍金只是一個少年。霍金的同輩受了葛培理的影響,熱心談論生命意義和基督教信仰,但霍金只是冷冷在旁觀看。同輩認為信仰過不了霍金理性的頭腦。

珍妮 (Jane Hawking)

霍金和在大學派對上認識的珍妮 (Jane) 在 1965 年結婚。珍妮對霍金有體貼的照料,後來更懷了孩子,令到霍金的生存意志強得多,醫生原本說霍金只有數年壽命的預言落空。儘管珍妮是一個長老會的信徒,但她知道丈夫是一位頂級物理學家,不輕易相信宗教。當珍妮輕輕談信仰的時候,霍金只是笑而不答。

jane

唐·佩奇 (Don Page)

唐·佩奇 (Don Page) 是 70 年代未期劍橋大學的後博士研究生 (postdoctoral fellow),他在霍金的指導下做研究工作,也順道住在霍金的家。佩奇是一位熱心基督徒,向霍金傳福音的方法很特別。例如,佩奇每天和霍金一起吃早餐的時候,會讀一段《聖經》,希望霍金有所啟發。

有一回,佩奇讀到耶穌把污鬼趕到豬群,然後豬群掉進海裏死了。霍金聽後打趣的回應說:「皇家防止虐畜會絕不喜歡這個故事。」另一回,佩奇讀到十個童女的比喻,霍金又打趣的回應說:「你是否告訴我沒有警醒,所以可以繼續吃早餐,而你卻會突然會消失?」後來霍金和佩奇說,《聖經》的故事他耳熟能詳,不用讀給他聽。

霍金如果當年兼職搞褔音棟篤笑,收視可能勝過其袓國同胞兼牛津大學本科校友 Mr Bean。

喬治·艾利斯 (George Ellis)

The Large Scale Structure of Spacetime》是霍金寫的第一本書,合作作者是喬治·艾利斯 (George Ellis)。艾利斯和霍金在劍橋大學跟隨同一個博士論文導師,是同門的師兄弟,他們一共花了六年才完成這巨著。艾利斯是基督徒,但是他沒有透露私底下有否和霍金討論信仰的問題。話雖如此,艾利斯熱心發表文章談論基督教信仰和科學的關係。由於艾利斯是一個頂級物理學家,也是霍金的戰友,霍金應該會留意到艾利斯的信仰文章,從中得到一些信息。

霍金和艾利斯

霍金和艾利斯

艾利斯曾經在一個國際學術會議中,問了我的博士論文導師一個有關兩度時空宇宙的問題。導師返回大學校後,叫我回答這個問題。這就成為我人生的第一篇期刊文章。學術研究是美好的,儘管賺不到大錢。

克里斯多福·伊閃 (Christopher Isham)

克里斯多福·伊閃被譽為英國最頂級量子引力 (Quantum Gravity) 專家。伊閃私下和霍金有學術上的討論。伊閃是一個基督徒,也熱心發表基督教信仰和科學的關係的意見。因伊閃的學術地位和霍金的私人交流,霍金應該會留意他,從中獲得到信仰信息。

霍金與伊閃

霍金與伊閃

霍金生前從以上五位基督徒獲得信仰信息。當然了,霍金家中的傭人,辦公室的秘書,也可能是基督徒,但只有以上五位基督徒的特別身份,霍金才會留意他們。(如果傭人在霍金吃早餐時唸《聖經》,第二天一定立刻被辭退。如果我寫基督教信仰和科學的關係的文章,霍金肯定不會留意。)

從可能有神到無神

儘管霍金拒絕福音,但在上世紀的 80 年代他對神 (未必是基督教那個) 的存在不會全面否定。有一回他接受 20/20 ABC TV Broadcast 訪問,說過以下一番話:

It is difficult to discuss the beginning of the universe without mentioning the concept of God. My work on the origin of the Universe is on the borderline between science and religion, but I try to stay on the scientific side of the border. It is quite possible that God acts in ways that cannot be described by scientific laws. But in that case one would just have to go by personal belief.

霍金那句 It is quite possible that God acts in ways that cannot be described by scientific laws 是否有些似曾相識?基督徒以為在佈道會可以宣傳霍金也說過神不受物理定律限制,就大錯特錯。因為霍金晚年變成信心堅固的無神論者,宇宙中根本沒有任何神去超越物理定律。在 2017 年的一個訪問,他這樣道:

Before we understand science, it is natural to believe that God created the universe. But now science offers a more convincing explanation. What I meant by ‘we would know the mind of God’ is, we would know everything that God would know, if there were a God, which there isn’t. I’m an atheist.

霍金年紀越大,越看到物理定律越來越有效解釋宇宙不同的現象,宇宙似乎沒有什麼奧秘和意義。正如另一無神論者史蒂文·溫伯格 (Stephen Weinberg) 所說:

 The more the universe seems comprehensible, the more it also seems pointless.

有信徒會質疑誰創造物理定律?但是如果神可以自有永有,為何物理定律不可以自有永有?無神論者認為在物理定律上面安放一個「神」是脱褲放屁

霍金的身體情況也許令到他感到世界的苦難何其多,更加要否定神的存在。記得香港有個要求安樂死的鄧紹斌嗎? 2006年,霍金訪問香港,和已故的鄧紹斌見面。霍金鼓勵鄧紹斌,就算生命遇上困難,只要肯努力就會成功。鄧紹斌生前有人向他傳福音,但他回應是為甚麼福音書上的耶穌會醫治癱瘓的病人,但到今天無論他如何祈禱,也不得到醫治?這個神是否真的存在?

霍金(左)訪港時與鄧紹斌(右)近距離見面。霍金在講座上,曾勉勵尋求安樂死的全癱病人鄧紹斌,令對方重燃希望。

霍金(左)訪港時與鄧紹斌(右)近距離見面。霍金在講座上,曾勉勵尋求安樂死的全癱病人鄧紹斌,令對方重燃希望。

hawking1

霍金得救嗎?

傳統的基督徒必定認為神給霍金預備五個見證人,如同雲彩圍著他,但他仍然拒絕,他肯定不得救。霍金是從理性角度看到這個宇宙沒有神,他只是忠於自己的理性,並非故意、精心策劃去敵擋耶和華和他的受膏者。霍金很少主動寫文章去攻擊基督教,更加不會像一些激進無神論者用不同技倆去攻擊基督教。即使他沒有決志,又如何?他絕對勝過很多決了志後,仍然口是心非的信徒和教牧。

我是傾向狹義普救論的基督徒,我傾向相信多數人得救,少數人滅亡 (我在《不叫我們遇見試探:信仰不止一條路》略略解釋過我為何有如此傾向,在此不再詳述) 。在新天新地,也許有機會見到奔跑自如,可以張開口和其他物理學家探討及辯論新天新地奧秘的霍金 (原來新天新地一點也不 pointless)。可能霍金會寫一本新書叫做 《A Brief History of New Heaven and New Earth》,會成為新天新地的暢銷書。

hawking_blackhole
220px-BriefHistoryTime

What makes human beings unique? There are many theories. Some say it’s language, or tools. Others say it’s logical reasoning. They obviously haven’t met many humans. I believe what makes us unique is transcending our limits. — Stephen Hawking

 hawking

鮮為人知 系列
  1. 霍金 (1942 - 2018) 和耶穌的五段緣份
  2. 霍金 (1942 - 2018) 五個鮮為人知的錯誤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