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 施諾

《令人噴飯的謝飯》and《死後可幹的事:瀕死經驗是甚麼一回事?》的作者

"你實實在在的告訴我、我年少的時候、自己束上帶子、隨意往來、但年老的時候、我要伸出手來、別人要把我束上、帶我到不願意去的地方。"

霍金 (1942 – 2018) 五個鮮為人知的錯誤

上回談到霍金 (Hawking) 生前和耶穌有五段鮮為人知的「緣份」,只是他最終沒有信耶穌。今回談霍金生前有五個「錯誤」。除了部分的物理行内人,絕大多數行外人不知道這五個「錯誤」。「錯誤」並無貶意,只是智者千慮,必有一失。霍金是一位超級智者,何止有千慮?有五失絕不出奇。

第一失:寫了一本連物理學家也捱不過十頁的教科書

《時空的大尺度結構》(The Large Scale Strucrure of Spacetime) 是霍金和另一位物理學家艾利斯 (Ellis) 一共花了六年,在 1973 年完成的書,也是霍金的第一部著作。書的内容探討宇宙的時間空間,專給碩士生、博士生和研究員使用。

書約有 400 多頁,充滿純數學的符號(宇宙本身就是數學),一般科學家看到第四頁就放棄。一般物理學家較好,可以捱到第十頁。但是,書居然頗暢銷,在出版後頭二十年內,賣出一萬八千本。編輯認為很多學生根本看到第二頁就放棄,但由於放在書架上可以在同學面前炫耀一下自己的「知識」,即是看不明白也要照買。看官,紙書有些功用,是電子書無法取代。

1984 年,芝加哥大學物理教授羅伯特·沃爾德 (Robert Wald) 完成了一本同類同級的書,名叫《廣義相對論》(General Relativity)。因為沃爾德的書較清晰明確,巳在世界各地的研究院取代霍金的書。

放一本在書架上,是身份的象徵,智慧的保證。

放一本在書架上,是身份的象徵,智慧的保證。

第二失:寫了一本連物理學家看得頗吃力的科普書籍

1988 年以前,霍金已是物理界的一粒巨星,但公眾對他的認知仍然不太多。直到霍金發表了《時間的簡史》(A Brief History of Time),一本給沒有物理學背景的大眾看的科普書,他才在群眾中聲名大噪。時至今日,《時間的簡史》被譯成多國語言,賣出超過數百萬本。

我們可能以為霍金必定是一個非常稱職的科普作家。但實情是,物理學家看《時間的簡史》,也感到頗吃力,更何況群眾?但書居然可以超熱賣!究竟發生甚麼事?

220px-BriefHistoryTime

查實有不少同期的科普作家寫得很好,沒有扭曲科學知識之餘,例子又簡潔易明,但都不能熱賣。有些人分析,《時間的簡史》熱賣的原因,是因為封面用了霍金坐輪椅的形象,他又被譽為繼愛因斯坦後最出色的物理學家,但手腳不能動,所有計算只能夠在腦袋一步一步的記下來,看來比愛因斯坦有過之而無不及。就是這個獨特的形象,群眾有動力買回家中擺放和閱讀。因《時間的簡史》沒有任何物理方程式(編輯曾經提醒霍金,每增加一條物理學方程式,購買意欲會被降低一次),群眾不但以為自己看得懂,而且對別人說能夠看懂比愛因斯坦更聰明的物理學家的書,感覺非常良好,熱賣永不止息。

有一回,現任史丹福大學的引力學和宇宙論專家安德烈·林德 (Andrei Linde) 出席國際學術會議。林德乘坐飛機時,旁邊坐了一個素未謀面的乘客,全神貫注地看霍金的《時間的簡史》。林德好奇問對方有關《時間的簡史》的意見。對方介紹自己是一個商人,然後滔滔不絕說書。

商人:《時間的簡史》很好看,簡直無法停下來。

林德:有趣,覺得好看就好了。我個人覺得書的內容頗為深奧,我不明白其中一些論說。

商人:是嗎?哈,你告訴我有甚麼不明白的地方,讓我解釋……

我身為史丹福大學物理教授, 居然被一個商人教導如何看《時間的簡史》,真係咩面都冇!(對白設計)

我身為史丹福大學物理教授,居然被一個商人教導如何明白《時間的簡史》,真係咩面都冇!(對白設計)

以上兩失的背後,也有所得,因書的熱賣,霍金應該賺了不少錢。

第三失:高估理論物理學的發展

1981 年,霍金預測在 20 世紀之末,理論物理學家可以找到統一宇宙四個最基本力(引力、電磁力 、弱力、強力)的方法。但是,21 世紀已過了 20 年,理論物理學家仍然建立不到統一理論。如果霍金泉下有知,只能夠慨嘆革命尚未成功,在世的同志仍須努力。

第四失:可能高估人工智能的威脅

霍金晚年擔心人工智能的發展,最終人類會被毀滅。霍金這個擔心是假設人工智能有人類般的意識,有貪婪、有野心、有妒忌心、有權力 慾望、有對將來無限的想像力等。

但是,霍金的物理學戰友羅傑·潘洛斯 (Roger Penrose) 早已說過,除非我們找到管轄人類意識的物理定律,否則做出有人類級數的意識的人工智能機會很微,不用擔心人工智能毀滅我們。

哲學家和電腦工程專家貝納多·凱斯楚普 (Bernardo Kastrup) 更進一步認為,如果宇宙最基本的是意識而不是基本粒子,這意味着意識不可能被人手所做,根本無需要擔心人工智能有人工意識。

當然了,霍金的擔心也是多數科學家的擔心,但科學不是民主選舉,也許真理在少數的潘洛斯和凱斯楚普的手中。也許霍金真的多慮。

第五失:以地球人之心,度外太空智慧之腹

霍金晚年另一個憂慮,是外太空智慧會毀滅地球,這等於白人到了北美洲後,屠殺當地印第安人一樣。所以霍金奉勸科學家不要向外太空發信號,尋找智慧,暴露自己的存在。

但要想一想,如果外太空智慧可以來到地球,其科技不但遠遠拋離地球的科技,而且已經可以達到創造資源的境界,不會稀罕地球的資源(人類大概不會稀罕螞蟻竇内的資源)。白人和印第安人的科技相差不遠,不是一個好例子。

外太空智慧經歷多年的演化,經歷過多次自相殘殺但仍然僥倖存在,必定得到很多教訓,心靈受到洗滌,知道戰爭是無謂。況且外太空智慧已懂得去創造資源,不需要再靠打仗去搶奪資源。他們在太空探索只是純粹滿足「吃了禁果」後的好奇心,不是走去屠殺其他生物那麼變態。

霍金不能夠用地球人的思維,套在外太空智慧身上。

話說回頭,儘管霍金犯了五個「錯誤」,但他對黑洞和宇宙論的貢獻是非常巨大。因他的研究引發的論文肯定數以萬計,而且數目不斷增加。1000年之後,如果世界仍在,相信人們仍然會談論霍金。

hawking_grave

鮮為人知 系列
  1. 霍金 (1942 - 2018) 和耶穌的五段緣份
  2. 霍金 (1942 - 2018) 五個鮮為人知的錯誤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