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

塵世間一介無聊小傳道。

電影《沉默》後感:村民

電影「沉默」已經上影一段日子,雖然好多人都無留齣戲,但網上搵到嘅影評、反省文章卻唔少,尤其喺基督教圈子,個個睇完都寫一篇,我湊下熱鬧,但用一個暫時未睇到人寫嘅角度進入。

睇一齣戲睇得投入,觀眾不自覺地代入主角或比較顯眼嘅角色好自然,代入角色喺思想上、情感上嘅衝擊同掙扎,「沉默」最自然係代入戲中稱為祭司嘅神父,正如主角Father Sebastião Rodrigues喺戲中不斷用耶穌嘅說話祈禱、自言自語,以自己代入耶穌。同啲人成日問WWJD如出一轍。

但當我一路睇落去,令我感到最無奈,亦無地自容嘅係,唔好話學耶穌,學神父遠渡重洋咁為主犧牲,身為今日嘅基督徒,我敢講大部份連村民嘅水平都未到。邊個村民?任何一個。

先唔好講為咗保護祭司而咁願當人質,最後被折磨至死嘅長老、茂吉、同另一位不知名勇士,為保留信仰傳承而犧牲自己。由於當時天主教禮儀仲係用拉丁文舉行,亦有聖俗身份之分,普通村民除咗嬰孩出世可以行個嬰孩洗禮,其他乜都做唔到。所以佢哋用自己性命,保祭司平安,以換取信仰生活能夠延續。香港教會呢?我多年前,曾經喺一間教會工作,入去無耐,問一個傾得埋嘅領袖:「如果有大鑊嘢發生,呢度啲人會走定留?」佢笑咗下,即係唔使答都知啦!唔優先自保嘅人,我唔敢話無,但又真係少見。當然,喺戲中,成條村都係得三個,真係唔多。

喺決定交出人質定係畀祭司離開呢一幕,有位老伯好誠實咁講,呢兩個人帶喺危險,不如趕佢哋走。佢可能代表住大多數村民,怕死,唔敢面對太大挑戰,而佢直接講得出自己怕死,講得出請走兩個祭司係因為佢哋帶來危險,呢份坦誠,已經比好多教會領袖出色。

耳聞目睹唔少教牧同工,因為關心社會而提及政治議題,可能已經唔係表達立場,只係表示關心,用聖經教導回應,都被認為危害教會,被請離開。但請走教牧嘅人(可能係其他教牧或執事),又未必會清清楚楚講係自己怕死,係怕講政治議題得罪政府,無得申請資助,無得返中國短宣咁,而係用啲莫須有罪名,或小事化地咁將輕微問題跨大,講到教牧唔走唔得咁。

就係唔敢坦白面對自己怕死,仲要講到自己好正確、好屬靈,因為大家都知道,為咗自己安全、眼前利益而禁止宣講聖經教導係唔得嘅,但又無辦法明正言順話講政治嘅教牧講錯,唯有學法利賽人對付耶穌咁做,呢啲咪虛偽囉。

再諗返以前聽人講,八、九十年代唔少教牧、長執,一面口講愛國,一面又風湧移民,又咩胸懷普世,又咩為下一代著想云云,行為同中國高官一樣。喺咁嘅「牧養」下成長,信徒又好難唔虛偽。信仰、上帝,只不過係冠冕堂皇嘅值口,令自己良心安樂一啲。我好明白,好體諒,不過唔敢接受。

吉次郎貪生怕死,一次又一次出賣祭司同村民,話係全劇最差嘅一個人,應該都無人反對。吉次郎知道自己無用,知道自己犯罪,出賣朋友家人,只係無能力克服自己嘅軟弱,知道自己衰,無地自容,佢一次又一次去告解、懺悔、認罪,每個人都知佢衰,佢自己都知衰,改唔到,咪不斷犯罪、不斷認罪囉,內心嘅罪疚同掙扎,其實都唔易面對。

而今日教會嘅虛偽、離地、冷漠、重權力、財富過於上帝等等,成個世界都感受到,但自己唔知自己係咁,或者唔肯接受自己係咁,需要悔改。當有人提出問題,希望認真思考、討論,問題點產生、點解決,解決唔到都舒緩下丫,但唔認、唔理、當唔知嘅人仍然居多,以為決過志就得救,有社會地位就係神賜福,唔再理會聖經講乜,當然更唔會理會普通會眾講乜。

對信仰嘅認識程度,比幾百年前,唔識字、未讀過書,分唔清「Sun of God」定「Son of God」嘅村民還不如;對信仰嘅認真態度,比不斷出賣、不斷犯罪,但起碼知罪嘅吉次郎更不堪。

唔好問有無答案,我今次無問過問題,只係要提下自己,唔好成日FF自己係耶穌、係祭司,擺上幾多、犧牲幾多,做到正常村民再講。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