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競牧養的湯,有沒有新藥?

參加了「電競牧養研討會」,聚會一半是嘉賓分享,一半是Q&A。嘉賓分享的內容如下:

  • 春麗:搞電競牧養的心路歷程、電競牧養的好處。
  • 歐陽家和:電競產業文化
  • 甯田安:電競牧養心得
  • 阿比:電競牧養心得

由於每個講者都只得十五分鐘,所以發揮的內容不多。歐陽家和講的是硬資訊,講電競產業相關的數字,帶出「其實真係好多人打機」。其餘三位講者的內容其實差不多,都係講帶出一套邏輯:

「好多人into電競 > 同佢地打機就埋到堆 >埋到堆就關心到 > 關心到就牧養到」

而其中一位講者談到「既然教會搞到籃球牧養,就一定搞到電競牧養」意思是心法一樣,只是換了籃球為電競。另一位的講法更立體,他說「電競就是一個宣教群體,教會要認領一個群體,學習他們的語言,和他們一起同行,才能宣教」。換句話說,電競牧養和教會一直以來用流行文化入手的宣教策略並無異,只是將夾band、電影、籃球、行山換做電競。不過,隨著時代轉變,他們的手法當然不會是以往「在籃球比賽中場加插佈道信息」的硬手段,而是一種長遠的關係建立。如果你問我個研討會講咗咩,大概就係上面果d。

第二個小時的Q&A,台下發問者大多對打機沒有甚麼反對,但他們不約而同指出教會的青少年家長和教牧長執則對打機相當有保留,視之為洪水猛獸、邪靈通道,又怕孩子沉迷,台上台下的互動,變得像「台下未出櫃的人訴苦,台上的人出了櫃的人分享心得」。聽到長執的古老錯謬,台上台下失一起失笑,聽到台上的成功,他們又感到希望。

我會說,整晚的真正target audience其實是教會的長執和家長,聽的一班人大抵是想聽到一些insight和見證,幫助他們回到教會有力說服各方大佬。而電競牧養又係咪咩新絲蘿蔔皮?我看其實不是,只是將「與青少年同行」用新的媒介包裝一次,心法一點也沒變,要做的事也沒變。你問我有無意義?harmless既野,做咗無妨咁囉。

至於我,則感到相當納悶。一齊打機?不嬲都一齊打機架喇,邊使人教架,邊使開個seminar講架。我將上述內容拿回敝教會和手足講,他們都感到納悶,而且有些建議。他說「與其打只有幾個人一隊的MOBA(即係LOL果d),不如玩隻有公會既game,成班人一齊做任、派福利、吹水,咪仲有效,又唔使hardcore gamer先玩到。」另一個手足話「喂,教會喺『狩獵季節』開放俾人屠下龍,有電有野飲,牧者主力負責吹笛,咁咪得囉。」我就話「講咁多做咩呀,教會派石啦。」

係囉,派石實際d喎。

流行文化永遠都在,亦永遠都在變。敝教會麻雀、打機、電影、動漫、運動乜到有人玩,但從不標榜「吸引人返來玩」。一班正常有嗜好的人,一個接納的環境,就會幫助人熟絡,然後就會一齊玩。有時你導我睇動畫,有時我導你打機,興起就一齊游水,自然之至,無需另立事工。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