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榮光

擁抱三一信仰,踐行多元中的合一。深信沒有多元的合一,是浮淺,甚至是虛假。

霍金是否信神,重要嗎?

霍金

被譽為愛因斯坦後最傑出的理論物理學家霍金(Stephen Hawking)終在愛恩斯坦的生日──3月14日──凌晨逝世。洗版式的報導,說明他是個頂大人物。也許令許多基督徒遺憾,他不是基督徒。2010年出版的《大設計》(The Grand Design)就明言宇宙非神所創造,乃自然而生。內容踏進了神學或信仰的範疇,當然引起衛道之士熱議,霍金毫不客氣的公開發言:「科學越來越足以回答過去一向屬於宗教領域的問題。科學的說法就很完整了。神學是沒有必要的。」

面對這不信的巨擘,曾有熱心基督徒這樣回應:「美國科學院曾經發行了一本小冊子『科學對神是否存在持中立立場』,想讓讀者確信聖經的信仰與科學是一致的,院長Bruce Alberts說:『有許多非常傑出的科學院成員有著非常虔誠的宗教信仰…』事實正是如此,無論是在歷史上,還是在今天,都有很多著名的科學家,包括多個學科的先驅,宣稱自己是基督徒。」這小冊在上世紀九十年代發行,但世界權威級的老牌科學期刊《自然》(Nature)在1998年(Vol. 394, No. 6691, p. 313)發表調查報告提出相反結論!甚至越屬頂尖的科學家,對信仰抱懷疑的人數比例越大!這嚴重打擊了我們慣用的傳福音技倆,就是以名人效應加強基督教可信性的手法。有人十分仔細的說,相對於信神者,翟金是無神論者;相對於唯物論者,他不是無神論者──於我來說,霍金信神或不信神,並不重要。

在網上文字往還的交流中,一位堂內弟兄說出我長久以來的感想:「……這類強行拉科學『強者』來站台,霍金『被神蹟』、『被安息主懷』,或者是以前居禮夫人、愛因斯坦『被信耶穌』的情況,也許是純粹名人效應、也許是『無論怎麽樣,基督總被傳開了』的心態、也許是思想上還未走出科學為宗教服務的黑暗時代、也許是想假借科學在近代建立的權威、也許是一些信徒(尋不著的)理性基礎的替代品或興奮劑、也許還是有別的苦衷,但也實在嘔心……。」也許要一再重申,上帝用不著人貼金,信仰並不建基於名人或科學家的認同。令人嘔心是信徒太方便地以衛道替代宣道的佈道意圖,喜歡為福音對象度身訂造合胃口的信息,卻犧牲了真理。保羅在加拉太書中就警告信徒別依從「別的福音」(參一6以後),他補充說:「我素來所傳的福音不是出於人的意思。因為我不是從人領受的,也不是人教導我的,乃是從耶穌基督啟示來的。」(11-12)人信不信耶穌,不一定是理性或科學的判斷,合理卻不合情的信仰足夠叫人卻步。對教會以4134萬買來的單位,神職人員回應說這不是豪宅──這言論說得如何合理,足叫人汗顏。建構信仰的可信性,除了理性層面上努力,還要努力的地方還多。

信徒太方便地以衛道替代宣道的佈道意圖,喜歡為福音對象度身訂造合胃口的信息,卻犧牲了真理。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